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11月號

從背叛到顛峰

文 / 楊孟瑜        1998-11-05

從背叛到顛峰


專訪林懷民

問:你是很早就成名的小說家,學的又是新聞,自美回國後在政大新聞系教書,但你後來卻選擇成為舞蹈家。如今回頭看來,如果不是當編舞家,你會做什麼?

答:我想如果當時不創辦雲門,我還是會做一些和社會有關的事吧!基於我在六0、七0年代的那種心情,覺得自己可以在社會中做個有用的人,而不只是耗米的人。能參與並改進社會的某些層面,我想這個事情是有趣的。

問:為什麼對你來說,和社會有關是那麼地重要?

答:從小的教育、從家庭到學校的教育,都有影響。小時候父母清楚地讓我們知道:他們給我們很好的照顧,和最好的機會來受教育,但同時他們也期待我們必須是對社會有貢獻的。所以我們從小就已經「中毒」了(笑)。

問:你是世家子弟,父親曾經希望你從政,或像你弟弟走入台灣家庭的「優良傳統」成為一個醫生嗎?

答:當然是。我們都被「編派」好的,你看「林懷民」這個名字,很清楚地代表父母的一個期待。

問:你如何走出這個被「編派」好的傳統路線,而選擇自己的志趣?

答:在我年輕時,大概就是想做什麼,就不管其他的,我就去做。同時也感覺到一些壓力,可是並未考慮很多。或許這就是「生命力」吧!在這一方面,我好像有點潑辣(笑)。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