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總是和「真愛」錯過?先想清一件事吧

文 / 一流人      2019-01-18

為什麼總是和「真愛」錯過?先想清一件事吧

圖片來源:pexels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有女朋友?」我開始眼圈發紅。

「呵!我怕羞。何況還未愛她到可以向她求婚,更時機尚未成熟到可以介紹給你呢!」遠藤見到我這樣子,好像毫不為動,仍然很自然地與我談他的女友。

「你還準備到成婚時才介紹我認識她?」遠藤真是令我大開眼界!

「啊!不會。若會與她結婚,在準備婚禮之際一定請你幫忙!」遠藤仍然笑嘻嘻地說。

「我替你女朋友做伴娘!」我至此已不能再忍受,終於大力將他推出門外,然後砰一聲關上房門。

想不到在香港與男友關係亂成一堆,在英國也幾乎踏進遠藤與女友之間。

以為遠藤是走投無路時的庇護所,想不到又是一個新混亂。

相信打開窗的涼風可能也吹不醒我。

望望房間四周,我終於勇敢地打開衣櫥躲了進去。

門上猶傳來遠藤敲門的聲音,但我已無力面對。

在衣櫥內的我,用手掩着耳,逃避那急速的敲門聲。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聽到門匙開門的聲音。

又過了好一陣,衣櫥門慢慢被打開。

「My God!」大板牙驚訝地掩住口。

「恩立!」遠藤伸手進衣櫥大力的擁住我。

我終於無助的哭了出來。

我完全不明白自己。我愛的不是富澤嗎?那為什麼會為遠藤有女朋友而難過。

王弘毅不是我的救生圈嗎?我為什麼可以輕易的將他拋諸腦後?

見到衣櫥旁的遠藤,我像迷路見到家人,忍不住將頭埋在他胸前,在他溫暖的懷抱內哭個不停。

遠藤好不容易才將我安定下來。

捧着熱茶的我幾乎無面目面對遠藤;我好像總有本事將好好的事情弄得一團糟。

遠藤望着我,誠懇地說,「恩立,若果你不好好先分析及了解自己,你會在人生中不停地打結,你最後會活在自己所做的繭中。」

遠藤的說話令我很慚愧。

雖然遠藤曾對我有愛意,但因我全副心意放在富澤身上,所以與遠藤之間嚴格來說只是較熟悉的同事。

現在因為他有女朋友,我居然上演了這一場鬧劇,也確實是在為難遠藤。

我無辭以對。

「很對不起……」除了對不起,也實在找不到更適合的字句了。

「你可不可以用幾日時間讓自己先靜下來,分析自己、明白你自己的心,你到底愛的是誰?」遠藤理智地說。

我點點頭。

「你也給我一點時間去想清楚……我其實現時也不太明白自己。」遠藤帶點困難地說。「我仍然愛你……但我不知道自己可否相信你……」

「我會……」

「那你答應我不要逃避,好好面對自己。記住有什麼事,你一定要找我。」

我舉起手指作一個OK 手勢,「有什麼事,打完999,一定會順手打你手機。」

遠藤笑起來,用力搓亂我頭髮,告訴我他要趕去酒吧唱歌,然後離去。

四周是一片靜寂,只有隔壁房間傳來隱約的電視機聲音。

在抽屜裏找到信封信紙,我坐下來,以理科生的理智,將內心感覺一點點寫下來。

我的擔心、害怕、恐懼、愛、快樂……

強逼自己倒出心底話,寫在紙上,看在眼內……

然後我看到富澤的名字一次又一次的出現。

原來我是知道自己的心!只是無力面對一段如此複雜的感情。

無疑我是深愛富澤,但從一開始,我們就沒有一起挽手上路。

我的心意富澤應完全明白,但他從來沒有向我顯示自己的心意。

即使機構有相關規例,但他也把自己隱藏得太深了。

讓我一個人走在這愛路上,難免令我在孤單之餘也累積了一定的擔心、憂心、恐懼。

帶着如此大恐懼的愛,雖然仍可以是真愛,但並不一定是自己可以承受的愛。

雖然方偉如事件是觸發點,點燃起之前一直累積着對這份愛的害怕。

但由自己最後遠走他方的逃避,也可證明對富澤無力再繼續的愛。

王弘毅,雖然他拉我走出黑暗,令我有無限感激,但心底裏,從來做不到將這份感激化為愛意。

至於遠藤,想到他,心底有一份溫柔的牽動。

以他的英俊、為人;假如我是他,也會相信我在他與富澤間,是會理所當然地選擇他。所以他耐心的等我自然愛上他,甚至從來沒有向我表白過。

至於我,我只知道自己很喜歡遠藤,他的溫柔、體貼令我與他相處時,有不能形容的安全感。

這份安全感,也慢慢變成一份自己也不了解的心底感情。

在與富澤發生感情矛盾時,遠藤也一直扮演着調和劑的角色。

這些不同情況下產生的感情,在日積月累之後,很自然演變為愛情。

如果不是遠藤女朋友激發出我的酸意,引發我連串的奇特反應,我可能還要一段時間才明白自己對遠藤心底內的愛。

至於對着遠藤所發的脾氣,可能只可以解釋為:愛情,從來不是可以講道理的!

我站到窗前,再開一線窗讓涼風吹着我。

很高興終於分析後找到答案。雖然無法致電999去報佳音,但也很想將這發現告知遠藤。

所以即使夜已深,我仍走到酒吧去找遠藤。

在鬧哄哄的酒吧中我擠過去音樂台那一角。

遠藤的歌聲隱隱傳來,他仍在台上唱歌。

將近到台邊時,忽然出現一頭金棕色頭髮,我停住了腳步。

遠藤女友坐在台下一角。

她一手托住腮,深情地望着台上的遠藤。

她、日文歌──我像被一個大鎚一下打醒!

原來遠藤的日文歌是為她而唱的,難怪會在英國唱日文歌。

我低下頭。來時的一鼓作氣像忽然被外面的冷風凝住了。

心底是知道自遠藤表白後,已開始對他有感覺;只可惜,知道得太遲了。

我低下頭笑笑。

曾被他喜歡過,也應滿足了。

「恩立,堅強起來!」我輕聲對自己說。

然後在遠藤的歌聲中我慢慢走入冷風中。本文節錄自:《錯愛方程式》一書,孫恩立著,天地圖書出版。

關鍵字: 心靈成長閱讀生活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