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時代雜誌》風雲人物,你知道是誰嗎?

一群誓死捍衛真相的記者,打敗當紅韓團BTS

文 / 陳育晟      2018-12-12

一群誓死捍衛真相的記者,打敗當紅韓團BTS

沙烏地阿拉伯異議記者賈邁勒・哈紹吉(Jamal Khashoggi)。圖片由達志影像提供



1927年以來,每年12月的《時代雜誌》都會選出當年度的風雲人物。今年頒給一群捍衛真相、守護事實的記者,是首度有辭世者獲得此殊榮,到底為什麼?

2018年的《時代雜誌》風雲人物在昨晚(12月11日)公布。是誰打敗呼聲極高的韓國偶像團體「防彈少年團」(BTS)?答案是一群不惜用生命守護真相的記者。

《時代雜誌》總編輯艾德華・費森陶(Edward Felsenthal)表示,把「真相守護者和事實之戰」(Guardians and the War on Truth)選為年度風雲人物,是因為一群新聞從業人員不惜冒著入獄、喪命的危險,只為捍衛讀者「知」的權利。現今,當全球面臨假新聞混淆視聽日益嚴重之際,他們正是全球無數新聞工作者奮鬥的縮影。

《時代雜誌》一共公布了四款封面,主角分別是沙烏地阿拉伯異議記者賈邁勒・哈紹吉(Jamal Khashoggi)、在緬甸採訪羅興雅人處境被捕的路透社記者瓦隆(Wa Lone)及喬索歐(Kyaw Soe Oo)、遭菲律賓當局打壓的媒體人瑪莉亞・瑞薩(Maria Ressa)及遭槍手闖入辦公室開槍,造成五死三傷的美國馬里蘭州《首都報》(Capital Gazette)全體員工。

沙國記者之死,揭露王儲真實本質

1985年就踏入新聞界的哈紹吉,多次被沙烏地阿拉伯政府介入而丟了工作,2016年12月更被禁止從事新聞工作。去年9月,他逃離沙國,還是時常撰文批評掌權的薩爾曼王儲,成為當局的眼中釘。

今年9月,哈紹吉為了和一名土耳其女子結婚,進入沙國位於伊斯坦堡的領事館辦理離婚證明。

10月2日,哈紹吉和未婚妻一起到領事館拿離婚證明。未婚妻在外面等待,僅哈紹吉一人進去,他進去後就再也沒有出來過,事後證明遇害。

這起事件在各國政商界掀起軒然大波。英國「維珍銀河」(Virgin Galactic)太空探索公司執行長理查・布蘭森(Richard Branson)表示,暫緩與沙國政府洽談的10億美元投資案。世界銀行行長金墉(Jim Yong Kim)也拒絕出席沙國舉行的「未來投資倡議高峰會」。

迫於外交壓力,沙國政府逮捕18位嫌疑人,求處其中5人死刑,證實哈紹吉因被注射大量藥劑而死亡,死後還被肢解。

《時代雜誌》指出,謀殺案的每一個細節都令人震驚,哈紹吉死前依然不放棄抵抗,直說「我不能呼吸了」。

背後黑手,各界均指向沙國薩爾曼王儲。他自去年掌權後,大刀闊斧改革,塑造年輕有為的形象,今年4月重新開放關閉35年的電影院,但對內仍箝制言論自由,自然不能見容哈紹吉的存在。

《時代雜誌》批評,薩爾曼王儲出席公開場合總掛著迷人微笑,哈紹吉之死揭露了他的真實本質,而美國川普政府基於戰略考量,竟然還選擇跟他站在同一陣線。

菲律賓女記者,說出政府掃毒真相

圖/瑪莉亞・瑞薩(Maria Ressa)。圖片由達志影像提供

另一位獲選的新聞從業人員,是今年55歲,來自菲律賓的瑞薩。身材嬌小的她,曾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服務逾20年,擔任過馬尼拉、雅加達分局長。

2010年,她選擇不再和CNN續約,到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學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擔任駐校作家,潛心研究政治暴力和恐怖主義。

後來,她發現新媒體崛起,於是和一群好友在2012年成立名為《拉普勒》(Rappler)的新聞網站,並出任執行長。

2016年菲律賓總統大選,由主打鐵腕掃毒的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勝出。他上任後,菲律賓治安雖然大幅改善,但私刑橫行,謀殺犯罪率增加51%,監獄擁擠率更狂飆538%。

面對人權嚴重倒退,絕大多數菲律賓記者選擇噤聲,深怕自己被政府取締,甚至被暗殺,只有《拉普勒》批評杜特蒂和他的掃毒行動。

今年11月,菲律賓政府指控,《拉普勒》背後的控股公司、瑞薩本人,曾在2015年出售債券,淨賺1.625億菲國披索(約台幣9511萬元),卻未就所得繳稅。瑞薩一旦遭判定有罪,最重將被判十年有期徒刑。

《拉普勒》對此發聲明強調,該網站「不被當局所喜歡的報導方式」,引來政府的持續恫嚇與騷擾。

瑞薩接受《時代雜誌》專訪時,依舊毫無懼色,僅表示「我曾是個戰地記者。和我們當時面臨的處境相比,現在實在簡單多了」。

兩個緬甸記者,被政府設局陷害

圖/路透社記者瓦隆(Wa Lone, 前者)及喬索歐(Kyaw Soe Oo, 後者)。圖片由達志影像提供

獲選的新聞從業人員中,還有另外一組也是來自東南亞。他們是來自緬甸的喬索歐、瓦隆,今年分別只有28、32歲。

喬索歐生長於緬甸和孟加拉交界的若開邦(Rakhine),是佛教徒。從小,他身邊充斥著把信奉伊斯蘭教的羅興亞人(Rohingya)視為異端的言論,但他從不隨之起舞。

「他相信每個人都該被平等對待,也不應該歧視任何一個人,他就是這樣教導三歲的女兒,」喬索歐的妻子齊淑雯(Chit Su Win)說。

原本是詩人的喬索歐,發現自己對新聞充滿熱忱後,在若開邦當地的小報社擔任記者,並在去年獲路透社延攬,認識了比他大四歲,同樣來自若開邦、敢衝撞體制的佛教徒瓦隆。

2016年,緬甸軍隊對若開邦的羅興亞人進行軍事鎮壓,甚至燒殺擄掠,導致數十萬羅興亞人跨過邊界,逃到孟加拉。去年9月,緬軍到若開邦的一個小村落時,把村落中的十個羅興亞人全部處決,證明緬軍正在進行「清鄉屠殺」,兩人遂深入調查。

去年12月,瓦隆接到線民給的消息,要他到警隊營區,以獲取獨家資料。請示過主管後,他便和喬索歐一起到營區外的露天啤酒攤交涉。

一坐下來,這位警察拿了一捲報紙給兩人,聲稱裡面夾著他們需要的獨家證據文件。但他們才接過這捲報紙,還來不及打開確認,就突然被大批便衣刑警包圍,指控他們是「偷竊官署機密公文的現行犯」,並被押至仰光以關押異議人士聞名的永盛監獄。

今年9月,兩人被判處七年有期徒刑。就連一位為他們作證,聲稱兩人遭到陷害的警界人士,也遭到起訴。

事發後,瓦隆妻子潘艾雯(Pan Ei Mon)臉書(Facebook)上的朋友不約而同攻擊她,一直問她「你為什麼就是不能夠管好你的老公?」,還痛罵瓦隆、喬索歐是「叛國賊」。

「對這些事情,我已經變得麻木,」潘艾雯說。對兩個緬甸記者的太太而言,她們依舊深信自己的丈夫無罪,只不過是說了政府不愛聽的話而已。

《首都報》遭槍手血洗仍如期出刊

圖/5名喪生的《首都報》員工。圖片由達志影像提供

最後一組獲選的新聞從業人員,是來自美國馬里蘭州首府安那波利斯(Annapolis)的《首都報》員工。

今年6月29日,一名持槍男子朝《首都報》辦公室大開殺戒,原因是該報報導他騷擾高中同學,案件已進入法院訴訟程序。

事發後,《首都報》記者查斯・庫克(Chase Cook)馬上在推特(Twitter)上發布,「我可以告訴你,我們明天仍然如期出刊」,當時他還不知道,這起槍擊案已造成五死三傷。

當天,為了讓報紙如期出刊,《首都報》後製人員隨即在辦公室對面停車場的小貨車上編製稿件。

隔天出刊的報紙中,論壇版選擇空白,只放上《首都報》五位死亡員工的名字,並在下面寫著「明天這個版面將恢復正常,為我們的讀者提供來自世界的觀點,以幫助他們成為更好的世界公民。」

2018年,是假新聞氾濫的一年。假新聞已經不再是左右內容農場營收的工具,更影響各國的大選與政情,但川普、杜特蒂卻不斷痛罵主流媒體製造假新聞,不時利用社群媒體放出具有爭議的假消息。

在這個背景下,《時代雜誌》將一群不惜失去人身自由、生命也要捍衛真相的記者選為風雲人物,看來格外諷刺。

關鍵字: 評論全球焦點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