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分配時間是大忌?一天變兩天的時間管理法

文 / 一流人      2018-12-27

平均分配時間是大忌?一天變兩天的時間管理法

圖片來源:pexels



拿破崙.希爾指出,利用好時間是非常重要的,一天的時間如果不好好規劃一下,就會白白浪費掉,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們就會一無所成。也許你會認為,這兒幾分鐘,那兒幾小時沒什麼用,但它們的作用很大。時間上的這種差別非常微妙,有時要過幾十年才能看得出來。可是有時這種差別又很明顯,貝爾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他在研製電話機時,其實有另一個叫格雷的人也在進行同樣的試驗。(當然,這兩人是互相不知道對方的。)兩個人幾乎同時獲得了突破,只是貝爾到達專利局的時間比格雷早了兩小時。因此,如果想成功,必須重視時間的價值。

在許多人眼裡,命運似乎對前蘇聯的昆蟲學家柳比歇夫太不公平了。他既沒有過人的天賦,也沒有令人羡慕的成長環境,小時候還因為頑皮摔斷過胳膊,年輕時溜冰又摔傷了後腦殼,成年後不幸染上肺結核,還在歷次政治鬥爭中挨過整。他似乎註定要像絕大多數人一樣,度過平凡且平庸的一生。但是他以自創的「時間統計法」拯救了自己;讓自己真正成為時間的主人,同時也為他八十二年的人生旅途,帶來了驚人的科學成果。

他總共出版了七十多部學術著作,內容牽涉到遺傳學、科學史、昆蟲學、植物保護、進化論、哲學等等。不僅如此,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在緊張的科研工作中,他竟能每天保持十個小時左右的睡眠,並長期堅持參加娛樂活動、體育鍛煉。

他的時間從哪裡來的?原來,他為自己設計了一個時間表,從一九一六年起就每天做檢查,一天一小結,一月一大結,年終一總結,直到一九七二年去世,五十六年從未間斷。在統計表中,他把所有「毛時間」都扣除,只注重每天「純時間」的數量。最後他總結:「純時間要比毛時間少得多。我每天做學術工作的時間最多是十一點五個小時,一般能有七、八小時的純工作時間,我就心滿意足了。」柳比歇夫還把一晝夜中的有效時間分為三個單位,分別拿來從事兩類工作:一類是創造性的科研工作,一類是不屬於直接科研的其他活動,例如看書、作文、聽報告、會友、看電影等等,所有計算過的工作量都努力按時完成。除了大的精確的時間統計,對各個單項也有明確統計。

柳比歇夫之所以能有如此大的成就,和他的時間管理離不開關係,正是由於懂得利用時間表,不斷為自己制訂時間,才能讓他在有限的時間裡迅速提高自身的時間效率,從而在相同的時間裡成就更多的事情。

二十多歲的我們,也應該學習柳比歇夫的這種時間管理法,把自己所有的時間調動起來,為自己設計一張時間表,然後嚴格按表操課,這樣就可以更好地利用時間。

那麼,我們該怎樣駕馭時間、提高效率呢?方法可以概括為下列五個方面:

要善於集中時間。切忌平均分配時間。要把有限的時間集中在最重要的事情上,不可每樣工作都抓,還要有勇氣並機智地拒絕不必要、次要的事。一件事情來了,首先要問:這件事情值不值得做?絕不可遇事就做,更不能只要做了事,沒有偷懶,就自以為心安理得。

要善於把握時間。時機是事物轉折的關鍵點。抓住時機,就可以牽一髮而動全身,以較小的代價取得較大的效果,促進事物的轉化,推動事情向前發展。錯過了時機,往往會使成果付諸東流,造成「一著不慎,全域皆輸」的嚴重後果。所以,成功人士必須善於審時度勢,把握「關節」,恰到「火候」,贏得時機。

要善於處理兩類時間。對於成功人士來說,存在著兩類時間:一類是自己可以控制的時間,稱作「自由時間」;另一類是對他人他事的反應時間,不由自己支配,稱作「應對時間」。

這兩類時間都是客觀存在,都有其必要。沒有「自由時間」,完全處於被動、應付狀態,不能自己支配時間的人,不是一名有效的領導者。但是,在客觀上,要完全控制自己的時間也是不可能的。沒有「應對時間」,都想變為「自由時間」,實際上也就侵犯了別人的時間。因為個人的完全自由必然會造成他人的不自由。

要善於利用零散時間。時間不可能集中,往往會出現很多零散時間。要珍惜並充分利用這些大大小小的零散時間,用來從事零碎的工作,從而最大限度地提高工作效率。

要善於運用會議時間。召開會議是為了溝通資訊、討論問題、安排工作、協調意見、做出決定。會議時間若運用得好,可以提高工作效率,節約大家的時間; 運用得不好,反而會降低工作效率,浪費大家的時間。

時間安排是成功道路上必學的課題,從現在開始合理地安排時間,為自己制訂一張科學的合理作息時間表吧。
本文節錄自:《
20幾歲就該懂的斜槓思維》一書,金正浩著,好的文化出版。

關鍵字: 生活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