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是友誼的負心漢?看唐朝「已讀不回」的情意

文 / 一流人      2018-10-30

李白是友誼的負心漢?看唐朝「已讀不回」的情意

圖片來源:pixabay



在與李白多年不見的時節,杜甫靜靜地思念著李白,寫了兩首〈夢李白〉表達自己對於與李白分離而音韻全無的悲傷。

摘錄夢李白其一的內容:

死別已吞聲,生別常惻惻。江南瘴癘地,逐客無消息。
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恐非平生魂,路遠不可測。

意思是:想到我們因死而分離,我就痛哭失聲,想到我們雖活在世間,卻分別不可見,我就感到憂傷悲慼。在江南濕熱蒸鬱疾病流行的地方,逐客却毫無消息。你來到我的夢中,因爲知道我很想念你。恐怕這不是你活著的你的魂魄,路途遙遠無法得知,你的魂魄經過江南一帶青青的楓林而來,你的魂魄又經過秦地幽暗的關塞而去。

杜甫對李白是捧出了真心,在太子亨(即肅宗)與永王李璘政治鬥爭,李白為自己的人生下了一場豪賭,他受到李璘的器重,成了佐僚。李璘兵敗自殺,李白以「從逆」罪被判流放夜郎,人生的最後一搏,不只賭輸,還差點喪命。這讓杜甫心疼不已,加上一直沒有李白的消息,他心急地寫下〈不見〉:

不見李生久,佯狂真可哀。世人皆欲殺,吾意獨憐才。
敏捷詩千首,飄零酒一杯。匡山讀書處,頭白好 (始)歸來。

意思是:沒有見到李白已經好久,他佯爲狂放真令人悲哀。世上那些人都要殺了他,只有我憐惜他是個人才。文思教捷下筆成詩千首,飄零無依消愁唯酒一杯。匡山那有你讀書的舊居,頭髮花白了,就應該歸來。

身為李白的鐵粉,偶像遭逢人生大劫,因永王事流放夜郎又被赦,杜甫自是擔心他的遭遇,當所有人都對李白喊打喊殺,杜甫悲不可抑。對李白相挺到底的杜甫站出來說話了,說道讓人鼻酸。

顛沛的時代,你們「友」彼此 

對李白不離不棄的杜甫,在歷史上,開始有人爲詩聖杜甫抱不平,認為李白是友情的負心漢。這或許是,杜甫對李白寫的詩多,李白回他的詩少,感覺這是「我喜歡你,你不喜歡我」的互動。

但事實真如一般人所臆測的嗎?李白真的對杜甫絕情無義,已讀不回嗎?若從唐朝講究輩分的習慣,後輩給前輩寫詩,不會是你寫一首,我就要回一首,更多的是,前輩的已讀不回。

這從李白與孟浩然、孟浩然與張九齡的詩作贈答就能明白,「已讀不回」是前輩慣有的風格。在感情世界裡,最讓人感動的就是,被讀懂的心有靈犀與默契,雖然,李白寫給杜甫的贈答詩寥寥可數,但在他心底總是明白的:生命幾個重要的時刻都有杜甫的支持,即使這個世界失去溫度,杜甫也沒有對他失去態度。在顛沛的時代,杜甫循著李白的光前行,李白有杜甫的支持並不孤獨。

如果,你對感情心累了,杜甫與李白的友情或許能尋出終極友情的解答:只有用心看,才看得清楚,重要的東西是眼睛看不見的

本文節錄自:《見字如晤》一書,宋怡慧著,平安文化出版。

關鍵字: 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