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號

半導體業陷困〉長期受制於人 僅能仰賴進口

晉華遭經濟間諜罪起訴 大陸DRAM恐停擺五年

文 / 陳育晟   攝影 / 張智傑   2018-11-30

晉華遭經濟間諜罪起訴  大陸DRAM恐停擺五年


長期以來,中國半導體產業先進技術、設備,都掌握在美國廠商手中,只能仰賴進口,因而被列入「中國製造2025」發展重點。但中美貿易戰火未歇,中國半導體大廠又被美國盯上,這次連台灣都受到波及。

缺芯(半導體),一直是中國大陸的最痛。先進技術、設備掌握在美國廠商手中,使大陸業者只能不斷進口,去年進口額已逾2600萬美元(約台幣8兆),約是去年台灣GDP(國民生產毛額)總值17.44兆元的一半。

其中大陸的DRAM記憶體市場,95%由韓國三星、SK海力士及美國美光掌握,是大陸最受制於人的領域,被列入「中國製造2025」發展重點。

然而,一起竊密案,可能全盤打亂大陸DRAM的發展布局。

美光祭出經濟間諜罪 追訴聯電

11月5日,美國司法部罕見措辭強烈的聲明,宣布用經濟間諜罪起訴台灣聯電、大陸福建晉華,以及三位台灣人,理由是「涉嫌共謀竊取總部位於美國愛達荷州的美光半導體公司的營業祕密。」

這三個台灣人分別是55歲的陳正坤、42歲的何建廷、44歲的王永銘。目前都在晉華及聯電任職。

這並不是聯電第一次遭起訴。早在去年9月,王永銘、何建廷和聯電,就曾遭台中地檢署以違反營業祕密法起訴。

從基層做起的陳正坤,最早在南亞科擔任工程師,1995年轉戰力晶,從無到有打造力晶DRAM王國,助力晶成為台灣DRAM一哥。業界形容,如果力晶執行長黃崇仁是敢築DRAM大夢的人,陳正坤就是圓夢的最大功臣。

2006年底,力晶宣布與日商爾必達合資瑞晶電子,陳正坤成為瑞晶第一任總經理。無奈後來DRAM產業不景氣,爾必達、力晶相繼宣布破產,瑞晶2012年轉賣給美光,陳正坤也順勢成為美光台灣分公司總經理。

2015年7月,陳正坤跳槽聯電。正逢大陸大基金(國家集成電路產業基金)一期砸人民幣30億元成立福建晉華,想建立DRAM供應鏈,陳正坤遂協助雙方協商合作協議,由晉華提供資金,聯電負責技術,研發成果雙方共享。

陳正坤也以聯電執行合作協議的負責人身分,成為晉華總經理。在DRAM產業打拚25年,見證產業大起大落的他,怎麼也想不到,會捲入一場前所未見的美中侵權訴訟風暴。

根據美國司法部起訴書,陳正坤到聯電後,從老東家台灣美光招募不少員工,包括此次另外兩位被告—何建廷、王永銘。

兩人跳槽聯電時,聯電正面臨32奈米DRAM研發瓶頸。台中地檢署起訴書寫著,何建廷2015年跳槽聯電後,「複製在美光工作期間掌握的機密文件,帶往聯電南科辦公室」。

台中地檢署偵辦後指出,王永銘在2016年4月離職美光前夕,利用品質工程部副理職權,逕自讀取美光DRAM的製造方法和營業祕密,並帶至聯電,助聯電與晉華不到兩個月就突破瓶頸,順利開發32奈米DRAM。

為此,美光去年2月至台中地檢署向聯電與離職員工提告,並在去年12月在美國提出民事訴訟。

聯電控訴美光子公司 侵犯專利權

今年1月,聯電也展開反擊,向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遞狀,控告美光旗下子公司產品侵害聯電在大陸專利權。

7月,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批准初步禁制令,限制美光子公司在大陸製造、銷售、進口指定產品,形同旗下的DRAM、NAND Flash(快閃記憶體)必須退出大陸市場。

四個月後,美國司法部以經濟間諜罪起訴聯電、晉華和三個台灣人,還感謝台灣政府協助調查。這是史上第一次有台灣企業遭經濟間諜罪起訴。

三人最重恐被處15年徒刑和500萬美元罰款,而聯電最高將被罰200億美元,遠超過其市值。

對此,聯電很不服。「社會上有個錯誤印象,認為聯華電子沒有任何DRAM的知識或經驗,這是極端的不實,」聯電隨即發聲明稿強調,聯電早就擁有32奈米DRAM技術,不必向美光竊取。

連向來低調的矽品董事長林文伯也站出來為聯電說話,強調聯電和晉華的合作,DRAM還沒生產就被告偷竊機密,「沒有犯罪的事實,卻被說成犯罪,政府不應迎合美方,並處罰台灣公司。」

處罰「未遂」 提告意在殺雞儆猴

不過,聯電和林文伯的說法,恐怕在美國法庭站不住腳。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特聘教授林志潔分析,經濟間諜法處罰「未遂」,也就是未必要偷到機密,也未必要派上用場,有竊密的行為就觸法。因此,提告是「殺雞儆猴」的成分居高。

一位分析師指出,經濟間諜罪對企業罰款最高可到200億美元,但應不會罰這麼重,「你(聯電)倒了,他拿不到錢,(對美國)沒意思。」

但至少,這一次就是要告訴台灣企業,不要再成為大陸企業竊密的後門。林志潔說,「美國聯邦檢察官一向是policy oriented(政策導向)」,這次的起訴,意在告訴台灣半導體業者,「若再把美國機密技術輸往大陸,絕不輕饒。」

而晉華,在被美國以經濟間諜罪起訴前,更被美國商務部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

「只要公司被放在那個list(清單),所有美國公司都不能跟你做生意,一被放上去就完蛋,更可怕的是還不能上訴,」一位國內半導體大廠法務長說,晉華的設備都得向美國買,現在形同斷貨,無法營運。遭美國司法部起訴後,更是雪上加霜。

聯電也證實,為晉華開發DRAM技術建立的近400人團隊,目前已全數中止所有開發計畫。

即便韓國三星、SK海力士也擁有大陸想要的DRAM先進技術,市占率比美光更高,但現在中美在打貿易戰,韓國也不敢亂動。

情況演變至此,晉華背負幫大陸建立起DRAM技術自主夢,原訂今年9月量產,如今遙遙無期。

而聯電沉寂20年後,透過收購日本三重富士通股權、子公司和艦在上海A股上市計畫,股價在今年6月一度逼近20元,營運漸入佳境。但官司案後,已跌回10元上下,傷痕累累。

業界盛傳,大陸另兩家發展DRAM大廠—合肥長鑫、睿力集成電路,也和美光有離職員工的訴訟,極可能成為下一個晉華。IDC致能技術及半導體部門計畫副總經理瑪利歐‧莫里萊斯(Mario Morales)說,若一旦成真,大陸發展DRAM的腳步至少原地踏步五年。

關鍵字: 經濟國際財經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