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X謝盈萱專訪──劇場女神的亮眼魅力

《誰先愛上他的》謝盈萱:人生沒那麼長,給自己太大壓力更沒幫助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8-11-03

《誰先愛上他的》謝盈萱:人生沒那麼長,給自己太大壓力更沒幫助


渾然天成的演技、掌控全場的氣勢,人稱「劇場女神」的謝盈萱,有著令人驚艷的舞台劇架勢,她總是能在細微的表情醞釀間抓住情感,更在那奔放的肢體間詮釋能量,只要有她在的表演就是種溫暖,觀眾也能陶醉在那氛圍中。

從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出身的她,從小就對表演有著濃厚的冀望和情感,多年來的劇場歷練,底蘊她對演技的著墨和昇華,更在首次擔綱女主角的《誰先愛上他的》中,獲得第20屆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目前更以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姿態,成為5名入圍者中唯一的台灣人。

金馬55 X《遠見》專題報導

在今年第55屆金馬獎入圍的名單中,台灣電影《誰先愛上他的》以氣勢最旺的8項入圍成為今年台片最備受期待的黑馬,雖然是小品作品,但那滿溢的溫情和觸動人心底層思緒的感慨,勾勒出你我最深刻的體悟。

《誰先愛上他的》共入圍最佳劇情長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新導演、最佳新演員、最佳原著劇本、最佳剪輯、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等8項肯定,在曾編劇過《流星花園Ⅱ》、《光陰的故事》、《我可能不會愛你》、《植劇場-荼蘼》的王牌編劇徐譽庭執導下,有著更扣人心弦的震撼。

初次執導的徐譽庭本次除了再度擔任編劇,她也運用過往在劇情片上的能耐,交織出愛與恨的澎湃,在那一段段愛情、親情、友情的迂迴流轉中,道出你我從不願面對,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啟齒的「真愛」。

如果丈夫的外遇對象是個男的?

《誰先愛上他的》故事描述,3年前丈夫離家出走、95天前丈夫去世,劉三蓮(謝盈萱飾)這才發現丈夫保險的受益人,竟然從自己的兒子(黃聖球飾)變成了一個叫「阿傑」(邱澤飾)的男人。憤怒的劉三蓮只好帶著兒子以及她那奧斯卡等級的誇張演技,直衝阿傑家,上演了一齣孤兒寡母的悲情劇碼。

然而,阿傑在俊美的外表下卻有個險惡的心,竟然死皮賴臉的從頭到尾裝瘋賣傻,讓「正義」這一方的劉三蓮,既憤怒又崩潰,誓死也要搶回丈夫的保險金。

她沒料到的是,這個她口中嚷嚷的「小三」,卻有著不為人知的過往,隨著和青春期兒子之間的衝突、不諒解,到抽絲剝繭後窺探出的祕密,一場從沒想過的情節,正以含苞待放之姿茁壯……

本身就關注女性議題 也盡情為其發聲

在電影中,謝盈萱主演的劉三蓮是個歇斯底里又有強迫症的家庭主婦,她生活簡單、樸實、一心只想要孩子好,卻在丈夫過世的偶然驟變中,發現她從來不曾面對過的真相──突如其來的轉折令她崩潰,孩子青春期的叛逆,更讓她成了頓失重心的依靠,她懷疑這一切的考驗,是否為謊言鋪陳的假象?

謝盈萱的角色,與你我心中再熟悉不過的家中老母有著八九不離十的模樣,她雖然平凡無奇,但對孩子有著無比高的冀望和想像;雖然叨叨絮絮,心底卻有著無比呵護的心和愛意──外表看不到的,是她最縝密和細膩的心。

她分享,她自己本身很喜歡關注──當女人原本是女人時,最終蛻變為母親後的改變──更特別對女性議題非常在意,「對於女人,失去自我是件很恐怖的事,這可能是來自於對另一半的無能為力、自責、壓力,進而會把這個狀態投射到孩子身上,也能從生活中窺知一二。」

社會的無形縮影 背負著價值觀的期待

而之所以能把這樣的角色演繹地活靈活現,是謝盈萱汲取生活中不同母親的面貌,「她的故事是身邊的一條線,當然並非是全貌,但我擷取其中不同的樣子,再放到角色中。」

她坦言,一開始要演出如此情緒豐沛的人物時,其實有猶豫過那樣奔放的情緒適不適當,然而,在演出時,她其實也沒有去想對或錯,而是依照導演徐譽庭的指令「說故事」,像是貪小便宜的姿態、拿東西的手勢、刷馬桶的動作等,都是塑造角色獨一無二的方式。

謝盈萱有感而發的說,《誰先愛上他的》其實就是這個社會上令人無奈的縮影,而且它就確確實實地發生在你我隨時都能接觸到的生活當中,「這是關於一個人,他必須背負著社會賦予給他的價值觀念或邏輯,使他必須成為一個傳宗接代的人,甚至拉完全不知道的人下水、過著不同的生活。」

但,錯誤其實不是出自於人,而是來自於這個社會,「電影是用很幽默的方式在講這個議題,它用一個轉換的方式,讓人體悟到生命狀態並不是只有痛苦。」

舞台劇到大銀幕歷練 迸發更多精彩亮點

雖說有多年的舞台劇歷練,謝盈萱還是直呼在大銀幕的戲劇演出方式,和她以往習慣的技法有很大的不同。

「兩者的演出真的完全不一樣!」她笑說,「無論是情感投射範圍或表演方式的差異,舞台劇跟戲劇真的有很明顯的不同。」

好比說,劇場內會有幾十位至幾百位的觀眾,妳任何一個小小的細節、眼神、肢體、動作,妳都要有意識自己是在舞台上,享受著來自觀眾的注目,「因為沒有鏡頭的揀選,整個人所要做的是陶醉在舞台的氛圍,那是很科學的,妳可以自己計算要怎麼表演,根據觀眾的情緒反應做出不一樣的反饋。」

但影像完全不一樣,因為沒有現場的反應,所以妳更要堅定在狀況裡面,不能被任何事情、情感干擾。

謝盈萱表示,劇場演出的幫助就是現場有觀眾,當你發現有任何奇怪的行動時,便會想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你可以改變、也能夠不理會,這就是一個計算。

然而在鏡頭裡,必須要有比舞台上更堅強的意志,畢竟現場只有你跟對手之間的表演,任何超乎對手之外的,都不應該是你的考慮範圍,「必須要有某一種潛意識在裡面,這是個另一門不一樣的學問。」

像是表演時麥克風會貼在不同的地方,這都是表演邏輯上很有趣的一環,也會影響自己用身體告訴別人情緒的狀況,「我還是在習慣這兩者之間的拿捏、對比,事情永遠是兩面刃,端看自己如何詮釋。」

謝盈萱笑說,從舞台劇轉戰大銀幕戲劇的她,近年來獲得愈來愈多獎項肯定,這讓她覺得受寵若驚,也從一開始金馬入圍的爆哭,慢慢轉化為沉浸在入圍的喜悅中,「接下來就看看人生怎麼引導,享受模糊的曖昧時刻,畢竟人生沒有那麼長,給自己太大壓力也沒什麼幫助。」

關鍵字: 人物專訪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