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因為一時的感覺很好,毀了長期目標…

文 / 一流人      2018-12-20

別因為一時的感覺很好,毀了長期目標…

圖片來源:pixabay



人人都希望當下自我感覺良好,即使因此犧牲自己的長期目標也無所謂。就像「動機性推理」和「自利偏差」,人常指責別人壞了事,卻不太會將好事歸功於他人,這些是受到自我的影響。獲勝可以提升自我敘說,而發現同儕犯錯而貶低他們也能達到同樣的效果,這就是幸災樂禍:看到別人不幸而快樂。幸災樂禍的反面就是同情慈悲。

照理說,一個人想要快樂,只要事態發展對自己有利便可,甭管別人怎麼樣。但從最根本的角度而言,將別人的壞結果歸咎於他們身上,我們便會感覺良好;同理,將別人的好結果歸因於運氣,也能提升自我敘說。

這種結果歸因符合撲克牌之類零和遊戲(zero-sum game)的邏輯模式。我打牌時若與對手正面交鋒,「必須」遵循這種歸因模式,以便讓自己對本身戰果的自利詮釋與對手的戰果相符。我贏了一手,對手就輸了;我輸了一手,對手就贏了。輸贏是對稱的,如果我將勝利歸功於自己牌技高超,對手必定是因為牌技較差而輸錢。同理可知,我若是將失敗視為與運氣有關,對手必定是因為運氣好而獲勝。任何的解釋都會導致認知失調。若以這種方式思考,將會發現自己歸因別人的結果,不過是「自利偏差」的一部分。透過這角度去觀察,歸因模式才有意義。

然而,比較自己與他人的結果並不一定是零和遊戲(某位玩家直接輸給另一位玩家,某位律師輸給對方的律師,或是某位銷售人員的訂單被對手搶走等)。我們確實要與所有人競爭資源,人的基因會彼此競爭。演化生物學家理查.道金斯指出,天擇就是基因表現型相互競爭,因此人演化就是為了競爭,這是人類生存的驅動力。透過競爭的角度看待世界,這種觀點深嵌入人類的原始大腦。

僅靠本身的成就來提升自我形象還不夠,當我們發現同儕獲勝時,相比之下會感覺自己輸了。我們習慣以自己為基準來看待別人,如果別家小孩比我們孩子成績更好,是不是我們對孩子的教養哪裡出錯了?若對手的公司被報導即將上市,而我們卻只能緩步邁進,到底是哪裡出錯了?

我們自認知道如何才能快樂。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的心理學教授索妮亞.柳波莫斯基(Sonja Lyubomirsky)針對快樂主題寫過幾本廣受歡迎的書籍。她看了幾篇探討「人們通常如何考慮快樂要素」的文獻,做出了以下總結:「收入良好、身體強健、婚姻美滿,以及沒有經歷悲劇或創傷。」

然而,柳波莫斯基發現,「近一個世紀以來,針對幸福決定因素的研究得出一項普遍的結論:客觀情況、人口統計變項和生活事件與快樂有關聯,根據直覺與日常經驗,這種關聯應該更為緊密才對。但幾次估算之後發現,將這些變量加起來,最多只占幸福變量的8%至15%。」多數的幸福變量來自我們「相較之下」做得如何。所有針對幸福的研究,其深度、廣度和影響都很重要,但範圍太廣,超出我們目前所需,目前只要先理解我們如何去分類他人的結果。我建議大家去閱讀柳波莫斯基針對這項主題所寫的文獻、丹尼爾.吉伯特的《快樂為什麼不幸福?》及強納森.海德特(Jonathan Haidt)的《象與騎象人》(The Happiness Hypothesis,網路與書出版)。

我們透過與其他人相比來評價自己的幸福,其實有個典型的例子,就是派對時經常的問答遊戲「你想選哪項」(Would You Rather...)。如果有人問你想在1900年賺七萬美元,或是在現代賺七萬美元時,許多人會選擇1900年。沒錯,當年的年收入平均大約為450美元,因此能賺到這麼多錢,跟1900年的同儕相比確實非常出色。然而,當年無論花多少錢也買不到局部麻醉劑奴佛卡因(Novocain)、抗生素、冰箱、冷氣機,或是如今可以單手握住的超級電腦。

在1900年賺七萬美元可獲得現在得不到的東西,就是鶴立雞群、高人一等的機會。

1900年時,人均壽命只有47歲,現代人平均可活到76歲(還可手握一台電腦),人們卻寧願選擇回到過去。

我們對自己有何種觀感,通常來自於認為本身跟別人相比如何。這種強大且普遍的思維習慣會阻礙學習。幸好,習慣可以改變—無論是咬指甲或失敗時譴責運氣不佳。改變讓自己感覺良好的習性,就能逐漸以更理性的方式去歸因結果,並且更能同情他人。如果我們能追求真理並且更精準、客觀地看待結果,藉此營造更為積極正面的自我敘說,如此便能學得更好,同時讓思想更加開放:將功勞適度歸於別人、承認自己原本可以做得更好,以及承認任何事都不是非黑即白。

本文節錄自:《高勝算決策》一書,安妮.杜克 (Annie Duke)著,采實文化出版。

關鍵字: 閱讀生活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