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機械二代會10歲了,企圖找出上下兩代的平衡點

你一定要認識的新團體,G2撐起台灣兆元產值

文 / 林珮萱   攝影 / 陳之俊   2018-12-17

你一定要認識的新團體,G2撐起台灣兆元產值

台中機械業二代會。



「G2」十周年了!

不過這可不是什麼偶像團體的名稱,G2所代表的這群人,是台灣產業未來發展的一股重要力量。他們是台中機械業二代會。

隨著近來家族企業接班議題成為熱門話題,全台二代會興起。其中,不論是知名度、活耀度最高的,就是G2。

G2(Generation 2)始於2009年3月,一場以六位企業二代的聚餐為起點,同年年底G2正式成立。初衷是希望藉由open-source的開放精神,維繫且提升台灣機械業的群聚優勢,以及二代間合作情誼,促進二代間的聯誼、學習與成長。

2015年會員數破百,並開始與其他二代友會結盟。每月舉辦例會,到不同產業實地參訪交流、也舉辦親子活動,鼓勵會員攜家帶眷聯繫感情。到今年會員數達146位,每年新增會員數僅10名,為的是維繫交流品質。

12月14日下午,G2舉辦盛大的十周年慶,舉辦兩代分享論壇,邀請一代企業家(交棒者)和二代企業家(接班者)現場對話。其餘友會,像是台中大里二代卓越會、建築業新世代委員會等也到場共襄盛舉。

參與座談的一代企業家,包含台中精機董事長黃明和、台灣引興董事長王慶華、東台精機董事長嚴瑞雄、和哈伯精密董事長許文憲。

二代企業家、同時也是歷屆G2會長們,六星機械工業黃呈豐、台中精機黃怡穎、慶鴻機電工業王陳鴻、普發工業簡企健、和海陸家赫曾煥龍。

圖/圖左依序為慶鴻機電工業王陳鴻、海陸家赫曾煥龍、台中精機黃怡穎、六星機械工業黃呈豐、普發工業簡企健和主持人PMC協理周麗蓉。

「大家看我們是富二代,其實我們是負二代,要接班一定會有逆境,」G2創會會長、六星機械工業特助黃呈豐直白點出,跟上一代的觀念肯定不同。

他回憶,當初要蓋新廠,團隊希望把代表公司核心的齒輪作為設計意象,因此規劃曲面建築體。「我阿公一看就說這不行,房子不正、人做事業怎麼會正,」被長輩打了回票,經歷一番溝通才說服長輩接受。

第八屆會長、台中精機黃怡穎則分享,有時接班不見得是跟上一代有衝突,而是要和員工、企業文化磨合。當初她從外商回到家族公司上班,規劃新的獎金制度,讓薪資待遇依據員工表現調整,一度引發資深員工埋怨。

為推動公司內部改革,黃怡穎透露,今年台中精機開始舉辦下午茶會,每次找來五位員工對話,慢慢去了解員工心聲。第一階段針對年資3至5年的員工,第二階段是課長級主管。至今交流超過百位,已見成效,從中整理出許多公司制度調整的方向。

對於「老臣」議題,第二屆會長、慶鴻機電工業王陳鴻從不同角度思考。他認為,資深員工其實也很害怕自己在公司失去價值,新接班人要找到如何讓這批資深員工繼續發揮的方法,尋求雙贏,「不要總以為老臣都像電視劇上演的是壞人,」他進公司,當年就從基層做起,他認為好處是有機會懂員工、也讓員工有機會懂你,建立信任基礎。

此外,王陳鴻補充,尋求創新,有時可從不同產業中找靈感。像他另外投資的運動產業,接觸運動行銷後發現許多元素,可回頭應用到機械業。

第四屆會長、普發工業的簡企健也提醒,接班人要創造自己的領導魅力,讓新舊員工願意跟你一起奮鬥。

第九屆會長、海陸家赫的曾煥龍鼓勵勇於突破。他在公司積極導入許多新科技,例如智慧製造SMB(智慧機上盒),不懂就問,「問了會被笑一陣子,但不問會被笑一輩子,」他認為,因應產業轉型挑戰,二代要有突破的決心,以及實驗精神。

圖/海陸家赫曾煥龍。

在座的一代企業家「前輩們」,不藏私地一一分享他們的寶貴經驗,提點現場超過百位新生代企業家。

東台精機嚴瑞雄提醒,不是只培養接班人,而是培養接班團隊。

圖/東台精機嚴瑞雄。

台中精機黃明和認為,很難有一套成功接班模式,有些二代有「認命感」,但更重要的是要有「使命感」。

圖/台中精機黃明和。

台灣引興的王慶華強調,建立制度和系統的重要。他分享,曾有記者訪問郭台銘什麼叫管理,郭回答是系統,記者再問什麼是系統,郭說就是「流程」加「表單」。王慶華歸納,要用機制來代替權限、不因人設事,讓不論誰來接班,能有一套規則可循。

圖/台灣引興王慶華。

哈伯精密的許文憲說,應該還要創立另一個會,「告訴我們這些經營者怎麼放手,」他笑著說。他吐露,現在對子女非常有耐心,因為他明白要給下一代時間和空間,用他們自己的思維去創造想要的未來。

圖/哈伯精密許文憲。

機械業已是台灣繼半導體、面板業後,第三個產值破兆元的產業。傳承接班,是不能輕忽的重要議題。做好溝通,才能找出上下兩代的平衡點。

關鍵字: 職場生涯傳產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