2019年2月號

強調咖啡優先 全台門市有望突破500家

展店數進逼星巴克、85度C 路易莎會是咖啡新霸主?

文 / 蕭玉品   攝影 / 賴永祥   2019-02-01

展店數進逼星巴克、85度C 路易莎會是咖啡新霸主?

路易莎咖啡創辦人黃銘賢(右四)。



路易莎咖啡,12年前從北市民生東路的一家小店面崛起,今年展店數可望成為全台咖啡連鎖店龍頭,創辦人黃銘賢讓消費者以平實價格,喝到好咖啡,他如何打造台灣自創品牌新典範?

從台北捷運松江南京站出發,左拐進一條小巷,抬頭,路易莎咖啡Louisa Coffee黑、白、橘相間的海洋女神招牌,赫然映入眼簾。往右走出大路,不小心又撞到一間。僅是這個捷運站周邊短短10分鐘的腳程,足足有七間路易莎咖啡。

就在過去兩、三年,猝不及防間,路易莎這間平價精品連鎖咖啡館,突然遍布全台。

「現代人不可能走太遠去買一杯咖啡。我要讓消費者走到哪裡,都覺得這裡一定有一間路易莎,」今年40歲、於2006年創辦路易莎的董事長暨總經理黃銘賢,一開口,明顯是個誠懇、爽朗的古意人,談話間,卻不失企業家的豪情壯志。

創業至今13年,路易莎在全台已有430間門市,逼近450家的星巴克和440家的85度C。

但路易莎還在快速展店中。加上已簽約的加盟店,確定展店數將邁向500間。登上台灣黑金龍頭,指日可待。

不僅深耕台灣,也已跨出台灣。今年1月21日,首間路易莎海外店就開在曼谷一級戰區四面佛旁的商場Amarin Plaza,接下來還要前往中國、印尼拓點。

快速展店 加盟率僅不到1%

展店這麼快,讓很多人說路易莎愛賺加盟金?對此,黃銘賢認真解釋,「我們是被消費者推著走,消費者希望我們去,當然要盡量滿足需求,」似乎被問過太多次,他極力說明。

黃銘賢細數,近幾年每月徵詢加盟的業者,起碼超過200位,一年累積下來2000多位,但為了品質,核准率只有1%不到。

路易莎現在直營店和加盟店比例,抓在1比4,「讓消費者分不出哪間是直營、加盟,才是正確的,」黃銘賢說。

讓兩個體系互相切磋,就有進步。例如去年推出線上虛擬黑卡,是從直營店開始;但線上團購、訂單的功能,則是加盟主搶先做。

路易莎的故事,其實得從一杯讓人滿嘴咖啡渣的咖啡說起。領黃銘賢進入咖啡世界的,是大姐黃佳雯,目前是路易莎總管理中心副總經理。

從小,黃家父母就對小孩要求高,但排行老二的獨子黃銘賢,總讓父母頭疼。高中全在打籃球,大學念世新觀光系,念到一半,被二一退學,退伍後重考上銘傳大學會計系,好不容易念了五年才畢業。

黃銘賢大二時,黃佳雯帶了包咖啡豆回家,他好奇將豆子放入果汁機打碎,接著用熱水煮,喝的全是咖啡渣。但他偏偏有股執念,堅持要搞懂為什麼會這樣,就此一頭栽入咖啡世界。

接下來,黃銘賢天天煮咖啡,搞得家裡瀰漫著咖啡味,甚至還搞了一台大型商用咖啡機,塞進全家住的30多坪小屋裡,看得黃佳雯直搖頭,「我想說我弟到底在搞什麼,能不能好好去找個工作啊!」

向父借40萬 推平價咖啡

開第一家店前,黃銘賢花費四年了解咖啡的一切。他在師大旁的書店,看完所有咖啡書籍,也到星巴克上班,學煮好咖啡、學標準作業流程,成為專業咖啡師;又到代理餐飲相關食材的義式企業擔任業務。

曾有客人想找一支有麻油香的咖啡豆子,他用三個月、試了無數次,終於在一支豆子的某個烘焙度找到答案。那支帶麻油香的豆子,讓客人業績翻倍。

「後來我就知道,消費者真的喝得出咖啡好壞。對於咖啡,千萬不能馬虎,」黃銘賢說。

2006年,27歲的黃銘賢先思考品牌名稱、定位,決定專注在咖啡豆精緻烘焙,並研發第一支經典配方豆,致力提供消費者平價的好咖啡。他的創業初衷是,星巴克咖啡雖然很好,但不便宜,未必人人喝得起。他希望提供平價卻高品質的好咖啡,全球咖啡市場都存在這個缺口,路易莎就要做這件事。

隔年,他向從台塑企業退休的爸爸借了40萬,自己手貼磁磚、刷油漆、配水管,用最低成本,在台北市民生東路上開了間5坪大小的咖啡店,自此,第一間路易莎正式誕生。

圖/過去在北部,路易莎看準上班族需求,以小型外帶店居多。隨著人們生活習慣改變,如今路易莎在中南部愈開愈大間,也賣起漢堡、義大利麵等餐食。圖為路易莎咖啡總店。

開店前夕,黃佳雯和一票親朋好友去替黃銘賢做「壓力測試」,但僅僅是一句「老闆,一杯拿鐵半糖少冰」的要求,就讓他愣住了。

「我弟不知道怎麼做半糖少冰,只好關店重新研究,」黃佳雯大笑。

開店並不容易,黃銘賢深深有感。創業後他碰到超商咖啡低價搶市;2009年起又遇到咖啡期貨大漲三年,成本飆高,一度陷入低潮。

為了找尋更多機會、解決難題,他又開口向爸爸借錢,想買台新的烘豆機。他靠著一天煮一杯咖啡給爸爸品嚐,讓爸爸再度出借100多萬。

網友發錯誤訊息 殃及業績

想起那段日子,黃銘賢頗有感慨。他提到,小時候和爸爸幾乎不講話,兩人週末去釣魚,都一前一後分開走,毫無交談。但是創業過程,讓他找回和爸爸的感情。如今,爸爸還在路易莎擔任出納工作,幫忙跑跑銀行。

2011年,大姐黃佳雯進公司,之後妹妹、妹婿、太太等一票家人,也統統加入。一家人在公司大吵小吵、火花四射,從專業經理人的角度來看,就像是個沒組織、沒管理的家族企業。

「什麼都能吵呀!吵完又快速和好,這就是我們家的溝通方式。但專業經理人會想說你們怎麼這樣?」黃佳雯笑稱。

開店近十年,路易莎才走進成長的起飛期。2014年,總店數才70家,黃銘賢喊出「遍地開花」策略,2015年便開到163間店,成長飛快。

從此,彷彿「轉大人」般,路易莎在各地不斷插旗,2017年起,同時展開海外計畫。為了籌備路易莎泰國店,黃銘賢在寮國和合作伙伴找尋咖啡豆,此時,卻有網友稱路易莎使用味全鮮奶(其實並未使用),不僅面臨網路撻伐,業績也直直掉。

「手機一進寮國就完全沒有通訊,到飯店才能上網,泰國伙伴又在旁邊,還要強顏歡笑,都快瘋了,」想到幾乎要擊垮路易莎的鮮奶危機事件,黃銘賢仍心有餘悸。

但有了前一次的低潮,這回黃銘賢知道一定要求救,他找來專業的行銷團隊操盤。

「他當時就是個滿臉鬍渣的小老頭,喃喃念著我只是默默做自己的事,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關注,」優勢整合行銷總經理趙愛卿回憶。

找小農合作 拓點下苦功

趙愛卿建議黃銘賢,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黃銘賢體會到鮮奶在咖啡裡的重要角色,他花了三個月尋訪全台牧場,認識了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認養在地牧場、與酪農合作,推出小農系列飲品,每月採購金額超過台幣400萬,並打造冷藏中心,建立物流車隊。

隨著第三波精品咖啡浪潮席捲全球,路易莎的經營策略持續調整,現今雙北已停止加盟,中南部門市則一定要開到50坪以上,也開始增加漢堡、義大利麵等餐食。

黃銘賢特別請曾任電影《聶隱娘》的美術吳信意,擔任顧問。吳信意只花了15天,就用搭場景的方式,建成高雄棧二門市;輔大圖書館門市經過修改、更換牆壁材質後,品味倍增,立刻成為黃銘賢全台最愛的門市,即使放寒假,店內仍人聲鼎沸。其他像桃園南平親子門市、新竹市政門市,業績都強強滾,單日營業額破5萬不是問題。

黃銘賢的邏輯很簡單,一定要從消費者需求出發,不同客群要以不同店格因應。台北市上班族多,坪數不用大,方便外帶就好;中南部消費者習性不同,需要能坐上一段時間,和朋友談天說話的空間,一旦坐久,就不會只點飲品,自然還要吃點東西。

而有孩子的父母去咖啡館,一聽到小孩在哭,就慌得直想走,哪有心思好好喝杯咖啡?「所以親子門市就有必要性。」黃銘賢強調,基本的插座、Wi-Fi更別說了,「消費者充電、上網的需求沒被滿足,怎麼有心去品味一杯咖啡的美好?」

同時,路易莎去年推出僅開放網路申請的虛擬黑卡,消費者只要填入簡單資料,就能不定期享有折扣優惠。藉此,路易莎也能精準掌握消費者習性,販售相應產品,去年單品手沖咖啡銷量,相較前年同期便成長148%。

商研院商業發展與策略研究所研究員傅中原分析,路易莎這幾年快速發展,就是抓到消費者生活型態、需求的轉變。早期拓展方便上班族的外帶店,推出掌握消費者習慣的虛擬黑卡,都是關鍵。

在黃銘賢辦公室的書架上,擺著許多寶貝。有當年他親手做的便當盒烘豆機、號稱「夢幻咖啡機」的Steampunk,還有他當烘豆師時的珍貴照片。

「以前是不是很有藝術家氣息?」他一張張翻著過往擔任烘豆師、找尋咖啡豆時的照片。

問他,當烘豆師好,還是當老闆好?

「當然是烘豆師輕鬆啊!以前說去(嘉義)卓武山找豆子就去。」黃銘賢話鋒隨即一轉,「可是你看,星巴克、藍瓶咖啡的老闆,都不是專業咖啡人出生,連鎖咖啡品牌裡,只有我從烘豆師出發。所以我做什麼,都是咖啡優先。」

黃銘賢說,他的夢不大,過去是開一間能提供50間咖啡廳的烘豆廠,那個夢已實現。現在他想做出一個國際品牌,讓消費者用平實價格,喝到好咖啡。

路易莎去年營業額飆破台幣30億,計畫在2021年上市。看來,黃銘賢的咖啡夢,還要繼續做下去。

關鍵字: 創業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