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X《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徐若瑄專訪

扮醜素顏也做到極致!徐若瑄:演員本來就不該有形象包袱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8-11-22

扮醜素顏也做到極致!徐若瑄:演員本來就不該有形象包袱


甜美笑容、親切嗓音,充滿自信的神情和氣場,這是徐若瑄帶給許多歌迷、影迷的第一印象,不僅創作、演唱的歌曲總是有撫平人心的溫柔,那扣人心弦的演技,也能帶著你我體會不一樣的純粹,追求完美的她,冀望讓自己的表演永遠處在最好的狀態,她敬業、沒有架子,就連在《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的演出中,她完全不吝惜扮醜、素顏,只為呈現故事的初衷。

《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是徐若瑄第一次主演的鬼片,怕鬼、怕被嚇、也從來不看任何鬼片的她,對於這次演出可是準備給自我更大挑戰,「媽媽本來很擔憂,怕演出這樣的片子不太好,後來是在請示過王母娘娘後,得到祂的指示才安心。」

徐若瑄強調,「一直來都想在演員的身分上有所突破,所以非常珍惜有演出恐怖片的機會。」

故事描述,刑事組警官阿忠帶著一樁離奇的滅門血案找上虎爺乩身志成(鄭人碩飾),志成決定對兇嫌執行驅魔儀式「炸魔神仔」,未料棄置的吳郭魚屍嘴中竟吐出一條遭附身的小魚,被男孩家豪撿回家飼養。一連串的怪事隨即開始發生,母親雅惠(徐若瑄飾)更是舉止怪異,陷入瘋狂。

為拯救母親,家豪向虎爺求救,他們原以為化解了人面魚的怨念就能阻止這一切,沒想到更難解的仇恨,正潛伏在森林裡等著他們……

完全擺脫「女神」形象!演活低潮的悲苦

在電影中,徐若瑄以一種極其壓抑的狀態,詮釋面臨種種低潮和難題的女性,那種憂愁的情緒彷彿暗無天日,但她又能從潛移默化的轉折中,在低落意境表現歇斯底里的感慨,儼然人性的深刻悲苦,令人驚豔。

值得注意的是,她飾演精神狀態極差的鋼琴家,近乎發瘋的演出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徹底擺脫「女神」包袱,「我是靠著電影中舒伯特(Schubert)的曲子《魔王》,幫助完整地融入悲觀的情緒中。」

她分享,為了練好這首曲子,她把歌曲理解地滾瓜爛熟,不僅把德文歌詞意境融會貫通,也從那富有層次的旋律中,深刻感受其意境,「這歌曲中本身有四個角色、四種不同的情緒在走,我一到片場就是先聽這首歌,然後想像自己就在故事中。」

練鋼琴到「走火入魔」 只為讓指法滾瓜爛熟

而為了彈奏好這首曲子,徐若瑄苦練了三個月,而專業的鋼琴手要真正彈好《魔王》,少說也要半年的時間,「但對我來說,我希望電影在拍攝時畫面是完美的,不是自己假裝在彈,但手的畫面卻是分開的,這是我對自己的要求,我不希望因為自己的關係,讓故事呈現有不必要的遺憾。」

於是乎,這個完全不在導演要求範圍裡面的苦練,就在她連合約還沒開始簽時就著手進行,「我在新加坡請了一個老師、在台灣也請了一個老師,幾乎是一有空閒的時間,都是聚精會神的在練習,練琴這件事情令我非常地焦慮和緊張。」

徐若瑄坦言,練琴這件事情,其實是她拍戲前最辛苦的一段,為了要把手勢、指法達到爐火純青、滾瓜爛熟的階段,幾乎在小孩子睡著的時間,就是拚命在練琴──甚至在餐桌上、飛機上也是在熟悉指法,「旁邊的人可能覺得我精神有問題吧!」徐若瑄笑說。

深刻投入角色:「看到徐若瑄,我就重演」

在電影中,劇情往往為了不同鏡位、角度的取景,她一場鋼琴戲就必須詮釋十幾場相同的神韻,也要在逐漸著魔的過程中,讓自己更詭異、猙獰、瘋狂,「其實我彈到手指頭後來是整個黑青的。」

然而,戲裡頭的黃雅惠對觀眾來說新鮮,對徐若瑄自己本人也是個沒有「本」可以依據的人物,因此,如何透過表演幻化這人物獨一無二的魅力,是她必須努力塑造、演活的能耐。

徐若瑄說,「我和導演討論了好多次黃雅惠的故事,希望從深度的對談中,讓我們抓出她該有的個性和特質,我甚至還演了不同情緒的設定給導演看,不論是入魔的程度、被外靈入侵了幾分,都能從微妙的肢體、眼神間,強調那一點點保留的人性。」

她還自己定義的那樣的狀態,「臉是魔、身是人、走路速度是殭屍。」

她強調,「我不希望任何人在劇中看到任何徐若瑄的影子,我就是黃雅惠,我不應該有徐若瑄的樣子!有的話我就重演。」

表演不該有包袱!自爆曾真的被附身

於是,觀眾可以在那截然不同的情緒氛圍中,徹底體悟到徐若瑄被附身的狀態,然而,現實生活中她也曾真的被附身。

徐若瑄透露,「十幾年前參加一場公益賑災活動後,第一次感受到被外靈入侵,總覺得身體不是我自己的,而且頭常常無緣無故歪向一邊。後來病情更加嚴重,越來越無法控制我的身體,還會開始莫名大哭,感覺身上很多累贅,一直想把衣服扯掉。」狀況持續了一段時間後,家人也無計可施,徐若瑄還意識到身體並不屬於自己的。

後來徐若瑄的媽媽找來專門除靈的老師,與她身體裡的靈體好好溝通後,才解決被附身一事。事後除靈老師告訴她,「這個靈體是徐若瑄的粉絲,因為一場意外遭石塊砸到頭而過世,所以妳才會常常頭歪一邊。」幸虧這個靈體附身是來尋求幫助的,並沒有害人之心。

徐若瑄分享,對於演出,她一直覺得演員不應該有形象的問題,更不應該有所包袱,「演員的身體從頭到腳都應該是表演的工具,只要在安全合理範圍內,挑戰愈大愈好,這是最值得期待的事。」


關鍵字: 電影人物專訪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