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獎6項大獎入圍、時代洪流下的悲劇和省思

《暴雪將至》:我都醒了,你還在作夢。

文 / 魯皓平      2018-11-12

《暴雪將至》:我都醒了,你還在作夢。


1997年至2008年,短短的10年間,中國社會起了極大的變化,傳統工廠的轉型、丕變,到物聯網的興起、奧運之舉辦,這歲月中的物換星移,堪稱是變革改造的一大縮影,當現代化的衝擊成了過往窠臼的拉扯,那一段段無奈,是許多小人物無法適應的悲歌。

《暴雪將至》故事背景建立於中國湖南,在20世紀90年代,衡陽的國有大中型企業紛紛步入困境,勞工沒落、自動化產業興起。當時,天氣預報中一場百年不遇的暴雪即將侵襲此地,人心惶惶時,驟然發生了一起殘忍的連環殺人案。

金馬55 X《遠見》專題報導

一心想進入體制內的保衛科幹事余國偉(段奕宏飾)渴望藉此機會,一展自己頗為得意的「神探」技能,並破格進入體制內成為真正的警察及模範。面對探究真相的慾望與燕子(江一燕飾)的感情,余神探卻愈陷愈深,付出的代價也愈來愈大。然而宿命有因果,萬事皆有定數……

他發現,追求破案的惶恐讓他的人生慢慢走進低谷,緝兇成了他實現自我的最後希望。

本片以絕佳的意境、扣人心弦的省思,張狂出許多時代洪流下的悲歡離合,在2018第55屆金馬獎當中,共入圍6項大獎,包含最佳新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原著劇本、最佳美術設計、最佳造型設計、最佳音效。

《暴雪將至》是新導演董越的首部長片,《烈日灼心》主角段奕宏獨挑大樑,概念深受奉俊昊《殺人回憶》影響,透過犯罪懸疑類型來觀照一個時代的終結,講述一個發生在中國土地上,和每個人的生活與命運都環環相扣的故事。

事實上,《暴雪將至》充斥了滿滿令人咀嚼再三的省思,這讓在傳統犯罪片型的包裝下,更迸發了人性底層的深意,它背景建立於冷調的色彩下,紛至沓來的雨水和冷冽,令觀眾由衷地不寒而慄,加上幾幕精彩的動作戲碼,著實充滿震撼。

段奕宏的角色在片中充滿熱情、衝動、幹勁,人格崇尚暴力、迷戀罪案,夢想成為編制內的刑警,一心想偵破連環女屍案成為「神探」。他詮釋地角色個性豐富、充滿理想卻懷才不遇的遭遇,讓整個人物充滿了魅力。

該片對大時代背景下小人物命運的描述與詮釋,儼然讓人重回那個時代的過往,道出了許多社會問題,展現了想法和能耐。


關鍵字: 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