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號

長照難民3〉 40歲全職照顧者張再勤

疲於照顧洗腎雙親 從有工作到失業

文 / 黃漢華   攝影 / 蘇義傑   2018-10-31

疲於照顧洗腎雙親  從有工作到失業


照顧一個失智、失能的洗腎家人,已經夠辛苦了,何況要同時要照顧兩個!有著這樣遭遇的張再勤(化名),因為父母都要洗腎,政府補助的日照機構不願意收,又沒錢送去養護機構,他只好辭去工作,全心照顧,沒有料到自己身心俱疲。找朋友抒發心情,到最後連朋友都聽煩了,他的人際關係跟著瓦解。到底長照服務有什麼不足的地方,讓家屬心力交瘁?以下是他的自述:

2005年,我媽媽59歲,發現腎功能退化。過了一陣子,當藥物無法控制,就開始在家自行做腹膜透析,每一天自行洗腎12個小時。那時,爸爸健康還可以,和我一起照顧媽媽。我在電子公司上班,帶媽媽看病就利用特休假、事假。

父母接連生病 扛起照顧責任

豈料2008年,爸爸的腎功能也有問題。三年之後,2011年步上洗腎命運,家裡變成兩部洗腎機,我也要學習機器操作。爸爸當時的病情比媽媽輕,偶爾還可以看顧媽媽,我上班之餘,幫忙買菜、做點家事。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社會關懷健康醫療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