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號

神祕供應鏈1〉珍奶Q彈滑溜的靈魂

一顆粉圓重振MIT招牌 外銷年產值暴增50%

文 / 沈瑜   攝影 / 賴永祥   2018-10-29

一顆粉圓重振MIT招牌  外銷年產值暴增50%

天恩粉圓廠生產珍珠的過程



珍珠奶茶在全球掀起熱潮,尤其粉圓口感更是讓人一吃難忘,究竟一顆顆的珍珠從哪裡來?為何外國人也指名要吃台灣生產的珍珠?《遠見》帶你深入剖析珍珠生產的祕密。

吸管插進珍珠奶茶裡,一顆顆Q彈有勁的粉圓,「啵!」不斷被吸入口中,跳躍著、鼓動著,與香甜奶茶婆娑起舞,順口滑溜,令人著魔。

隨著台灣珍珠奶茶、波霸奶茶進駐到全世界各大小城市,帶動最關鍵的原料:一顆顆晶亮黑透的粉圓(俗稱珍珠),也飄洋過海,成為外銷全世界的暢銷品。

全球需求遽增 一日產量逾300噸

一位珍奶供應鏈業者指出,台灣廠商一天的粉圓總製造量,平均可超過300公噸。

據估計,一公斤的粉圓,約可製作出25~30杯500c.c.的珍奶,若以台商一天總產量300公噸來計算,約可供應7500萬杯~9000萬杯的珍奶。一年全球有300億杯珍奶的粉圓就是來自台商之手。

根據茶飲料業者統計,海外消費者對台灣珍奶的熱愛,遠超過想像,平均每賣出100杯的手搖茶飲,就有50杯是珍奶;而且國內一杯僅50元左右的珍奶,海外售價可以達到100到200元,可以說是茶飲界的星巴克,為粉圓製造商開拓出一片新藍海。

因為歐美客戶認為,「珍珠原產地是台灣,若珍珠不是Made in Taiwan,他們也不太願意採購,」多位業者異口同聲指出。

隨著珍奶大受歡迎,台灣的粉圓需求更是逐年爆量,把一家家傳統的小粉圓家庭工廠養大了,成為具規模的現代化企業。

據統計,現今台灣大大小小約有20、30家粉圓製造廠,其中約5~10家較具規模,單日產能約30公噸以上。

若以每家粉圓製造商包括海內外生產據點,平均有50~100位左右員工估算,等於說台灣整個粉圓事業,養活了數以千計的家庭。

如今從北到南,都有大型粉圓製造商。

台灣北部粉圓製造商代表就是安立司食品,粉圓外銷40多國、每天供應超過60萬杯的需求。「我每天起床都有客戶跟我要珍珠,今年的訂單已經排到八個月以後了。」董事長華文彬壓根兒沒想到珍奶成就了一個龐大的家族事業。

今年粉圓大缺貨,其實,像華文彬一樣,每天被客戶追著要珍珠的業者遍及北中南各地。

高雄粉圓製造商代表之一,就是銷售多家連鎖飲料品牌、外銷40多國的葉永昌食品。總經理葉建林表示,從今年農曆年後直到現在的訂單量,是去年的兩倍,往年一個月約2、3個貨櫃出港,現在增加到10個櫃。

業者不約而同指出,「今年台灣粉圓內外銷年產值至少成長50%。」原因就在於,從去年開始黑糖珍珠鮮奶的暴紅,不僅國人愛喝,連海外也風靡;而今年在越南開立許多時髦的手搖飲料店,深受當地年輕人喜愛,店數也暴增;美國的珍奶店也蔚為風潮,更從原本亞裔市場擴展至白人市場,據去年統計,顧客數較前一年增加逾25%,也是帶動珍珠的需求量陡增的原因。

中部粉圓商代表之一,彰化粉圓製造商天恩粉圓,董事長洪聖峻原為經銷商,後來改從事粉圓製造,旗下產品以黑糖風味珍珠為主、並銷售給海內外知名飲料連鎖品牌,年紀輕輕,才36歲的他,已經帶領天恩一天生產60噸(3300多箱)的粉圓,預估今年產量可達1萬7000多噸。

擺脫家庭工廠 引進現代化設備

不少粉圓大廠,就這樣跟著台灣珍奶走向全世界而業績大爆發。

其實,原先台灣根本沒有這個產業。時間跳回1980年代,當時市面上的粉圓,多半加在刨冰裡當作配料,大小約6mm。當時20幾歲的華文彬,第一次看到有人在賣「大顆」(約9mm~1cm)的粉圓,還問老闆「這是什麼東西?粉圓怎麼這麼大?」吃起來覺得退火又好吃,他便開始投入生產,後來甚至研發出彩色的粉圓,賣給菜市場、紅茶攤。

30年前的食品製造業,還不夠注重衛生環境,不少粉圓製造,就在小小鐵皮屋完成,沒有真空包裝、防腐劑、冷凍,塑膠袋綑一綑就出貨了。生產尚未規模化,客戶也零散,華文彬的生意並不理想,一個月常常不到20萬的收入。

直到1990年代,珍珠奶茶飲料店出現,華文彬開始與批發商合作,供貨給紅極一時的連鎖飲料店,營業額才突飛猛進,後來也打入中國數一數二的飲料品牌。還從樹林搬遷到中壢1000坪的現代化工廠,近期即將啟用。

「想做世界級品牌的生意,想成為業界的領導,就要改變以往粉圓廠商傳統的觀念與作法,」華文彬說。

力推清真認證 搶攻穆斯林商機

其實,粉圓看似簡單,幾乎人人都能學習製作,但好不好吃,食材原料與配方,絕對是關鍵,每個廠都有獨門祕訣。安立司與其他家產品特殊之處,在於與農民採行契作,為了提高品質,以高於市場的行情價收購。

粉圓成分,約70%是樹薯(又稱木薯),樹薯廣泛栽培於越南、印尼等熱帶和亞熱帶地區,尤其以泰國為最大生產地。與安立司契作的農民,必須要有生產履歷,安立司也會一一測試樹薯品質,必須以水秤選出澱粉含量超高的樹薯,再與當地加工廠簽約,將樹薯製成粉狀,用作粉圓製造。

葉永昌也嚴格把關品質,葉建林1998年進入甜品業工作,一度在別人的珍奶配料廠擔任廠長,後來創立葉永昌,從小小鐵皮屋開始生產起,去年年產量已達近6000噸。

葉永昌的經營祕訣是使用高品質的材料。不論是進口或國內買的澱粉、膠體、焦糖、修飾澱粉,都需要驗收。「2013年的毒澱粉事件,問題廠商名單中,完全沒有葉永昌的名字,」葉建林自豪地說。曾經有國內工廠想賣修飾澱粉給葉永昌,葉建林注意到這家工廠添加許多不該放入食品中的化學成分,就斷然拒絕合作。

在粉圓製作上更用心。葉建林透露,他的粉圓由內而外,澱粉比例配方都不同,糊化溫度也要時刻監督,保持中心母粉圓低溫,外層高溫,才不會讓粉圓爛掉。

包裝也是一門學問。由於珍珠易腐壞,若沒有抽真空,生菌數馬上飆漲,葉建林說,比起同業使用氮氣瓶,氮氣純度約在99.78%,且缺點是像瓦斯桶一樣,到最後殘留量愈少;葉永昌使用氮氣純度可達99.99%純氮機,且含量穩固。

天恩則以購買方式來控制原料品質。相較有些同業因資金不足每月採購,如此可能造成每月採買的原料品質難以維持,「我們反而是挑選樹薯粉品質最好的時段,購買整年度的分量。」洪聖峻指出,雖然買了整年度份量,成本比較高,但是品質會比較穩定。

天恩粉圓九成產量外銷,最特別的是積極搶占東南亞穆斯林商機,洪聖峻指出,已有1/4營業額來自穆斯林。

「東南亞開始興起珍奶,客戶就叫我申請清真認證,」認證雖不難,但要確保原料全部清真認證,包括防腐劑、色素焦糖全部都要。現在馬來西亞擁有300多家分店、專攻本地馬來人的飲料品牌,就是使用天恩的粉圓。

「合作好長一段,客戶都變成好朋友。」洪聖峻笑說,經他長期外銷的經驗,為了迎合當地口味,珍珠也要適時調整,「譬如馬來西亞喜歡鮮豔顏色、甜就要很甜、香氣要很香,跟台灣人的愛好不同。」

近幾年來,台灣的粉圓製造商,甚至也到海外設廠了,加深國際化的腳步。

由於東協共同市場已成立,彼此之間零關稅,但台灣出口要課高關稅,不少業者只好到當地設廠。安立司2006年起在越南、泰國、中國都有設廠;天恩也有在中國設立食品廠;葉永昌也已在中國投資工廠。

通路方面,有與台灣手搖品牌商、貿易商一起往國外市場發展的,也有與各國當地經銷商或手搖品牌合作的。

全球茶飲商機逾20億美元 珍奶占42%

不論內外銷,粉圓都是個看天吃飯的行業,今年雖然需求量爆發,帶動業績,獲利卻不一定水漲船高,原因就在泰國去年發生水災,導致樹薯歉收,產量減少而成本高。

儘管,粉圓價格會受制於樹薯的產量,但根據國外市調機構Allied Market Research一份「手搖茶」市場的報告顯示,2016年全球手搖茶商機為19.57億美元,預計到2023年將達到32.14億美元,從2017年至2023年複合年增長率為7.40%。以2016年為例,珍奶就占全球手搖茶市場42%以上。

由於珍奶深受各國消費者喜愛,粉圓業者依舊看好前景,預計這一顆顆的珍珠,仍將持續擦亮台灣的國際形象。

>>馬上看【一杯珍奶搖出台灣新經濟奇蹟】完整報導 


關鍵字: 國際財經經濟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