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號

他們做好溝通1〉祥圃實業父子企業家對談

吳昆民vs.吳季衡 「我們是最佳合伙人」

文 / 林珮萱      2018-11-30

吳昆民vs.吳季衡 「我們是最佳合伙人」

父親吳昆民(右)與長子吳季衡(左)。



1984年成立的祥圃,由吳昆民與友人共同創立,是台灣第一家擁有溯源系統的動物保健品工廠。

2015年自創豬肉品牌「究好豬」、2012年開設「良食究好」餐廳。一路由貿易業轉型至生產製造及食品餐飲業。更在2011年獲得中小企業最高榮耀——國家磐石獎。

中興大學畜牧系畢業的吳昆民,今年68歲,是雲林農家子弟。兩位兒子讀國一和小四時,就送出國讀書,太太跟著去照顧孩子,留他一人獨自在台灣打拚。

吳昆民的長子吳季衡(英文名為Kevin),今年38歲,從小學業沒讓家人操心,擁有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經濟與國際關係雙學士,又到日本攻讀企管碩士。他的小兒子吳季剛,就是知名服裝設計師,作品深受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夫人蜜雪兒喜愛。

事實上,吳昆民有感於農產業經營不易,從沒要求孩子要接班。但11年前,吳季衡決定回台灣,和爸爸攜手打拚。

談到吳季衡,吳昆民十分驕傲:「他不是接班人,而是我第三次創業的合伙人!」而吳季衡在訪談中真情流露,更落下男兒淚。到底這對父子如何溝通?

父親:讓他先做三年再說;兒子:大四正式考慮接班

《遠見》記者問(以下簡稱問):父子之前有談過接班的問題嗎?什麼時候開始談的? 

吳昆民答(以下簡稱父):家族企業都得面臨接班,小孩能接當然好,如不適合,不要給他這麼大的壓力。在他大學畢業前,我從沒想過把他從國外叫回來。這是他自己決定的。

畢業前才討論到,先接觸看看到底興趣和能力夠不夠。我訂了三年為期,覺得喜歡留下來,不喜歡、至少嘗試過了。Kevin進公司的第五年,祥圃決心轉型,因為他願意做,我就繼續投資。公司還有合伙人,剛好他們小孩對經營祥圃沒有很高的興趣,只當股東。

吳季衡答(以下簡稱子):父親從來沒跟我談過接班。小時候我對公司業務了解不多。直到大學三、四年級思考未來就業,才意識到這議題。父親從沒強迫我跟我弟做任何事。包含要不要結婚、生小孩子。

他說農民都希望孩子出人頭地,其實我小時候對務農並不排斥。國小老師問未來志向,我說想當漁夫。(笑)

問:所以吳季衡回家接班,完全是順其自然?

父:我認為不要讓孩子一帆風順。給他吃點苦。他小時候,我們第一次買部很好的單車給他。我太太很緊張,怕危險、怕車子弄丟。我說那買車給他做什麼呢?結果出去第一次,他就把車子弄丟啦。(笑)

有的企業家大業大,才會從小開始培養。

很多人會說,Kevin大學才思考接班,會不會太晚?我不這麼想,做好一件事,任何時間點都可以學習。反而,過去的成功會是未來絆腳石,太早讓他跟在身邊,很多新思惟或許就轉不出來。如果他跟我一模一樣,對公司不見得好。

我認為能不能接,跟你學什麼沒有一定關聯。我太太還跟孩子們說,你爸爸這麼辛苦,你們在國外有發展機會的話,不用回來做傳統產業。

子:大學時,我跟弟弟聊過未來規劃,那時第一次想過我有可能回家上班。我弟從小喜歡藝術,興趣很明確,現在成為設計師,舞臺在紐約。弟弟跟我說,家裡不能沒人回去幫忙,問我有什麼想法。我心想,可惡,現在你想怎麼樣?想把家裡事都丟給我啊?(笑)

但仔細想想,身為哥哥的責任感,如果我回家幫忙,既能讓弟弟好好在外發揮天分,又能讓爸媽得到照顧,那我是該回台灣。

問:決定開始接觸公司業務後,有給哪些訓練嗎?是怎麼安排的?

父:Kevin以前去打工,一小時70元,時間到了,他還沒出門,我不管他。等他自己發現來不及、搭計程車去,結果當天打了三小時工,賺210元,付計程車錢都不夠。這是生活體驗,不需要我去念他,體驗一次他自然就懂。

我以前晚上應酬酒喝多了,回來要吐,他還會幫我拿臉盆,他就知道工作的辛苦。接班也是,怎麼樣引導他去做、去學。因此進公司也不算有特別安排,主要給他闖闖看。

子:爸爸沒有問過我要不要接,他反而跟我說,你回來做這份工作,不代表你會接班。他也讓我知道,進來公司就要承受一些壓力,如果願意接受就來,否則就算了。這根本就是工作面談嘛!(笑)不能算是接班培訓計畫。

一開始接觸公司事務,首先就跟著爸爸去見供應商,負責供應商管理。我的優勢是外語能力,跟他出國去挪威、荷蘭、美國、日本等,這時候我都還不算「被錄取」啊,有很多基礎要先學會。這跟企業用人選材的道理很像。

在公司正式的第一個職位是董事長特助。好處是角色靈活,可以到基層、跑業務、進實驗室、參加高階主管會議、任何打雜都行。

第一年從供應商跟產品著手,了解公司在賣什麼、跟什麼樣的人往來。第二年接觸業務。在前期是客服,半年後從零開始負責新產品導入,自己建戰功。後來回到內勤建立人資系統。

父親:視作合伙,評兒100分;兒子:就像試婚,評父101分

問:你們給彼此的表現打幾分?認為對方,有什麼優缺點嗎?

父:祥圃現在是處在第三次創業時期。第一次創業是1984年成立祥圃。第二次創業是2005年蓋工廠,從貿易業轉到製造業。現在是第三次、2012年至今,打造豬肉品牌「究好豬」。

我現在看Kevin並不是我的接班人,而是我三次創業(祥圃歷經兩次轉型,現進入3.0時代)的合伙人。也因為Kevin,我再把公司規模擴大。我給他打100分。

子:當初有共識,我30歲前要決定,到底能不能留下來?很像彼此同居、試婚三年,前面那段就是在交往。我對這家公司的使命感是自發性的。我給爸爸101分。

問:有考慮過什麼時候董事長會正式退休?

父:(對Kevin說)你覺得我要什麼時候該退休,你跟我講,我就退休。這事我跟他講一年多了。這件事不是我決定,是Kevin決定。

子:這話其實是要給私下跟我爸講,沒找到機會,今天趁這場合說出來。(語帶哽咽)我希望你一直在這。接班這件事,有人渴望那個頭銜,坦白說我沒有。有爸爸在,我很安心。不急著改變。另外也是害怕自己是不是真的能承擔。就像婚姻最難的不是結婚那天,而是婚後的第二天開始。

正式退休可能會落在2020年吧,那年爸爸70歲,我40歲。其實我們早已在做傳承動作,傳承就像接力賽,下一棒承接並感謝前人的汗水結晶,但真正的挑戰是交棒之後的道路,該如何開創新的里程。

父:這是第一次,我聽到他對接班害怕,之前我一直覺得他膽量很好。但會怕是好事,代表在乎。但爸爸要跟你說,不要怕。


關鍵字: 經濟傳產人物專訪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