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號

國營事業首例 工會發動公投罷免董事長

2030台灣石油需求死亡交叉 戴謙能讓中油由黑轉綠?

文 / 林鳳琪   攝影 / 賴永祥   2019-01-07

2030台灣石油需求死亡交叉 戴謙能讓中油由黑轉綠?


「養鴨博士」戴謙執掌中油董事長,任內爭議不斷,工會預計2019年1月發起罷免公投案,創下國營事業首例。然而,2030年台灣石油需求出現死亡交叉,內外交迫的戴謙,能成功帶領中油轉型?

12月22日冬至團圓,理應是開心的日子,但是對台灣中油董事長戴謙來說,卻可能是上任這一年多來,最煎熬的一天。

這天,「國營事業首見!中油工會擬公投要求撤換董事長!」各大媒體報導像地震引起的海嘯般,瞬間朝他鋪天蓋地而來。

這是台灣史上,第一次有國營事業工會發動「公投」,將於2019年1月對現任董事長進行「是否適任」投票。雖工會代表將發動的這場「民意罷免」,對「官派董事長」毫無實質約束力,但消息曝光後,仍引起中油內部與社會的震撼與討論。

三大理由 引爆工會反彈

引爆工會代表大動作反彈的關鍵有三。

其一、戴謙台大畜牧系、畜牧所畢業,之後攻讀遺傳學與生物科技,因發展養鴨技術,素有「養鴨博士」之稱,卻無石化背景。其二、上任以來他推動加油站轉型、開發電池、預計砸逾千億元建置布局天然氣能源,顯示他「無心於中油石化本業」。其三、未經討論,便承諾95汽油出包兩倍補償。

一年多前,戴謙剛上任時,就曾因「突破國營事業經理人最高初任年齡65歲之限制」,面對各界質疑。當時,鏡頭前的他堆滿笑容,以「全台都知道我68歲了!」來化解尷尬。

但這一回面對工會,戴謙僅低調回應:「工會有他們的權責,我問心無愧。」「台灣中油需要改革,我會繼續堅持。」

其實過去兩年來,中油頻傳工安事故。尤其2017年8月中爆發「815全台大停電」,不但讓總統蔡英文對著鏡頭不斷鞠躬道歉,當時的經濟部長李世光與中油董事長陳金德同時掉了烏紗帽;甚至還成了壓垮前行政院長林全的最後一根稻草。

時任南台科技大學校長,曾獲「十大傑出校長」的戴謙,為何選在當時「跳火坑」,接下中油董座「燙手山竽」?

工會公投事件爆發幾天前,戴謙接受《遠見》專訪,悠悠提及,當初臨危授命,是為了朋友「兩肋插刀」,「南台那邊也來不及好好處理……,對我可能也有些不諒解。」

戴謙口中的朋友,外界普遍解讀是前台南市長、行政院長賴清德。他們兩人因多年同時在台南服務,因此被認為頗有交情。

迎接綠能 中油須轉型因應

蔡英文政府上台後,近兩年來積極推動綠色能源、循環經濟。2017年12月21日,才剛擔任行政院長三個月左右的賴清德宣布,2035年將限售燃油機車、2040年擴大至汽車,等於預告了台灣燃油車將走入歷史。

這對中油無疑是一帖慢性賜死藥。因為石油公司不賣油,要賣什麼?

其實,這幾年來,隨著再生能源以及電動車快速發展,全球傳統的石油公司都面臨了同樣的挑戰。

以日本為例,發油量近五年已掉了近10%;根據中油估算,台灣發油量從2017年起也已開始衰退,未來每年還將持續減少約2%。

又如英國石油(BP)、荷蘭殼牌(Shell)、美國埃克森美福(ExxonMobil)這世界前三大石油巨頭,過去多年來早已積極轉型,除了往上游發展多元能源,像天然氣、再生能源等;也往下游布局充電服務,例如BP就砸1.7億美元購併汽車充電服務公司Chargemaster。

過去,中油也曾思考轉型,但都僅止於內部研究。提起轉型,戴謙語氣激動了起來,「2030年台灣石油需求,就會出現死亡交叉!」「現在的中油就像溫水煮青蛙!很多人還感受不到危機,其實只剩十年了,轉型布局現在不做,來得及嗎?」

國內外牽線 讓中油「通電」

養鴨博士雖非石化業出身,卻比誰都急。為布局電池新事業,戴謙與日本第四大電池廠TDK簽合作MOU;也跟台灣機車大廠三陽簽約要聯手打造電動機車國家隊。

為布局多元能源,中油分別與美國、澳洲簽訂天然氣採購長約。甚至,戴謙去日本參觀靠再生能源與智慧電網,自給自足供電的「藤澤智慧永續社區」。

「其實,台灣大多電力都在運輸過程中耗損。」戴謙的轉型計畫中,綠能加油站除了發電、儲能、也能供電調度,必須扮演社區智慧電網的角色。

但中油這艘國營事業的大船,72年來始終航行在「石化」這條流域上,員工多達1萬5000多人,海內外轉投資也多是石化產業上下游;豈是一個上任不到一年,還是保鮮期很短的「政治任命」董事長,一聲令下就能馬上掉頭轉向?更何況轉型對於某些傳統中油人來說,等於自廢武功。

一位不願具名的中油董事說,其實,中油員工中,近半超過50歲,再過幾年就可退休,怎可能期待他們帶領中油轉型?更何況有些人覺得,轉型是把他們唯一會拿的碗筷砸了。

面對挑戰 仍堅定改革之路

儘管戴謙擔任過南科管理局局長,做過國科會副主委;擔任南台科大校長時,把校務經營得很好,但要改革中油,短時間「由黑變綠」,卻非易事。

他也自我解嘲,他的人生一直跟「輕鬆」二字絕緣。

2000年,他從成大生物科技研究所所長被借調至南科擔任籌備處主任,從一片甘蔗園整出的空地開始,沒水、沒電、沒人,他得喬水、喬電、喬人;甚至,蓋廠房挖出「先民遺址」時,他還得「喬神」。

「我後來蓋了一座『新港堂』,把祂們都移去『合署辦公』,」戴謙說。

但神的問題好辦,人的問題卻難解。當時南科因高鐵震動、淹水等問題無解,一度引發「產業撤資潮」。2001年,科技園區主管單位國科會副主委薛香川請辭後,身為籌備處主任的他,也每天被記者追著問,「何時下台?」

他也曾興起,「幹嘛那麼歹命!每天從早忙到晚,做牛做馬,還每天被罵、被修理,不如歸去,」的念頭。直到當時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評估高鐵震動後說,不影響台積電在南科投資,廠商撤資潮才止住。

但這次中油的挑戰,似乎更勝於南科。上任一年多來,從2018年初桃園煉油廠大火、年中澎湖漏油隱匿事件、高雄林園廠排廢、綠島加油站漏油延遲通報等,中油狀況百出。10月,95無鉛汽油出包,戴謙在第一時間親上火線,公開道歉,並允諾加倍賠償,賠款總金額上修至27億元,成了引爆工會不滿導火線,「影響員工權益。」工會代表說。戴謙則說,「企業最重要的是誠信,難道要等被人家爆料嗎?」

員工透露,「以前若出事,內部會先壓下來。畢竟,這關乎盈餘與年終獎金。」但是戴謙堅持透明。

戴謙馬不停蹄,但批評也從未斷過。他雖有委屈,但看來仍意志堅定,會「堅持改革」。

關鍵字: 經濟時事環保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