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曉振引發共鳴的精湛演出

《鎖命危機》:也許,妳根本不是一個人住

文 / 魯皓平      2019-01-18

《鎖命危機》:也許,妳根本不是一個人住


在冷漠和寂靜的水泥叢林裡,有著城市最孤獨的面容--社區鄰居在電梯中相遇未必會打招呼、也許你連隔壁住誰都不甚清楚、更幾乎不曾有互動──一群從他鄉來首都打拚的遊子,交織這社會事不關己的沉默。

由孔曉振主演,一部描述現代女性獨居恐懼的《鎖命危機》(Door Lock),深刻道出了這世代令人震撼的驚懼,也許那些你習以為常的點滴,早已不是你想像地那般適切自在。

電影故事講述,本片劇情描述平凡獨居女子京敏(孔曉振飾),某天下班回家,發現房門的電子密碼鎖,蓋子竟被陌生人打開,她隨即變更密碼,卻在當天晚上睡前,赫然聽到有人試圖要打開她的密碼鎖。被恐懼感包圍的她,縱使向警察報案,但警察對如此程度的案件並沒予以理會。

之後,京敏的套房再度出現被闖空門的跡象,讓京敏愈來愈心神不寧,決定自己開始調查事件真相。她陸續發現密碼鎖上的不明指紋,還有門口掉落的菸蒂,讓她驚覺,原來這間套房裡面,似乎還住著另外一個人……

這部和現代社會有著緊密聯繫的作品,不僅劇情流暢、剪輯細緻、運鏡完美,就連那氣氛的拿捏和掌握,都有著讓觀眾屏息凝重的緊繃,人們彷彿置身和女主角相同的情節,以一種最徬徨且無助的崩潰,面對她從未預料過的恐慌。

令人讚歎不已的是,導演擅於在有限的空間內,營造滿溢窒息感的狂妄,也許僅是一個房間、一個辦公環境——那些你我再熟悉不過的場景,卻能迸發意想不到的震撼。

孔曉振的演技完全不在話下,那儼然就是當事人般自然且柔弱的神情,從內心底層散發無盡絕望──你能想像,在自己毫無意識的狀況下,卻有個陌生人實際在操作自己的生活?你無法反抗、只能任由對方宰割,身為嬌弱的女子,又該如何挺身而出?

電影圍繞在單身女性經常會面臨的恐懼為基準,恐懼感直入骨子裡,你無法知道真相是什麼,更在不斷鋪陳的驚悚音樂瀰漫下,猖狂無奈的憂慮,它集懸疑、恐怖等多重苦難於一身,有著深刻的警世作用。

《鎖命危機》讓觀眾在觀賞本片的過程中,會不斷在心中提問到底是誰、為什麼威脅她、什麼時候、在哪裡,是否會發展成另一個案件等疑問。

孔曉振更自信保證:「雖然是由我主演,但緊張的劇情真的令我心驚膽顫,我一個人應該不敢看。不過我很有自信地說,想要這種驚悚感受的觀眾,這部嶄新的貼近現實生活的驚悚片,絕對可以滿足觀眾慾望。」

事實上,根據南韓統計廳在2018年7月公佈的數據顯示,南韓在2018年的普通家庭數為1975.2萬戶,其中獨居戶數為573.9萬戶,佔全體的29.1%。而在獨居戶當中,獨居女性的人數又為284.3萬人,幾乎佔獨居戶總數的一半。

尤其2005年只有175.3萬名獨居女性,來到2010年卻激增到221.8萬名,2015年增加到261萬名,2016年增加到276.6萬名。這也讓統計廳預測,逐年增加的獨居女性人數,將在2025年增加到323.4萬人。

也因為獨居人數逐年增加,許多反映「居住犯罪」問題的電影便應運而生。不論是2013年引起「門鈴奇談」恐怖旋風的電影《捉迷藏》(Hide and Seek),描述陌生人在門鈴旁標示該戶性別、人數而入侵,讓許多觀眾對這樣的恐懼感到共鳴;或是日前才剛上映、以「旁觀者效應」作為主題的《致命目擊》(The Witness),把社區居民不管他人死活、自掃門前雪的冷漠刻畫得淋漓盡致,再度引發社會討論。

女主角在片中經歷的不安與害怕,勢必會讓觀眾聯想起自己或身邊的人,都可能會遇到這樣子的犯罪情況。導演李權試圖讓觀眾體會「貼近現實生活的恐懼」,並表示:「現代是必須承受過去所沒有的新的恐懼的時代。」

而導演不斷用反轉再反轉的過程,迂迴到你無法猜測真兇的面貌,並同時藉由社會各階層職業的組成,反思人們難堪的刻板印象和歧視,確實發人深省。

也許,再高級的鎖也無法關住變態的狂妄心境……


關鍵字: 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