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號

五個全台第一 記載過往的輝煌

老化指數全台第三高 左鎮淪為「極限村落」

文 / 邱莉燕   攝影 / 陳之俊   2019-01-31

老化指數全台第三高  左鎮淪為「極限村落」

隨著人口外移、消費減少,偌大的左鎮鎮上菜市場只剩一攤賣魚肉及果菜。



人口流失造成左鎮長期以來建設相對較少,影響在地經濟、健康照顧等資源分配。在地一位鄭黃碧琚阿嬤,20歲時就嫁來左鎮,68年來默默守護著家鄉,見證了老街從繁榮到沒落的歷史。

曙光緩緩從雲海中普照大地,金光灑落群山之間,美得宛若仙境。位於台南市左鎮區的二寮日出,被譽為「南台灣日出之最」。

但遊客對著壯闊美景朝聖完畢,就會離開左鎮。假使他們實地深入該區各角落,將會發現這是一個令人倍感哀愁的沒落村里。

「左鎮有五個全台灣第一,低海拔最美的日出是一個,」左鎮光榮國小校長蔡坤良說。

其他第一,包括化石第一,左鎮菜寮溪流域迄今出土了三萬件以上的化石;第三個第一,是平埔族聚落最集中的一個地方,像光榮國小的學生有六成是平埔族後代,不少姓氏很奇怪:標準的「標」、買賣的「買」、阿兵哥的「兵」。

第四個第一是有三座百年以上歷史的教會。

但以上四個第一,仍無法掩蓋此刻左鎮第五個第一的致命傷:「極限村落」。這個名詞源於日本的「限界集落」,由日本社會學者大野晃所創,意指農村因人口外流導致空洞化、高齡化,65歲以上人口超過半數。

圖/別處的問題是小孩生的少,左鎮的麻煩則是年輕父母遷離,小孩根本無從生起。左鎮國小一年級只剩5個學生,無子化的未來,令人憂心忡忡。

左鎮人口從1981年起就一路波動式急減,74.9平方公里在2018年底人口僅存4781人。

在國發會134個地方創生優先推動的鄉鎮區中,左鎮人口減少率排名第三,預估從2015年到2050年的人口變化率是「負」的51.7%。

走進日治時代就開發的老街,已像廢墟,88歲的阿嬤鄭黃碧琚獨居在這裡,兩旁人去樓空的房屋緊閉門窗。一度她的家族有31人住在這條街,如今只剩她獨居。

圖/阿嬤趁著好天氣曬棉被,等著在大陸工作的三兒子回家過年團圓。

大型建設減少 長照計畫推動困難

人口持續流失,導致大型建設也減少。

區內的岡林國小已廢校,校舍裡,遊具設備鏽跡斑斑,鬆動脫落。直到公館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陳柳竹,帶領志工重整,轉化為社區關懷據點,才煥發出新的生氣。綠油油的草坪上堆放著巨大的水管屋,一到假日,總是擠滿了露營的帳篷。

圖/左鎮岡林里的派出所變成「聯合辦公」,裡頭沒有警察駐守,鐵門拉下緊閉,形成治安死角。 

2010年投入社區發展的陳柳竹,原非左鎮人,現在卻比左鎮人還左鎮人,真心關懷當地長者。

陳柳竹指出,左鎮的老化指數在2017年排名全台第三,也是台南市老化指數最高的區,但是政府的長照計畫沒辦法做起來。主要原因是許多長者住得既遙遠又分散。

2014年陳柳竹募資購置交通車,終於在兩年後累積到20萬元,買了一部九人座的中古車,才終於實現了一週一次的老人共餐。「一週一次老人共餐的效果是什麼?營養變好了,心情變好了,身體變健康了,」長期下鄉到左鎮研究的成功大學人文社會科學中心助理研究員翁裕峰表示。

只是公共資源不足,人口只好被迫出走,又更加不會有新資源投入的惡性循環,已是左鎮的夢靨。

如果現在開始不努力做點什麼,讓年輕一輩不要繼續出走、讓人口移入,擁有歷史人文景觀特色的左鎮,會不會真的消失?誰也不知道。也許,最後只剩美麗的日出還被世人所記得。

圖/左鎮的草山月世界擁有全球罕見的「堊土」,卻陷入「極限村落」的困境。 

>>【數位專題】你的家鄉會消失嗎?

關鍵字: 社會關懷生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