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號

長照難民1〉 52歲公務員李孟築

照顧中風媽、失智爸六年 隨Call隨到快得憂鬱症

文 / 黃漢華   攝影 / 蘇義傑   2018-10-31

照顧中風媽、失智爸六年  隨Call隨到快得憂鬱症


今年52歲的公務員李孟築(化名),和84歲的中風媽媽、88歲的失智爸爸,住處相隔僅五分鐘路程。由於哥哥遠在國外,妹妹嫁到外縣市,過去六年來,他一肩扛起照顧責任。

因為父母反對找外勞,無論白天、半夜,只要父母一通電話,他得要立即現身,上班請假成了家常便飯。照顧父母的重擔,讓他不再看重職涯發展,不在意考績,也放棄升遷,連登山、游泳的興趣也得放下,甚至不敢出遠門,壓力大到一度去看精神科,吃藥治療。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從來24小時不關手機。2012年,有一次到台東出差,不知道為什麼關上手機。那天半夜,媽媽突然中風,爸爸找不到我,自行打119,送媽媽就醫急救開刀。

住院第一個月,白天由看護到醫院照料,我下班後接手,後來20多天年假都用來照顧媽媽。休假用完了,我就請病假扣薪,考績、年終獎金當然也不會好。我曾經被送出國受訓,本來可以擔任主管,不過,相比之下,媽媽的健康重要多了,我寧可放棄。

我請假照顧媽媽,幸好同事很幫忙,主管也調整我的工作,讓我外出洽公時可以繞道回家,短暫探視。這幾年,我的假都用來照顧媽媽,也學會利用午休前後,請一小時假,可以有兩小時空檔回家。

因為和爸媽住得近,他們只要生活稍有不便,打電話找我,我就得馬上出現。例如,電燈不亮、電視看不到、醬油沒了,我都得馬上解決,更別提陪伴看病。只要半夜有電話,我立即衝過去,也知道要綁好護腰,避免受傷;還有一個小撇步:抓住媽媽褲子的後腰,就能幫她站起來。

放棄遠遊 登山、游泳也不去了

有一次,我到大阪出差,下了飛機,看到妹妹傳簡訊,得知爸爸昏倒,送醫急救。有了前一次台東的經驗,我不禁想,為什麼出差的時候,爸媽就發生狀況?從此,我的心始終掛念著他們,不敢出遠門或出國,心理處於備戰狀態,隨時待命。

為了爸媽,我放棄了喜愛的登山活動,擔心山區裡,手機收不到訊號,萬一這時老人家發生狀況,我會來不及因應。還有一次,我去游泳,爸爸事後怪我,為什麼多次不接手機?可是,我在水裡啊,怎麼接電話?因此,我也不去游泳了。

剛開始照顧的一、兩年,我用房子貸款300萬元,支付媽媽的醫藥和看護費,六年來,每月本息要還1.5萬元,壓力好大,心裡想,以後我是不是就這樣過一生了?想著想著,幾乎要得憂鬱症,只好去精神科治療。

兩老每月開銷4萬 不敢辭工作

去年,爸爸診斷得了輕度失智,認不得回家的路,一緊張,就會跌倒,至今已摔倒多次,已花了10萬元醫藥費。算一算,照顧兩老平均每月要3.5萬~4萬元。因此,我必須要工作。

媽媽經過復健,可以做飯,她堅持要親手照顧爸爸,但是,她體力不好,眼力差,地掃不乾淨,又要喊累,拿她沒辦法。

如果你說我是孝子,我其實不是。看到爸媽不聽我勸導,就會生氣,尤其他們聽力退化,我要提高嗓門,大聲說話,很難保有好語氣,所以很能理解為什麼社會有那麼多長照悲劇。

我曾經在醫院制止一個差點要揮拳揍輪椅上爸爸的兒子。聽他太太說,兒子為了爸爸辭去工作,爸爸卻無法溝通,不配合兒子的照顧要求,兒子心中充滿無奈與氣憤,又找不到出口,才會當眾大發雷霆,我能體諒他的心情。

最近我聽到兩個身體健康、個性開朗的媽媽,因為照顧失能的丈夫,最後得到癌症過世,丈夫反而活得比她們還久的故事。後來的照顧由媳婦、女兒接手,我這才知道原來照顧者會得憂鬱症、得癌症。這不禁讓我聯想,我會不會也如此呢?

我一直不知道政府有什麼長照服務,最近經由鄰居介紹,得知附近新開了一家日照中心,我已幫爸爸申請,白天讓媽媽喘息。希望以後狀況會好一點,否則我不知道還能支撐多久?

關鍵字: 社會關懷健康醫療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