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號

「前瞻政策」專題論壇

以金融秩序打底 追求公平效率與創新

文 / 蕭歆諺   攝影 / 張智傑   2019-01-07

以金融秩序打底 追求公平效率與創新

圖左起為王儷玲、顧立雄、桂先農、臧正運。



主持人:政治大學國際產學聯盟營運長 王儷玲

與談貴賓:金管會主委 顧立雄、保險事業發展中心董事長 桂先農、政治大學金融科技監理創新實驗室執行長 臧正運

王儷玲:好的法遵,FinTech發展會更好

政大國際產學聯盟營運長王儷玲盤點台灣金融科技發展的重大趨勢。她指出,2018年是成果豐收的一年,監理沙盒法案於1月頒布;9月成立的金融科技園區,吸引37家團隊進駐;12月初舉辦的金融科技展,也吸引超過3萬人、125個國內外新創團隊和11個國家參展,十分熱絡。

展望未來,她也提出六大關鍵方向,包含加速監理沙盒法案的實質效益、鼓勵發展法遵科技(RegTech)、推動開放銀行(Opening Banking)、加速金融業與金融科技業的合作、鼓勵區塊鏈基礎工程與應用,和提升AI與大數據的FinTech效益。

王儷玲尤其強調法遵科技發展。唯有好的法遵,金融科技的發展才會更好。她觀察,台灣對法遵與監管有高度需求,業者在防洗錢已投入可觀金額,就是最好的印證。

至於眾所矚目的開放銀行,將會開始有愈來愈多的討論和試做。她分享,金融業者可能會擔心若開放資料與API,顧客可能會被新創業者搶走;但觀察英國的狀況,有不少金融業者發現,開放後能讓顧客體驗更好。

顧立雄:如何核發「有限執照」,是下一步課題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認為,金融秩序的穩定是一切的基石,作為監管機關要努力完成公平、效率與創新這三個目標。例如,如何管理銀行與科技公司等第三方服務提供者,就是個值得探討的大哉問。

在英國,第三方服務商需要通過政府審核,再由金融機構從中挑選合作對象。但當問題出現時,政府還是會要求金融機構負全責。

顧立雄認為,這樣的制度有點怪,明明是政府認證的科技服務商,為何出問題時,還要金融機構負責?若將該制度引進台灣,可能會有非議,金管會自然會有猶豫。

針對愈來愈熱鬧的監理沙盒,顧立雄表示,沙盒的實驗創新性不用像申請專利這麼高,很多時候因為牽涉到法規或自律規範的調整,才需要進場實驗。

他也透露,目前有個實驗是業者協助移工匯錢回家,解決手續費過高和洗錢疑慮等問題。如何核發有限執照給非金融的新創業者,是接下來要面對的課題。

桂先農:保險價值鏈尚未裂解,業者要掌握技術優勢

至於保險部分,保險事業發展中心董事長桂先農點出,從商品開發、銷售、核保到理賠等一整串保險價值鏈,可能會受到大大小小科技公司的挑戰,擠壓傳統業者的生存空間。舉例來說,科技公司發展無人車,可以同時設立數據資料庫計算無人車造成的風險,取代保險業蒐集資料與計算分析的業務。

但他也提醒,保險業者還不用太過擔心。觀察近年海內外的投資報告,科技公司只能單點突破,還難以完全取代整條保險價值鏈。

儘管如此,傳統業者仍有必要不斷創新。他舉例說明,在政府鼓勵下,市面上已出現能根據駕駛習慣客製化設計的UBI車險,以及根據走路步數調整保費的外溢保單,都是善用保險科技(InsurTech)的好案例。

其他應用還包含結合區塊鏈技術的旅平險與不便險,能加快客戶的理賠速度;或者整合政府提供的資訊,使用大數據分析,將天災、土壤液化和房屋跌價等納入保險的考量範圍。

談到大數據,他一直期待國內保險業界能出現一個平台,蒐集整理各家資訊,建立共享資料庫,提升整體保險業的競爭力。

臧正運:金融科技兩大浪潮,資料賦權與資本跨界

政大金融科技監理創新實驗室執行長臧正運則是延續顧立雄的想法,認為沙盒的一大目標是累積「監理實證」,協助主管機關做內部創新。另一重點,是學習差異化監理,讓沒有金融特許執照的業者,有機會做實驗,甚至正式上路。

2018年6月間,他曾與國內產學業者參訪新加坡,發現他們監理沙盒上路的時間雖然比台灣早很多,但至今也不過只有五、六間業者進去,把監理沙盒當「備用車」,不會把它當作推動創新的唯一途徑。

觀察全球的金融科技,他點出兩大浪潮:資料賦權與跨界資本。將資料主權還給消費者,讓整體金融業發展時,能更注重消費者的福祉。至於資本跨界,指的是市場出現愈來愈多跨越國界與產業疆界的合作,主管機關也要因應,更新監管的作法。

關鍵字: 科技投資理財金融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