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號

放寬金融、汽車業限制 吸引外資

中國進入大進口時代 向全球敞開內需大門

文 / 邱莉燕   攝影 / 張智傑   2018-11-30

中國進入大進口時代  向全球敞開內需大門

首屆進博會上,產自斯洛伐克、一種「會飛的汽車」引爆參觀熱潮。



第一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閉幕,交出亮麗成績,宣告中國邁入「大進口時代」。政策上也接連宣布鬆綁汽車業、金融業管制,積極向全球外資招手。

為了參加中國第一屆國際進口博覽會,德國瓦德里西科堡公司(Waldrich Coburg),動用了27個貨櫃,千里迢迢把一個200噸的龍門加工中心、被稱為「金牛座」的龐然大物,運到了上海。

這個冷冰冰的機器,一點也不美,只因為是展覽會中噸位最重的產品,排入「進博會九大之最」中,而得到很好的媒體宣傳,竟然讓它在中國家喻戶曉。

參展的第三天,高近三層樓的「巨無霸」就賣出去了,神祕買家是一位來自江蘇無錫的民營企業,財力雄厚,悄無聲息地便把售價400餘萬歐元的昂貴工具機,納為囊中之物。

瓦德里西科堡公司不但不必再大費周章把設備運回德國,還有機會接到更多大陸訂單。瓦德里西科堡首席代表劉中柏十分開心說:「原來我們要到處去找客戶,現在進口博覽會幫我們拉來了很多潛在的客戶。」

「金牛座」的售出,也暗示著其他參展的企業:「中國的生意變好做了!」

2035年中國進口總額 有望追平美國

這正是首屆進博會企圖想要說服全世界的一點:中國開放的大門將愈開愈大了。根據中國商務部預測,如無意外,中國的總進口額將在2035年追平美國,甚至超越美國。

預見中國即將從出口大國變成進口大國,吸引看重大陸內需市場的外資,紛紛加碼中國。

例如,美國化工大廠杜邦宣布將投資逾8000萬美元,在江蘇省張家港市興建全新的製造基地。預計2020年落成投產,並於2023年內完成擴建。

「我們看到特種材料在中國和亞洲市場具有極大的增長潛力,該項投資充分體現我們對這一市場的承諾,」杜邦交通運輸與先進材料事業部全球總裁石睿(Randy Stone)說。

福特汽車則於10月宣布全面重構中國和亞太區業務,福特中國全面升級為總部直管。

「現在,福特有機會在中國成長為一家偉大的公司,」福特汽車執行董事長比爾•福特(Bill Ford)在公布福特汽車「中國2025計畫」時表示。

日本自動化大廠歐姆龍,也是在進博會舉辦的當下,宣布了對中國的重大投資案。計畫投資10億日圓,增設歐姆龍上海有限公司二期工廠。

「重要的事說三遍!」習近平在2018年的達沃斯論壇、亞洲博鰲論壇和進博會,清楚明白反覆宣告全世界:「中國會更開放。」從種種舉措來看,2018年的確可以說是中國的再次大開放之始。

開放汽車產業 外資持股比例限制

再如規劃年產50萬輛純電動車的特斯拉超級工廠,2018年7月正式落戶上海臨港地區,上海工廠將是特斯拉在美國之外設立的首個超級工廠。特斯拉創辦人兼CEO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為此特地飛了一趟上海。

這將是上海有史以來最大的外資製造業專案,工廠面積廣達1200畝。值得特別注意的是,它是獨資。這在過去幾乎不可能。

接著10月,中國車壇又出現一個震撼彈。BMW集團和中國華晨汽車集團的合資公司,協議雙方的持股比例將由之前的50∕50變更為75∕25,BMW變大股東。

一切改變,源於2018年6月中國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發布的新措施,明定了汽車領域對外開放的路線圖和時間表,其中一項是逐步取消外國的汽車企業進入中國市場的股比限制。

美國的特斯拉汽車和德國的BMW集團,先後成為中方放寬政策後的第一批受益者。

「你可以看到,中國這次的開放,比以前力度都大,」一位旅居大陸20年的台商說。

汽車開放不只如此。7月時,中國又下調了汽車及零部件進口關稅,目前中國整車的進口關稅平均稅率為13.8%,零組件為6%。

放寬金融、保險業緊箍咒 招攬外資

另外,金融領域的開放程度,更是「史無前例」。

中國端上這道金融業開放的大餐,「前菜」是取消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外資持股比例限制,「湯品」是允許外國銀行在中國境內同時設立分行和子行,「主菜」是開放外資經營保險代理、信託、金融租賃、汽車金融、貨幣經濟、消費金融等,「甜點」則是取消保險公司設立前須兩年代表處的要求等。

「我感覺中國金融開放的步子,是愈走愈快,」新加坡星展銀行中國董事總經理華鷹,十分認可中國此番大幅放寬金融業的緊箍咒。

他回想,2007年星展銀行在中國註冊法人銀行的時候,因為業務的品種受限,他感覺外資銀行在中國很難跟中國本土的銀行競爭。「論資產規模,連中國第三流的中小銀行都比不上,」華鷹說。

直到2010年,人民幣開始國際化進程,人民幣升值,中國企業開始到境外進行收購兼併,這才讓華鷹感覺到外資銀行的機會多了很多。原因是中資銀行的網點布局,在境外的布局相對比較少,外資銀行才有用武之地。

「外資銀行在中國發展的瓶頸,主要還是進入的門檻,」華鷹總結說。

如今,十多項新政涉及外資銀行、保險、證券、基金等行業的市場准入開放和業務範圍擴大,前所未有,改變了舊有格局。

「外資銀行在未來的幾年,我覺得會加大在中國投資,」摩根大通董事總經理、亞太地區副主席李晶有信心,未來的數年,中國應該繼續開放。

種種「開放宣言」、利多政策,讓外國人在中國做生意變得比以前容易,不禁令人疑惑,中國這次為什麼突然這麼開放?

「其實是以開放促改革,」財新智庫莫尼塔研究董事總經理、首席經濟學家鍾正生指出,中國一直靠開放來促進製造業、服務業升級,促進政治體制改革,這次也是同樣的思惟:「與其消極的應對,還不如積極地開放。」

進一步開放,已被定調為中國應付經濟內外交迫的一張好牌。只是,中國要的是「完全按照自己的步調走。」

關鍵字: 金融經濟國際財經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