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群人自願賣掉身分 打零工、泡網咖、睡大街

大陸發財夢破滅,狼性青年淪為「三和大神」

文 / 邱莉燕   攝影 / 蘇義傑   2018-11-06

大陸發財夢破滅,狼性青年淪為「三和大神」

「三和大神」是中國深圳的三和人才市場中,一群人的統稱。圖片取自網路



一提到深圳,人們總是浮現繁華之都、創新之城的印象。這個有著1200萬人口的「中國矽穀」,是中國最大的出口城市,也誕生了騰訊、華為、大疆等許多馳名世界的高科技企業。

令人想不到的是,在這個全球城市經濟競爭力排名第六的城市裡,距離市中心以北10多公里的地方──三和人才市場,居然有一大群中國底層青年的生活和工作,是你從未想到的一種生存方式。

他們生活頹廢,工作一天玩三天,沒錢睡大街也無所謂,過著不想奮鬥的人生,與中國習見的「狼性社會」形成鮮明對比。

「暗黑世界」的故事,還吸引日本NHK電視台前來拍攝紀錄片《三和人才市場:中國日結1500日元的年輕人們》(三和人材市場~中國・日給1500円の若者たち~)。在日本上映後,瞬間引起日本人圍觀。在中國播出,更在豆瓣電影獲得8.4的高分,如此高的評價在紀錄片類型中十分罕見。

圖片取自網路

三和人才市場,是位於深圳龍華的一處大型職業介紹中心,每天有上千名農民工的第二代來這裡找工作。

問題是這裡最受青睞的工作竟是臨時工,特別是工作8、9個小時、日薪100元人民幣(約1500日圓)的類型。在這裡找工作的人價值觀不太一樣,他們早已放棄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

畢業於技校的小彭,18歲被學校送到深圳,一開始每天上班10多個小時。做了幾年後,受不了就去富士康上班;但在富士康的流水線,一天要裝配近3000台蘋果手機。做了幾個月,覺得對工作再也沒有熱情就辭職了。

經歷了一段長期打工的歲月後,小彭覺得對人生好像沒有夢想了,就開始只打一天工的生活,能餬口就行。工作一天拿到日薪後,就鑽進網咖消磨,等沒錢再出來工作。日薪零時工也不是時常有,身無分文時,只好睡大街,以天為被,以地為席,不羈生活最大的風險是很容易被員警抓。

這是典型三和人的日常狀態。

圖片取自網路

這些背井離鄉的年輕人,長期處於沒錢又不想做固定工作的狀態。最後,精神境界達到一定「高度」,對生活質量也沒有了追求。能挨得住餓、又能在馬路說睡就睡的人,在當地被稱為「三和大神」。

三和大神的生活,呈現著匪夷所思的極端。

晚上住在一晚5塊錢人民幣的床位,床直接鋪在地上,跟10幾個人一起當室友;吃的是傳說中的「掛逼面」,加蛋5塊人民幣,不加蛋4塊人民幣。掛逼一詞,是三和人使用頻率最高的詞語之一,用來形容那些身無分文、走投無路的人。但領到薪水後,立刻到網咖報到,把錢全花在玩電動、買網遊寶物上,一點也不想改善自己的生活品質。極度缺錢的時候,甚至去借網貸,年利率達30%,結果就是負債累累。

當地十分流行一種生財之道,把身份證和銀行卡借給別人洗錢,抹掉自己在社會的公民身份,搖身一變成為空殼公司的法人,相當諷刺。

一位深圳仲介公司的員工總結三和大神有三大特徵:

第一,懶,不願意工作;第二,髒活累活不願意做,工資低了也不做;第三,今日有酒今朝醉,過著即時行樂的生活;

有人評論,三和大神們沒有榮耀、尊嚴,也沒有愛情和婚姻,心安理得過著失敗的人生,習慣墮落。

圖片取自網路

三和大神的故事,折射出中國社會的一種悲涼。

若仔細分析三和大神的背景,他們大多是中國第一代農民工進城打工後、被留在家鄉的留守兒童。他們多出生於1990年代以後,由於網路發達有了更廣闊的視野,卻因在鄉間長大沒有得到很好的教育。當他們沿著父輩的腳步到大城市打工,通常也無法像父輩那樣任勞任怨的辛勤工作,於是,能力不足與無法吃苦,最終將他們的理想和追求吞噬乾淨。

那些滿懷致富夢想來到深圳打工的年輕人,發現再怎麼努力,依然無法改變生活的面貌,看不到的未來,為什麼要拼命去追求?希望漸漸變成失望,甚至是絕望。

當貧富差距愈來愈大,努力改變命運也變得愈來愈難,這就是三和大神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的內在原因。

三和大神之所以在中國引發廣大共鳴,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種現象已不僅僅局限在第二代的農民工,近來在中國流行的「佛系青年」「低欲望社會」等群體,或多或少也反映階級流動的困難。究其本質,何嘗不是一種消極無聲的反抗?

關鍵字: 兩岸要聞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