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陸上海求生記連載版第二篇

攜幼兒前進大陸 上公立學校很魔鬼嗎?

文 / 盧泓      2018-12-21

攜幼兒前進大陸 上公立學校很魔鬼嗎?

教室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近一兩年來兩岸政治關係冰冷,但台灣白領與年輕世代卻興起前進大陸熱潮,2018年8月《遠見雜誌》製作〈你該不該去大陸〉專題報導,分享了不少台灣人的西進故事。

1979年次的盧泓,台灣大學法律系、台大新研所畢業的高材生,是《遠見》最新挖掘的個案。原本從事電影工作,得過伊朗國際兒童影展最佳導演。

一年前,這位自認「超衝動型」的台灣男子漢,面對超競爭大陸職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攜手妻子與兩個只懂玩耍的小孩,定居上海,展開一連串甜蜜與痛苦的旅程。

繼上週發表第一篇文章:「台大高材生赴上海工作  竟然不滿一年就被FIRE!?」,分享他的慘痛經驗後,本週連載第二篇,分享他如何安排子女的上學問題。

《遠見》x《台大高材生登陸上海求生記》連載

以下為連載第二篇:

上週我發表「台大高材生赴上海工作  竟然不滿一年就被FIRE!?」一文,在《遠見雜誌》臉書與官網出爐後,出乎意料地爆炸了!

我收到幾百篇留言,最感動的是眾多好久不見的老朋友,紛紛浮出水面慰問我,第一句話就是:「什麼時候要回台灣?我們幫你找工作!」真的非常感謝每位老友誠摯的問候。但我一向「挑戰愈大、鬥志愈高」,說好聽是毅力過人,說難聽就是打不死的小強!儘管面對人生最低谷,我更決定留在上海,一定要在上海灘闖出名堂來!但若想留在這裡,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小孩的教育問題!

三個月前妻子帶小孩來上海與我會合,我們面臨最大的抉擇就是:「讀台商小學好?還是在地小學好?」幾乎逢人就問,百分之九十九的台灣人都會說:「你敢讓你小孩念當地學校?不怕他們被政治洗腦?從此說話都是大陸腔?」然而最後讓我們下了決心的,是來自一位25歲台灣年輕人的建議。

這位年輕人的爸爸是典型台商,20年前他就跟爸爸來大陸,在台商學校受教育,他給我的答案是:「千萬不要去台商學校,那裡都是一群腦子有病的富二代,包括我自己在內。」

這個答案讓我有點驚訝,我問他:「腦子有病的意思是?」

「下課都是雙B和瑪莎拉蒂接送,有人被老師處罰打掃教室,竟然付錢叫阿姨來學校掃,很多人泡妹的方法是直接送tiffany~」

「聽起來不太妙,不過我沒有雙B,我孩子應該也買不起tiffany…」

「重點是價值觀啊!如果你小孩被這種價值觀汙染了怎麼辦?而且這群人畢業了在大陸沒有競爭力,回台灣也只是當廢物!」

***

我認爲只有真正體會過的人,才有資格評價好壞,我因此選擇相信這位年輕人,於是只剩下一個選擇:冒險讓我的孩子去試試在地的公立小學。

由於申請的是公立學校,只能等著被分發,沒有什麼選擇學校的權利,最後我孩子被分發到一所相當接地氣的小學,就讀的孩子大部分都住在「XX新村」,所謂的「新村」就是老公房,政府蓋的集體公寓,房齡高達40、50年,居民都是道地上海人。

「那不就是『菜小』嗎?你是不要命了,竟然敢讓孩子去唸那種學校?」身旁的台灣媽媽群紛紛發出了斥責。如果上網搜尋「菜小」,就會發現這樣的定義——菜小,顧名思義是「菜市場小學」,學校多位於菜市場旁的老社區,就讀者多為菜市場攤販的小孩,父母親整體教育程度差,導致學校教育水平無法提升。

聽起來很恐怖吧?這所小學的門口還真有菜市場,且不只一個,竟然有三個!簡直就是菜小之王了!這回我們這台巴子(大陸人罵台灣人笨的用語)父母可黃了吧(台語稱之為出ㄘㄟ)!

那麼真實接受「菜小」教育三個月後,我妻子的感想是什麼?「他們兩個,真的成長了好多!」這個結論令我下巴掉下來,差點要去看齒顎科…。

首先是足球隊,我們這所「菜小」擁有上海眾多小學中第一好第一大的足球場地,更聘請專業足球教練每天特地來教學。我的小兒子因為是新入學,所以要排排站在操場上,讓教練先用目光挑選,擇偶標準想必是骨骼清奇,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方能入教練法眼。第二關則是一連串速度、靈敏協調度的科學測試,真可謂「中學為體,西學為用」,讓我跌破眼鏡的是我那又矮又小,只靠可愛混飯吃的小兒子,竟然從兩百人的海選中脫穎而出,得到進入足球隊的門票,再經過一個月的魔鬼訓練後,他竟然是隊上表現優異第三名。要知道隊上的狀元和探花,可都從幼兒園就被父母特意栽培練足球,希望未來可以給習大大摸頭表揚的!

因為練足球,小兒子原本遺傳我的體弱多病,竟也漸漸痊癒,就如張無忌練了九陽真經一般神奇!看在「足球治百病」的份上,妻子特意跟教練詢問是否可讓我大兒子也加入陪練。教練可能讀過「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弟必有其哥」這句成語,破例開恩讓他跳級加入,兩人組成龍虎兄弟大演帽子戲法。這哪天要能踢進世界盃,我這輩子也就沒白活了…(純屬開玩笑,他倆能身強體壯就是我這老爸的天大恩賜!)

接著是學科。我大兒子在台灣上了一年實驗小學,但始終沒學會認字,中英文都是最遙遠的陌生人,每天上學就是快樂玩土吃砂。說實在話我本來對這也沒意見,但來到上海之後,才傻眼於當地小孩的程度,雖說是「菜小」,我覺得程度也不差。大兒子度過了痛苦的第一個月,當月主題是:「挑燈夜戰寫作業,簡體繁體搞不懂」。本來以為他大概撐不了多久,就會跟我哭訴:「爸爸,我要回台灣!」沒想到一個月後,已經背得上李白名詩:「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英文還可在網上用APP與外國教師一對一問答。我只能說,孩子潛力無窮,就看你相不相信他。

***

這會兒鏡頭又要給台灣媽媽群,她們紛紛站出來維護「孩」權:「小孩就是要一個快樂的童年啊!」這句話我是很認同的,所以在他小學前,我可從沒讓他補習過。然而來到上海後,突然讓我想起自己的童年,在眾多競爭中跌跌撞撞,背了許多課文,度過許多填鴨式教育,唸了台大法律系,也靠自己努力成為國際影展得獎導演,成立了一個不賺錢,但創造社會意義的文創品牌。我承認我是個不怎麼樣的大人,但我至少持續實踐夢想中!所以這種充滿競爭的填鴨式教育真的那麼差嗎?真的會因此缺乏創意思考嗎?雖然我不是教育專家,但觀察小孩在台灣經歷的實驗教育,跟在上海的魔鬼式訓練,還真不好說孰好孰壞?

唯一能確認的事實是:小孩在這兒學會了很多新知識,對足球踢上了癮,目前看來也都挺快樂的,回家很自動地完成功課,沒啥適應不良。所以妻子笑容滿面,信心滿點地告訴我:「如果要定居大陸,目前為止,我願意相信這裡的教育!」

「你無法預知未來,但你能掌握現在,所謂的未來,就是每一刻現在的累積。」

我跟妻子一直信奉這樣的理念,所以我們總是不停地實踐著每一刻想做的事。就算這一次失敗了,至少也學習到了教訓,做為未來成功的糧食——到目前為止,我們認為大陸的教育還算靠譜。

教育搞定後,下一條要面對的就是最緊急也最頭痛的「預算」了!到底一家人在上海生活,要準備多少救急金,才能面對這裡嚇死人的高房租以及吃死人不償命的餐飲費用?想解開這道數字難題,我們下週見!

(若有任何關於上海的問題,也歡迎直接聯繫盧泓luhong0331@163.com)

(本文內容僅反映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鍵字: 生活親子留學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盧泓

盧泓

超衝動型台灣男子漢,面對超競爭大陸職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攜手勇者之心的妻子與兩個只懂玩耍的小屁孩定居上海,展開一連串甜蜜與痛苦的旅程。

專欄介紹

盧泓
超衝動型台灣男子漢,面對超競爭大陸職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攜手勇者之心的妻子與兩個只懂玩耍的小屁孩定居上海,展開一連串甜蜜與痛苦的旅程。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