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起勇氣繭居,也是一種選項

文 / 一流人      2019-02-08

鼓起勇氣繭居,也是一種選項

圖片來源:pakutaso



看到為了出人頭地、為了金錢、為了受歡迎、為了享受佳餚美酒,將人生完全奉獻給工作的上司,你是不是曾這麼想過呢?「自己沒辦法變成那樣」、「自己不想變成那樣」。

也不是說沒有拚勁,只是自己就是沒有上司擁有的那種動力。話說回來,到底又該為了什麼拚命,自己也搞不清楚。

你是不是曾這麼想過呢?

事實上,「為了什麼而努力」的工作價值觀,也就是所謂的「工作動機」,到某個世代之後已經大幅轉變。

富士電視臺會長日枝久元、讀賣新聞集團總公司的董事長兼主筆渡邊恒雄、前總理森喜朗……

比團塊世代1早十年以上出生的他們,在戰後一無所有的時代,是在欲望的鞭策下持續朝成功前進。

想要賺錢、想要蓋出寬敞的房子、想要買好車,想要抱著美女。他們懷抱著對於欲望與步步高升的飢渴,而逐漸致富。

沒有的東西,該如何填滿?那就是最大的動機。

但是,時代的巨輪轉動,如今三十歲以下的族群與團塊世代之前的族群,價值觀已經天差地遠。

打從一出生就豐衣足食,完全沒必要為了爭取什麼東西或地位而努力,說到底,根本沒有需要填補的空白。

是的,你打從一出生就沒有什麼「匱乏」,所以不會飢渴地想要獲得什麼。

所以你這個世代,可以稱為「不飢渴世代」。

在你面前吊著一根出人頭地或成功賺大錢的紅蘿蔔,你也不會跑,但是這樣就能說,你真的沒有欲望或動機嗎?

以本書的結論而言,在這個變化的時代,特別是工作將隨著AI(人工智慧)發展而逐漸消失的時代中,你才是充滿希望的世代。在此情況下,本書想要傳達的大致有三點:

● 在不被老一輩理解的情況下,該如何擺脫覺得自己沒用的「詛咒」?

● 該如何為自己培養出「真正重要的什麼」?

● 為了與老一輩譜出合作的協奏曲,為了因應變化的時代,該如何組成團隊?

首先,為什麼在你面前吊著一根出人頭地或成功賺大錢的紅蘿蔔,你也不會跑呢?

第一章將對此詳細說明,不過正如美籍心理學家馬丁.賽利格曼(Martin E. P. Seligman)所提倡的,所謂的人類欲望由「成就、快樂、意義、良好人際關係、全心投入」這五點構成。

團塊世代之前的人,強烈渴求前兩項:「成就」與「快樂」。

揮汗努力,成就崇高目標,獎勵就是享用美味料理、品嘗美酒,與美女共度春宵,品味這種「生理性、心理性、社會性快樂」就是幸福的輪廓。

但是,「不飢渴世代」卻非常重視後三項:「意義」、「良好人際關係」、「全心投入」。

這個世代無法只為了成就什麼遠大目標,品味「生理性、心理性、社會性快樂」,而心無旁騖地努力。

比起這些,他們更重視「擁有讓自己努力的意義」、「自己喜歡的人」還有「忘我地徹底投入」。這與金錢或物理性報酬沒有關係,追求的是「自己本身的喜好」。

提不起勁為了出人頭地而加班,如果是與喜歡的朋友一起幫鍾愛偶像的現場演出擔任志工,就能工作到天亮,你是不是也曾有過這樣的心情呢?

像這種懷抱全新動機的「不飢渴世代」,今後將逐漸成為全世界的中心。

達文西曾留下這麼一句名言:「倖存下來的物種不是最強的物種,也不是最有智慧的物種,而是最能好好適應變化的物種。」

不論社會或科技如何進化,人類身體形狀幾乎不會變化。但是驅使人類動起來的汽油,也就是動機的形態正出現革命性的變化。

我們肉眼雖然看不到動機的變化,但是如果無法正確掌握這種「動機革命」,就無法驅動自己,身處團隊中也無法順利推動工作、驅動他人。

本書的誕生,就是為了掌握至今還沒有人能將之語言化的「動機革命」全貌。

本書第一章,會將「不飢渴世代」與「飢渴世代」相互比較,同時闡明今後的希望之星「不飢渴世代」是以何種動機面對工作,度過人生。

第二章,將描繪出今後世界的變化,同時揭示在今後的時代中,「不飢渴世代」需要具備的理想動機樣態。

第三章,將以管理的觀點論述如何發揮「不飢渴世代」的加乘戰力,如何提升他們在組織內的重要性。

第四章,將從「個人」出發,介紹我自己本身的生活模式,共同思考今後將如何生活。

如果「不飢渴世代」的各位能透過本書,客觀理解本身動機,在人生路上不再徬徨,將是本人的無上之喜。

但是,光靠「不飢渴世代」的力量,並不足以扭轉全球局勢朝正向發展,這點也是事實。

他們(她們)會被扼殺或活躍發展,與將他們(她們)視為「外星人」的老一輩如何與之共存、攜手合作密切相關。

為什麼不加班呢?為什麼這麼快就把工作辭掉呢?諸如此類,看來難以理解的日常行動,他們(她們)都有自己充分的理由。我想,老一輩讀者或許可以將本書當作「不飢渴世代」的因應說明書,希望各位能藉此更理解「不飢渴世代」,並靈活運用他們的力量。想要創造出符合時代的強大組織,關鍵就在於如何與「不飢渴世代」攜手譜出和諧的奏鳴曲。

邁入AI時代後,人類在效率性、作業性這方面,已經逐漸無法再與電腦匹敵。

但是,「莫名的,就只有自己了解為此拚搏的意義」,這也就是偏頗的愛。因偏愛而萌生的動機,是人類獨有的。

我確信,唯有正確理解「不飢渴世代」所擁有的「動機的真正面貌」,正面因應,才是驅動這個世界的最強利器。 

我可沒閒工夫加班

矽谷的企業中,零加班、週休三日的公司並不稀奇,而且只要一下班,就常常是完全不接電話。對於我們早已習慣無償加班的日本人而言,或許會萌生這樣的疑問:「勞動時間這麼短,工作怎麼做得起來?」

但是他們休息不工作時,並不只是悠閒窩在家裡而已,公司讓員工充分休假的目的,其實是希望「休假時,到街上去好好觀察消費者再回來工作喔!」

換句話說,休假時也賦予員工去發掘「新觀點」的「工作」,箇中緣由,當然是因為商務世界的優先事項已經從「埋頭苦幹既定事務」,變成「發現消費者潛在需求,並據此提案」。

想要增加「新觀點」的吸收量,最直截了當的做法就是增加外部刺激。例如,在大家都在工作的週一休假,到街上走走,就會觀察到家庭主婦在超市買些什麼,孩子在街上玩些什麼吧,這就是每天被眼前工作追著跑的上班族,無法看到的「真實日常」。

日本最近重視「新觀點」,積極讓員工休假的公司也正逐漸增加,像是以有機蔬果等安全食材宅配服務而聞名的「OISIX」,就實施「百分之五十員工」制度。這個制度是在一整年之間,讓百分之五十的人員以「OISIX」員工的身分工作,另外百分之五十的人員則到全球旅行,或專心投入大學研究,蒐羅大量「新觀點」之後再回來。

換句話說,這個制度並不希望員工整年在公司工作,而是希望員工首先以「生活者」的身分過日子,將潛藏於這世上的需求全都帶回來。因為比起耗費時間解決課題,現今已經是個應該投資在發現課題,或者定義課題等方面的時代。

「Yahoo!」也實施「週休三日」或「新幹線通勤」,特意設置能夠充分觀察消費者潛在需求的時間或空間,今後所有業界應該也會慢慢跟進效法吧。

每天因為永無止境的工作忙得暈頭轉向,老在辦公室的辦公桌旁加班,已經逐漸無法再創造出全新價值了。

非效率的「喜好」才是下一波產業

話雖如此,身處於連醫師診療都可能被機器人取代的時代中,到底該怎麼樣才能找到人工智慧做不到,只有自己做得到,對於對方而言是「難以擁有的事情」呢?所謂的「人工智慧」就是代替人類頭腦的技術,認為「除非單純作業,否則不會被取代」的想法是錯誤的,這點前面已經提過了吧。

連人工智慧都不可能取代的……那就是「嗜好性」,簡單來說,就是「不論別人怎麼說,我就是喜歡這個」的偏愛。人類能以腦袋思考,得出答案的東西,人工智慧將會以更快的速度,得出更優秀的答案,另一方面,人的嗜好性卻是極度非效率的東西。

為什麼嗜好性是非效率的呢?那是因為,人類所謂的「嗜好」就是層層交疊的「無謂」形塑而成。舉例來說,時尚就是人類嗜好性的極致代表,其中充斥著無謂要素吧。如果只考慮效率,為了撐過凜冽寒冬,只要穿機能性超群、設計簡約的「UNIQLO」發熱衣就好了。但是,正因為在那種需求之上,多了人類的嗜好性,所以會尋求誰都沒穿過的設計、獨樹一格的設計,拚命在流行品牌購物網站「ZOZOTOWN」挑選,二手衣店一間逛完又一間。

這麼一思考,日本有好多憑藉這種嗜好性、偏愛創造出的內容、服務,本來就是個持續向全球輸出非效率無謂東西的國家。「任天堂」或「SONY」的電玩、「吉卜力工作室」的動畫電影、資訊科技企業「DWANGO」的網路直播實況平臺「NICONICO」、卡拉OK等,那些都是某一個人類為追求本身偏愛而創造出來的娛樂。

也因此,個人如何好好發展「別人看來或許是非效率的,但是我無論如何都想要做」,也可說是偏愛的嗜好性,並且慢慢將之商業化,在今後將逐漸成為一種資本。

日本人工智慧的權威──東京大學的松尾豐教授,據說曾聽說過這番話。「以往的資本是肌肉,能匯集肉體勞動力就很強大,不過,那種資本後來不敵蒸汽火車的發明,所以現在的資本已經變成了腦袋;結果,腦袋又不敵人工智能有效率的工作,下個資本將逐漸轉變成能以非效率為產業的嗜好。」教授對此表示:「自己喜好為何的相關資訊,今後將成為一種價值。」

當然,這不是說任何人到電玩或動畫企業工作就是正確答案,而是不論業種,貫徹磨練這樣的「偏愛」,將成為能否存活下去的分水嶺。

而貫徹磨練「偏愛」,這可真是「不飢渴世代」的拿手絕活了。

鼓起勇氣繭居,也是一種選項

那麼,自始至終就是為了賺錢在工作,也沒什麼特殊喜好的人,今後該怎麼辦才好呢?如果你在當下(2017年)這個時間點已經五十五歲以上,如果有存款,即使變化的時代來臨,我想也能逃過一劫。不過,這完全只是沒有任何保證的個人分析而已。

對於更年輕的族群,我能說的就是:「下定決心繭居,持續全心投入本身喜好,也是可以接受的做法。」話雖如此,這並不是叫大家突然就去當個「尼特族」。至今只為「賺錢」而工作,沒什麼特殊喜好或專長的人,工作的「生活價值」不就等同於零嗎?這樣的人,盡早投資在發掘「生活價值」這方面,或許會比較好。

因為根據一項說法,如今正在閱讀本書的各位年輕讀者,壽命大概都會超過一百歲,如果是那樣的話,去年出生的人平均壽命也將是一百零七歲。那麼一來,想為公司奉獻到六十歲,後半輩子悠閒生活的規劃是有極限的。因為今後所要求的,並非將交付的工作處理好,而是必須發掘「本身喜好」。

為此,與其持續從事不想做的工作,乾脆繭居好好面對「本身喜好」還比較好。

例如,最近電視廣告爭相邀約的高中生饒舌歌手「我念歌詞呆呆的」(Bokuriri),大概十五歲時就曾經一度繭居,後來持續將當時懷抱的違和感或情緒搭配韻律,創作成饒舌歌。而且他還將曲子上傳影音網站,吸引越來越多的共鳴者,持續累積粉絲。

繭居時期的他,乍看之下或許是「放棄了與大家相同的生活方式,繭居足不出戶」。但是他藉由不勉強自己配合周遭步調,暫時繭居,才得以發掘本身獨一無二的價值,而且透過音樂與網路,能與許許多多無法在現實世界中見面的人,相互連結。我也是他的饒舌歌的超級粉絲,那獨特的韻律非常新鮮,擁有引發深層共鳴的不可思議特質。

現在是網路時代,在線上不但能與眾多相同興趣或嗜好的同伴相互連結,還能持續切磋砥礪。而與他人擁有不同面向的人,就會引發「那個人好像很有意思」的好奇,進而被挖掘,並逐漸累積支持。

本文節錄自:《動機革命》一書,尾原和啓著,平安文化出版。

關鍵字: 人際溝通生活閱讀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