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號

人文與政治之間

請「務實」推進台灣獨立

文 / 張作錦      2019-01-30

請「務實」推進台灣獨立


民進黨籍立法委員劉世芳在審查軍方預算時,要求陸軍軍官學校更改校歌歌詞,她認為「黨旗飛舞」是「黨國不分」「開民主倒車」。陸軍官校「維護歷史傳承」,未接受這項建議,劉世芳則提案凍結陸官333萬元經費。

劉世芳的觀點沒有錯,軍隊既然屬於國家,是則培養軍官的學校如何能「黨旗飛舞」?但陸軍官校的立場也非沒有根據,這學校當年根本就是國民黨設立的,也是歷史事實。

這些,與國家的大政方針,關係並不大;在今天台灣內外艱難的處境中,更不是首要之務;只能說,徒亂人意,無補大局。但是民進黨人卻很在意這些意識形態的符號。譬如移除、汙穢蔣的塑像,拿掉「大中至正」的匾額,並聲言拆除「中正廟」等等。說穿了,民進黨人要追求台灣獨立建國,斷絕與中國的一切聯繫。「台獨黨綱」開宗明義就提出,要「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

一部分人民要求獨立自主,脫離母國,成立一個新國家,在世界歷史中並非罕見。美國脫離英國而獨立,就是一個樣本。綜觀過往的事例,建立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不外乎要有以下的作為與條件:

第一,取得人民的共識:在台灣,歷年有關獨立建國的民意調查,都未得多數人支持,反製造族群對立。2018年1月3日「公投法」修正,民進黨且自動抽出「制憲正名」條款。

第二,與母國溝通:取得母國人民與政府的理解與諒解。動之以情,說之以理。到最後不得已,才訴諸戰爭。但今天的台灣,卻斷絕了與大陸的往來,雙方已無諮商協調的管道。

第三,壯大自己:若以戰爭爭取獨立,我們自己先要有足夠的本錢。首要在人民願意為獨立赴死,但現在國防部卻募不到兵;其次要有經濟實力,才能有足夠的糧餉與武器,現在幾乎是國困民窮,人才出走,如何能儲備獨立的資本?

第四,要有國際支援:以美國獨立戰爭為例,法國是當年世界第一流強國,堅定支持美國獨立。今天台灣國際友人日少,我們似乎把希望寄託在美國和日本身上。不論日本的國力與意願如何,美國首先就不可靠,看看越南的例子,美軍在越南戰場死亡5萬8200人,軍費支出至少2500億美元,但它說走就走,讓北越統一了南越。而且美國自己早在1979年就捨「自由中國」的台灣而承認了北京。

大處著眼‧不枝枝節節

總而言之,民進黨眼裡目前台灣種種「不正常」的現象,都是因為還沒有獨立建國的緣故,如果「台灣共和國」成立了,得到國際承認,進了聯合國,一切問題都可迎刃而解,用不著零零碎碎的「去中化」,東一點西一點,沒有效果,反而害了台灣。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立法院公開聲言,他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敢做敢當。是則所有追求台灣獨立的人士,都應該「務實」的去做,不管成不成,也算有志氣,有見識。

關鍵字: 評論政治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張作錦

張作錦

資深媒體人。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以專業記者為終身職志,認為身為新聞從業者,面對吾土吾民,應該有譚嗣同「願將此身化明月,照君車馬渡關河」那樣的責任和抱負。曾任《聯合報》記者、採訪主任、總編輯、紐約《世界日報》總編輯、《聯合晚報》、《香港聯合報》和《聯合報》社長、《聯合晚報》副董事長。現任《聯合報》顧問。 著有《牛肉在那裡》、《試為媒體說短長》、《誰在乎媒體》、《那夜,在安德海故宅,思前想後》、《一杯飲罷出陽關》、《思維遠見》、《誰與斯人慷慨同》、《誰說民主不亡國》(天下文化出版),及《史家能有幾張選票》、《小人富斯濫矣》(九歌出版)等,曾獲圖書金鼎獎、中山文藝獎,及2010年星雲真善美新聞獎之「終身成就獎」,2015年更榮獲「第八屆總統文化獎文藝獎」。

專欄介紹

張作錦
資深媒體人。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以專業記者為終身職志,認為身為新聞從業者,面對吾土吾民,應該有譚嗣同「願將此身化明月,照君車馬渡關河」那樣的責任和抱負。曾任《聯合報》記者、採訪主任、總編輯、紐約《世界日報》總編輯、《聯合晚報》、《香港聯合報》和《聯合報》社長、《聯合晚報》副董事長。現任《聯合報》顧問。 著有《牛肉在那裡》、《試為媒體說短長》、《誰在乎媒體》、《那夜,在安德海故宅,思前想後》、《一杯飲罷出陽關》、《思維遠見》、《誰與斯人慷慨同》、《誰說民主不亡國》(天下文化出版),及《史家能有幾張選票》、《小人富斯濫矣》(九歌出版)等,曾獲圖書金鼎獎、中山文藝獎,及2010年星雲真善美新聞獎之「終身成就獎」,2015年更榮獲「第八屆總統文化獎文藝獎」。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