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大戰下的歐洲兒童 比利時小女孩問媽媽:

德國人偷,為什麼我們不能偷?

文 / 蔡筱穎      2018-11-12

德國人偷,為什麼我們不能偷?

本照片非當事人,僅為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11月11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簽署終戰協議一百週年紀念日,包括美國總統川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丁在內的70多國領袖,在巴黎凱旋門參加紀念典禮,法國總統馬克宏在致詞時敦促各國領袖不要忘記這場人類史上的屠殺戰爭,共同為和平而戰。

法國的紀念活動已從一星期前開始,並舉辦為期三天的和平論壇紀念活動,希望通過首屆的和平論壇呼籲世人汲取一戰帶給人類社會巨大災難教訓,為多邊主義注入新元素,對抗逐漸抬頭的民粹主義和單邊保護主義,取得具體維護世界和平的新建議。

大人莊嚴肅穆的紀念一次世界大戰,法德藝術文化台(ARTE)的青少年節目中則播出包含8個故事在內的「大戰中的小手」系列紀錄片中的一集,這個系列是以經歷一戰的歐洲青少年的觀點來看一次世界大戰,為重現事實,導演以信件和日記,歷史紀錄片影像以及劇情片形式和動畫,製作出給青少年觀看的歷史紀錄片。

影片一開始就以紀錄片影像說明,一戰至今已一個世紀,當時德國軍隊的野蠻酷行禍及包括孩童在內的所有人。幸而彼時許多孩童正值讀寫年齡,得以書信和日記方式寫下他們的遭遇,見證這段歷史。這部影片就是比利時荷蘭邊境一名13歲女孩Justine的真實記載。

Justine的日記寫道,「媽媽說,你不能偷竊,即使你很餓,也不能偷不屬於你的東西。」劇情片以此段日記開頭,鏡頭拉向幾名比利時鄉下的女孩在玉米田撿拾收割後被丟棄的半腐爛玉米,「我沒有偷,我只是在清理玉米田。」一名德國軍官騎馬經過,大家棄玉米而逃,只有Justine仍緊抱著玉米逃回家。

然後是以紀錄片和動畫介紹一次世界大戰德國攻佔比利時的歷史,德軍採取施里芬計劃(Schlieffen Plan),取道盧森堡和比利時進攻法國後方,比利時國王阿爾貝一世(Albert I)以「比利時是一個國家,不是一條大道」拒絕德軍入境,並以海水倒灌疆土,阻礙德軍行進。

德軍搜刮Justine家所有鋼鐵用品,連弟弟的鉛製玩具都不放過,還以偷竊罪名逮捕Justine送勞改營,她母親以兩天內會交出2000法郎的條件,請德軍暫時放過Justine。紀錄片則講述德軍侵占比利時後的暴行,從牲畜到棉被的全面掠奪,甚至捕捉人質工作,並燒毀村莊殺死反抗民眾。

Justine反駁母親的教訓,「德國人偷我們的東西,難道我們什麼都不做嗎?太不公平了。」趁母親外出籌錢時,她決定穿過邊界的電網到荷蘭賣弟弟的玩具兵。紀錄片此時介紹荷蘭當時收留比利時難民,難民村甚至有學校電影院和劇場。德國則於1915年起在荷比邊界裝置200公里的電網,一般農民不認得這種電流設備,導致上千人喪生。

Justine和紀錄片裡的人們一樣,用木片或放陶瓷在鞋裡通過電網。她在難民村的買賣是幫帶家信回比利時寄送而獲得2000法郎。紀錄片說明帶信的風險是間諜罪,英國護士曾因此遭致死刑。

Justine回到家時,母親正要被帶走,紀錄片強調,德軍的殘酷暴行激起民眾必須要打倒他們的意志。整部影片結束在她寫日記的心情: 「寄信是一種責任,也是一個危險動作,卻是誠實的,也許可以終結這場戰爭。」

百年戰爭已成遙遠歷史,現代影像革命重現戰爭場景,分析青少年經驗,從青少年的觀點了解他們在這場戰爭中的角色和生存狀況,從他們的思維方式解讀戰爭,法德藝術文化台的企圖明顯:讓難以想像戰爭的年輕世代,感同身受並認識這場工業革命影響下,進入現代化的首場戰爭。

(內容僅反映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鍵字: 時事全球焦點政治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蔡筱穎

蔡筱穎

曾任中國時報、中央社駐法國記者、文化部駐法國巴黎文化中心主任。

專欄介紹

蔡筱穎
曾任中國時報、中央社駐法國記者、文化部駐法國巴黎文化中心主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