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被拒絕」創傷的自救處方

情緒也需要急救!四個步驟面對「被拒絕」的難受

文 / 一流人      2019-01-25

情緒也需要急救!四個步驟面對「被拒絕」的難受

圖片來源:pixabay



我們在感冒的時候會打針吃藥,多喝水多休息;手被割破了,我們會貼OK繃。我們對於身體的各種傷害,都有著一些最基本的處理建議和應對方法,但是如果被朋友傷害了,失戀了,又該怎麼辦?

很多人束手無策,只能用時間來治療這個傷。事實上,把這一切交給時間,很有可能會對我們造成長久傷害,雖然有可能會轉好,但也有可能會更壞。

可以這麼說,我們對於情緒的創傷,幾乎一無所知。

有人會建議,情緒上受了傷,可以找一些支持自己的朋友聊天傾訴,就能夠好轉。這個建議也是有風險的:有的傷害能夠藉由傾訴緩解,但是有些傷害,傾訴之後反倒會變得更嚴重。

《情緒急救》(繁體中文版:《心理醫師的傷心急救手冊》)這本書提供了這樣一個案例:一項線上研究在二○○一年八月召募了兩千多名參與者。他們告訴參與者,如果願意,可以把自己對於美國九一一事件的想法和感受發布在研究網站上。結果,四分之三的人分享了想法和感受,四分之一的人沒有。

研究人員繼續追蹤研究對象兩年,對其情緒狀況進行即時評估。結果發現,地理位置最靠近九一一現場的人,以及選擇不在網路上分享自己想法的人,發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機率較低;而在網站上寫得越多、文章越長的人,心理狀態越差。

究竟什麼才是正確的方法?作者蓋.溫奇博士是一位非常資深的心理醫師,藉由多年的心理治療,提供我們一個心靈急救箱。無論遇到什麼心理問題,都可以試著打開它。

因應「被拒絕」創傷的自救處方

常見的情緒創傷分成七大類,每一類都有對應的人:被拒絕、孤獨、喪失、內疚、反芻、失敗、自卑。我把這些稱作心理創傷的七宗罪,它們的結構是平行的。

什麼是被拒絕?先在腦中假設這樣一個場景,A和B在互相丟球玩,你走進來了,三個人就一起玩。A丟給B,B丟給你,你丟給A,三個人玩得很愉快。幾輪之後,突然之間變成了A和B互相丟球,完全忽略本來一起玩的你⋯⋯站在旁邊的你,會有什麼感覺?

生活中,這種被拒絕的狀況並不少見:一群好朋友參加聚會,卻沒有通知你;打球的時候,大家傳球、進攻,你跑來跑去,卻沒有人傳球給你⋯⋯被拒絕會對人們造成很大的傷害,當一個人感到自己被這個社會、周圍的朋友、伴侶拒絕,會激起非常強烈的憤怒。二○○一年,美國外科醫學會發表的一份報告指出,比起參與幫派、貧困或使用藥物,社會排斥更容易引起青少年的暴力行為,而被拒絕也是情侶間誘發暴力行為的極大因素。

被拒絕帶給我們的第一個傷害就是憤怒,而且還會使你不理性。丟球遊戲中有個耐人尋味的點是,一位受試者在參加電腦進行的丟球實驗時,即使科學家告訴他,丟球遊戲是經過設計的,被拒絕的人依然感到很痛苦。科學家又告訴受試者:拒絕他的人是三K黨,但即使拒絕自己的是自己輕視的人,被拒絕造成的傷害還是沒有減少。科學家甚至試過將虛擬球置換成虛擬炸彈,能夠隨機「炸死」持有它的人,但就算聽到這個解釋,被拒絕的人仍然會感到同樣的痛苦。

按照常理來說,理性的人當然不介意陌生人的丟球試驗,但在遭到拒絕時,理性、邏輯和常識都無效了。求婚多次遭拒的人,就算所有人都告訴他:對方不喜歡他,他要放下,但他很可能會繼續嘗試努力,因為他會覺得肯定是有什麼誤會。

被拒絕還會導致自尊受挫、離群索居、沒有歸屬感。有個年輕人大衛,出生時患有罕見的遺傳疾病,唾液調節方面的問題讓他不停地流口水。從小到大,幾乎沒有人跟他玩。家人鼓勵他去多交朋友。但他每次這麼一嘗試,很快就會被人排擠在外,非常痛苦。

他找到了溫奇博士,溫奇博士透過一系列做法,幫他逐漸恢復自信心,讓他重新融入了同學中。

溫奇博士的藥箱裡有四種因應「被拒絕」的處方:反駁自我批判、重振自我價值、修補社交關係、降低敏感度。

反駁自我批判。在籃球場上,隊友不傳球給自己,經常會讓人自我質疑:是不是因為我球打得很差?這個念頭一出現,就要跟這個聲音爭論,告訴自己:不對,那是因為他們沒有看到我在球場上的位置和作用,他們也欠缺團隊配合的能力;女孩子拒絕我是因為我沒有錢?不對,她拒絕我,可能是因為我們的個性不合,可能她沒有發現我身上的優點。

反駁自我批判能夠有效地降低內心受傷的機率。

恢復自我價值。要學會尋找自己身上的亮點。溫奇博士發現,大衛是美國職棒洋基隊的超級球迷,他對這個隊的熱愛遠遠超過其他人,於是建議大衛與別人聊聊洋基隊。

有一次,洋基隊贏得了一場比賽,大衛太興奮了,沒想太多就隨口向一位同學發表了一句評論,他的同學由衷贊同他的看法,還伸出手來與他擊掌。大衛驚呆了,他又說了另一個評論。接著難以置信地發現,自己已經同時和兩位同學討論球賽的事情了!

他發現,愈是展示自己的知識和見解,同學們就愈欣賞他。

有一次,大衛說得太專注,忘記吞口水,結果口水流了下來。儘管他感到緊張,但是之前大衛早就和溫奇博士商量好用什麼話來化解尷尬了。他說:「看來你們還稱不上真正的洋基隊球迷,除非他們的成功能讓你流口水。」同學們笑了起來,他成功地用幽默的方式化解自己的弱點造成的尷尬!

自我價值感的重建,在大衛的創傷恢復過程中,發揮了極為重大的作用。

修補社交關係。我們可以向社交網路尋求支持,或者找到其他方式來重新建立社交歸屬感。

降低敏感度。我們越是接觸那些令人不舒服或者不愉快的情況,就越會感到習慣,最後它們就不會那麼令人困擾了。當然,這並非適用於所有情況。

本文節錄自:《已讀不悔》一書,樊登著,先覺出版。

關鍵字: 心靈成長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