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年輕人深圳奮鬥記

台青拚翻倍收入 熬住大陸「壓力鍋」磨練

文 / 邱莉燕   攝影 / 蘇義傑   2018-10-26

台青拚翻倍收入  熬住大陸「壓力鍋」磨練

永達理保險經紀深圳南山營業部業務高級經理王毓涵。



西進的金融新一代,赴大陸並非不得已,而是懷抱打天下的雄心壯志,企圖心滿滿,並非只是單純到大陸碰運氣。儘管是抱著一種破釜沈舟、沒有退路的必勝心態進軍大陸,然而他們面對的,也是比前輩更為激烈的競爭環境。

圖/大陸深圳景。

深圳的10月,日頭還是很曬。28歲的王毓涵邊騎著共享單車,邊在深圳房價最高的南山區街頭尋找目標,蹬著踏板朝氣蓬勃。

從小在台中長大的王毓涵,獨自一人闖蕩深圳,做的是保險業務員的老本行,站在深圳的街頭上,看到路人就上前攀談,絲毫沒有瑟縮或害羞地進行「完全陌生開發」,邀請一位又一位路過、彼此根本不認識的人加入她的業務團隊。

「一樣要開發客戶,一樣要開發夥伴,我在台灣做不如在大陸做,」永達理保險經紀深圳南山營業部業務高級經理王毓涵說,既然都花同樣的力氣,大陸保險規劃的市場空間是台灣的10倍,西進能讓她發揮得更好。

外型姣好的王毓涵,到深圳上班後第一個月,鞋子就走壞了4雙,除路太爛卡住高跟鞋跟,主要原因還是走太多路了。

從事陌生拜訪,王毓涵主要透過打電話招聘、朋友轉介和自己從微信群裡面開發。往往一次打100通電話、可能只有5個人願意跟她交流,但這樣已經非常好了。

被人家禮貌的拒絕,王毓涵早就已經無感,完全不會尷尬或辛酸。「這裡是大展宏圖的地方,任何的困難都不是困難,」王毓涵樂觀說。

逼迫自己不斷學習

圖/中國平安保險企劃精算部助理精算主任薛琨騰。

與王毓涵有著類似想法的,還有中國平安保險企劃精算部助理精算主任、32歲的薛琨騰。

已經結婚、育有一女的他,飄洋過海到深圳一年半多,每次回台灣跟家人團聚很雀躍,回到大陸的住處卻是空空蕩蕩一個人,落差很大,心裡很難過。

「我感覺來大陸是有一個任務要完成,」愛家的薛琨騰說起登陸的初衷。這個任務就是增加收入。因為依照台灣的調薪速度,預估10、20年後會撐不住,得為小孩的教育學費未雨綢繆。

西進旅程並非「愛麗絲夢遊仙境」,薛琨騰坦言,相對台灣,在大陸工作的壓力真的很大。

「平安文化是一種比賽跑步的文化,」薛琨騰指出,平安打考績每年採取「硬排名」方式,假設該部門有5個同階級的人,每年都要排出第一名到第五名的名次,若是最後一名,會被平安的人資部門要求提報一份下年度的改進計畫,同時不能調薪,年終也領不到。如果連續兩年被評為最後一名,會被強制降級或轉單位,「每個階級的人都在想著如何跑贏自己的同事。」

所以,時時逼自己學習,是到大陸工作的必要鞭策。

已擁有國際通用的副精算師與特許企業風險分析師執照,薛琨騰到了大陸仍舊卯足了勁學習。回到住處,客廳沒有電視,占據最多位置的是書桌和到處都是的書。

牆上則整整齊齊黏滿便條貼,全是書本裡的重點精華摘要。薛琨騰解釋,這些努力是為了考上正精算師,一科5小時的考試,至少要讀原文的論文1000多頁。「很多書還要從美國亞馬遜選購,郵寄到深圳。」

近三年赴陸金融白領多為小年輕

工作是轉化夢想的載體,當察覺到在台灣無法施展身手、成長受限時,一海之隔的彼岸,自然成為台灣金融白領的新嚮往。

其實,台灣金融專業人才進軍大陸由來已久。2002年是關鍵年,中國平安集團的「龍騰計畫」招攬大量的台灣保險人才;2004年,大陸招商銀行則從中信體系挖角整批信用卡人才,讓招商銀行從一個不顯眼的小行突然變成大陸發卡量第一大。

隨之2004~2006年,台灣證券業西進設辦事處、代表處,證券分析師與券商業務員紛紛策馬西岸。

由於大陸經濟飛速發展,2008年前後的改變,是外商銀行及投行的台灣高管重兵壓境,以台灣的成功經驗開拓出人生大舞台;接著是2010年ECFA簽訂,台資銀行積極搶進大陸。

近幾年,情況發生逆轉。「早年比較多整批過去,近幾年西進的人才變成零星、各自前往,」中高階主管人力仲介公司、萬寶華台灣總經理吳璧昇觀察說。

同時近三年,真正付諸行動西進的金融白領,更多的是「台青」,尤其是有至少4年金融工作經驗的小年輕,許多人在台灣的收入原本並不低。

今年2月28日,大陸國台辦頒布「惠台31條」,讓金融台青去大陸發展的門「打得比較開」。

吳璧昇分析,「惠台31條」在人才端的開放,一個重點是考照,尤其是金融業和醫護業。很快地,台灣人將不需具備太多的大陸經驗就可以去大陸考照,與當地年輕人同時做競爭。

「初期可能不一定有特別優勢,但最起碼拿到一張進入市場的門票,」吳璧昇說。

至於「惠台31條」是否將吸引台灣金融人才又一波大舉西進?仲介面試超過千名主管的吳璧昇認為,要觀察到明年暑假。

金融知識極快「折舊」

圖/諾遠控股廣州分公司總經理施竣紳。

普遍來說,金融白領進入大陸職場,能存活超過3個月者,薪水明顯變多是第一個現象。

鏡頭轉到廣州,諾遠控股廣州分公司總經理施竣紳旗下帶領100位理財師,先前待過台灣的荷蘭銀行、渣打銀行等從事個金資產管理的他,落腳大陸將近三年,薪水年年翻倍,順利的話,今年的待遇可望破八位數。

施竣紳一到廣州,首要工作是組建團隊。但一個人都不認識,招聘不得其門而入,業績很爛的他,差點被裁掉,初入公司的職稱是營業部經理三級,馬上降到一級,再降就是團隊經理。當時他不知道怎麼辦,常呆坐沙發想事情,一坐十個小時,沙發被他坐出一個凹痕。

結果他想出一個直接又草莽的方式,每天以廣州的地標、西塔為準,一下樓就往東走,看到銀行、券商就走進去挖人,甚至跑進汽車展示中心假裝買車然後跟銷售人員洽談挖角,以這樣的方式先找到第一批核心團隊。職務又從三級回到一級,再升到頂級,一路升到現在總經理的位置。

但替大陸的未上市公司提供產業投資的建議,理財產品更迭汰換之頻繁,常令施竣紳深感自己的金融知識很快就「折舊」。

任職的諾遠控股,每個月都發行新商品,比如今年4月底到5月初,一共推出七個不同的理財產品,但只能賣一個月。「台灣的理財經理了不起就熟悉五支基金,」施竣紳說。

本不會做飯,卻變成廚藝高手

圖/平安銀行深圳分行私行中心私行金融顧問郭正益。

29歲、雲林土生土長的郭正益,頭銜是平安銀行深圳分行私行中心私行金融顧問。白天的他西裝筆挺,在裝潢低調奢華的私人銀行工作,認真嚴肅。下班後卻常化身大廚,吆喝朋友到家中聚餐,贏得暖男稱號。

進公寓前,先到樓下小店買了彩椒、高麗菜和肉,經常光顧的他熟到菜販也親切問候。回到小窩,名符其實的小,床跟客廳連在一起,一衛一廚僅6坪,月租是2萬台幣,還不含水電費。

邊俐落切菜,郭正益邊說:「來深圳前,我其實完全不會做飯。」這位高顏值的大男生咧嘴一笑,略黑的膚色泛著光。

起初是為了省錢嘗試自己煮,其次是出於健康考量,大陸口味實在太油太鹹;接著是烹飪可以紓解工作壓力,認真想把一件事情做好時,當下狀態是放鬆的。而且男生會做飯,在大陸是很加分的事情。

最後是為了證明給台灣的父母看,他在大陸很上進,學會新的技能。今年過年他獨自在廚房呆了5個鐘頭,不用任何任幫忙,料理出10道大菜,媽媽都不敢相信。

2015年,郭正益在台灣的花旗银行當理專,一位到深圳工作的前輩,因為富邦華一銀行剛好缺人,透過介紹,郭正益的職涯跑道便從台灣轉到了大陸。單槍匹馬,不認識任何大陸人就去了。

要不要西進?其實郭正益前後糾結了半年,主要是家人強烈反對。

身為家中獨子,父母與兩個姐姐全不贊成他離鄉背井到大陸,擔心他若失敗,再回台灣可能就沒工作。家人耐心溝通無果,他還是去了大陸了。

為了接地氣,逼自己吃辣

圖/郭正益在大陸工作後,不但學會做菜,這更成為他紓解上班壓力的好方式。

抵達深圳的第一天,不是先回住處休息,而是拉著行李箱直奔銀行,「先去拜個碼頭,見見行長跟主管。」郭正益拼勁十足。

雖然很拼,但前半年的適應期讓他嚐盡苦頭。第一個月就病倒了,重感冒連續一整個月、看了很多醫生吃了五盒藥都沒痊癒,咳到連背部、牙齒都在痛。

儘管是在台資銀行工作,但長官與同事很多大陸人,電腦系統不支援繁體,他在台灣考到的13張金融證照全不被大陸承認,水土不服的「症狀」愈來愈明顯。

「我是逼自己去融入大陸,」郭正益努力學讀簡體字,辨別各地口音,甚至交了大陸女朋友,還逼自己吃辣,吃辣吃了三個月一直拉肚子,從沒有放棄:「大陸八成的人吃辣,你若不吃辣,很難跟大陸人有深度交流。」

每天最早一個到辦公室,最晚離開,週末也在加班,他帶著背水一戰的精神在大陸奮鬥。

剛到時沒有客戶資源,郭正益專攻台商會,深圳加東莞50多個鎮區基本都跑遍了,一天至少拜訪3~5家企業,說服台商在富邦華一開戶存款。大陸幅員廣闊,算起來一半以上時間是花在交通上,回到住處往往已半夜12點。

彷彿創造奇蹟,郭正益以平均每月開100個帳戶的記錄,榮膺2015年富邦華一「開卡王」,並成為2015年全中國客戶經理銷售第三名,入職半年就破格晉升為前海支行主管,成為行內晉升速度最快且最年輕的個金主管。

為追求更大的發展,2017年底他跳槽平安銀行,轉做有錢人的財富管理,薪水相比在台灣,3年增加了兩倍。

客群變成擁有600萬人民幣以上的高資產人士,郭正益開啟新的學習模式,死背苦讀大陸婚姻法、兒童法、稅法、合同法、繼承法等。

平安銀行高強度的業績壓力,是另一個挑戰。

郭正益的指標是每月2萬2000積分,換成「中收」(手續費收入)大概在13到15萬元人民幣,初到職的他只有一半時候能達到。

但他並不焦急,嘗試與壓力為友:「達不到時要開始鋪墊,怎麼讓下個月能夠達到?掌握節奏與時間表,做好個人工作管理規劃。」

郭正益曾經想過,如果此時此刻還在台灣工作,自己的定位相對簡單,無非是金融業的一個小理專,過著平淡的日子。

大陸對比更加競爭,生活費用高,壓力很大,然而,壓力是與成長、還有對未來的憧憬成正比。

「我抱著很高的期望,想去挑戰這個殿堂,獲得成功,」郭正益從不後悔來到大陸:「因為身邊很多比我年輕的大陸人都是這樣做,我也要前進。」

機會多,競爭也激烈,在機會與壓力成正比的大陸職場,西進金融台青正在趨勢變化中尋找新出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