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11月號

飆舞的巨人:林懷民

文 / 楊孟瑜        1998-11-05

飆舞的巨人:林懷民


少有人像林懷民一樣,在不同的時代,都能成為台灣文化的領先指標。 當他還是個青年小說家,六0年代他撰寫的《蟬》,成功地為那一代年輕人苦悶虛無的成長歷程代言,帶領萬千的青春生命找到出口。 當他創立雲門舞集,七0年代提出「中國人作曲、中國人編舞、中國人跳給中國人看」,言稱中國,實指台灣。在那樣一個徹底西化的年代裡,標舉出自己民族的自信和創造能力,自此綿延影響了台灣的音樂、劇場等文化領域。 當他領導舞團,在八0年代率先展開「藝術下鄉」和本土文化自省,帶動精緻藝術和通俗民間的結合。九0年代至今,一場場戶外公演,秩序井然地凝聚數萬人的感動,締造台灣社會一種新的儀禮、一種嶄新的文化奇蹟。 他與他的舞團更不斷在國際的舞台上起舞狂飆,向世人證明台灣也有逼視全球的文化實力。 「林懷民是亞洲的巨人……,二十世紀偉大編舞家之一,」香港媒體這麼描述他。 「神乎其技,令人目眩著迷,」歐洲的舞評這樣稱許他的作品和舞團。 他是怎麼辦到的?四分之一世紀以來,林懷民如何帶領雲門舞集散發如此傳奇魅力? 「因為我們不能放棄,」林懷民說: 「是台灣造就了我。」

一九九八年夏與秋,林懷民在歐洲飛行,在歐洲的舞台被簇擁著。

七月,在維也納人民劇院推出「家族合唱」奧地利首演。那天維也納出現數十年來從未有過的高溫--攝氏三十八度,古老而美麗的劇院裡沒有冷氣,一千多位奧國的紳士淑女、知識精英、時尚青年,任汗水滲濕衣襟,全程聚精會神地欣賞林懷民問世約一年的新作--一個以舞蹈、幻燈影像和口述訪談共同譜成的台灣百年庶民史。落幕之後,全場觀眾起立鼓掌,掌聲歷十五分鐘不歇。

十月,在德國烏波塔歌劇院參加舞蹈名家碧娜鮑許創團二十五周年慶藝術節,演出「流浪者之歌」。結束時,雲門謝幕達十八次,德國觀眾淚流復流連,「整個劇場莊嚴一如教堂,前後約十分鐘,沒有任何一個觀眾離席。」

林懷民把自己、把雲門、把台灣,放到了世界舞台的版圖上、國際藝壇的金字塔端。

選擇「乞丐做的事業」

這位才華洋溢的藝術家出身嘉義新港世家,對於舞蹈的喜好,源自五歲那年隨父母去看了一部經典芭蕾影片「紅菱艷」。在台中一中念初中部時,又欣賞到現代舞大師荷西李蒙舞團自美來台的表演。人可以透過肢體、透過舞蹈所展現的豐富表達力,令林懷民著迷。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