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號

交棒者的告白1〉「一封信」交班 不希望繼承者一樣苦

合隆毛廠陳焜耀:先交班,再慢慢放手

文 / 林珮萱   攝影 / 陳之俊   2018-11-30

合隆毛廠陳焜耀:先交班,再慢慢放手

合隆總裁陳焜耀(左)、董事長陳彥誠(右)父子檔。



10月9日晚上,合隆毛廠舉辦110年生日晚宴,來自全球十數國的事業伙伴齊聚恭賀,第四代掌門人——總裁陳焜耀和第五代接班人——董事長陳彥誠一同站上舞台敬酒,晚宴氣氛最高點是陳彥誠一舉將父親陳焜耀扛到肩膀上,如同意謂著他將扛起父親所託付的重責大任。

1908年從大稻埕發跡,合隆堪稱為亞洲最悠久的羽絨製造廠,早年經營羽毛原料出口,之後成立羽毛工廠、生產軍用大衣,到了第三代負責人陳雲溪開始打入歐美市場,正式定名為「合隆毛廠」。

28年前,陳焜耀從父親陳雲溪手上接下家業後,2015年再交棒兒子。眾人納悶,為何渾身是勁的他,要這麼早交棒?

更耐人尋味的是,決定交棒時,2015年10月,陳焜耀無預警地公開了一封名為「籌備董事長交接典禮」的信。殊不知,連接班人都被蒙在鼓裡。

當時「被交接」的陳彥誠一頭霧水,旋即將信再回傳給爸爸,還以問號為眉批。甚至到了交接典禮前半小時,仍半信半疑地問爸爸:「你玩真的?」憶起往事,陳彥誠心情瞬間穿越到當年,「關於接班,他從沒跟我討論!」

父子結伴跑遍世界,超馬加深互信

回顧陳焜耀的接班之路,本身也戲劇張力十足。1990年,當陳焜耀父親陳雲溪纏綿病榻時,不斷地叮囑子女不得分家,孰料一陷入昏迷後,子女們三天兩夜就把財產分好了。

當年,陳焜耀堂哥執掌了合隆規模最大的新加坡廠,中國大陸則分給大房的哥哥。而被兄長們叫到新加坡分家的陳焜耀,則被動地接手負債3億元的台灣合隆。他沒有埋怨,只想著重振家業,最後不負眾望,合隆在他手中近30年,轉虧為盈,成為年營收50億元的大廠。

一路走來,陳焜耀可謂篳路藍縷,他奔走各國,曾數次被專業經理人背叛,也面臨離職員工另起爐灶跟他搶生意,以及分家後的人情冷暖。

因為歷經太多,因此陳焜耀深感傳承的重要,2003年就把22歲的陳彥誠叫進合隆工作,兩年後讓他到冰天雪地的黑龍江蓋廠,又隔兩年,再派他到日本,設立日本合隆公司。

2008年受金融海嘯衝擊業績,為了紓壓,父子結伴跑超馬,2014年一同征服撒哈拉沙漠、中國戈壁沙漠、智利阿他加馬沙漠、南極世界四大極地。每次跑到終點,陳彥誠總會將父親扛在肩上。

這讓陳焜耀突想發覺:「連沙漠、南極這麼惡劣環境,孩子都能助我一臂之力,我還有什麼好顧慮的?我該趁我在的時候幫助他,別像我當年這麼苦……」隔年陳焜耀果真「一封信交棒」。

領導風格世代迥異,吵架在所難免

不到40歲就要扛起重擔的陳彥誠處之泰然:「我不喜歡用壓力形容……真要說累,其實是跟父親的爭執,」他點出,飽受風霜的爸爸,為了讓他少走冤枉路,總忍不住提點,難免讓他覺得在下指導棋,「所以我們很常吵架。」

陳彥誠對陳焜耀的管理風格,亦見解不同:「我父親是強人型領導者,但現在環境和公司規模跟過去不同,我比較像僕人式領導、帶團隊合作。」

言談間,不難嗅出合隆兩代間迥異的管理風格與溝通的盲點。被稱「年輕少董」的陳彥誠也知道「權位愈高,聽力要愈好」,他努力拿出成績單,證明能獨當一面。全台唯一可依消費者需求,提供不同重量、暖度、表布,甚至不同羽絨選擇的客製化寢具「合隆羽藏」,就是他接班後的一大戰績。

但不論兒子怎麼跟他吵,11月1日陳焜耀出席「華人企業領袖遠見高峰會」,分享傳承經驗時,他的結語是:「每次不論爭執什麼,我的最終一句話就是『I love you, my son.』!」


關鍵字: 人物專訪傳產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