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中,幸福和過去不同嗎?

文 / 一流人      2018-10-23

數位時代中,幸福和過去不同嗎?

圖片來源:pixabay



古希臘人把幸福定義為「努力發揮潛能後感受到的喜悅」。我個人很喜歡這種定義(而且我在整本書中都以此來理解幸福),然而,這個世界自古希臘時代以降已大不相同,所以我們也需要用更微妙的觀點來審視追求幸福的策略。目前市面上有很多討論幸福的書籍,但少有人以當今科技世界獨有的壓力和需求為脈絡,從這裡來檢視幸福。本書首創應用正向心理學領域的原理與研究,幫助數位時代的我們在生產力與幸福之間找到平衡。

我在寫這本書時每個人都跑來警告我:艾美,不要流於哲學論理。要輕鬆,要實用,不然的話,你會把大家都嚇跑。但你猜怎麼著? 無論如何我都會涉及哲學,因為這就像是小貓弄散毛線球一樣,我發現,追著一個想法打破砂鍋問到底很有趣。而且,好多人都曾想過,生在尚未開啟科技這個潘朵拉盒子之前的往昔比較美好,不是嗎? 現在我們打開了,那,有沒有辦法把科技革命再塞回盒子裡然後封起來? 不太可能。還有,你可能忘了(要看你聽的是哪一個版本的希臘神話),潘朵拉一開始打開盒子、把邪惡和害處放進這個世界時,最下方還留了一件東西:希望。我真心相信,雖然科技有可能引出人類身上的「邪惡」,但也有潛力拯救我們。我希望,我們能把科技的潘朵拉盒子上下顛倒,搖出足量的希望與幸福,讓人類的未來更美好。

數位時代裡最幸福人士的策略

在我動筆寫本書之前,如果你要我描繪出我認為數位時代裡最幸福的人是什麼模樣,我會描述一個過著苦修生活的人(這是一種嚴格自律並拒絕世間任何愉悅之事的生活方式),居住在偏遠地區,日間冥想,夜裡安睡時不會被任何提醒通知打擾。我真是錯的太離譜了。

之後我有機會訪談許多人,他們來自全球各地,從美國的矽谷核心地區,到堪薩斯州斯莫維爾(Smallville)小鎮的偏遠森林;從位高權重的企業高階主管,到仰賴電子設備熬過每一天的全職母親;從生來就手握iPhone的小孩,到才剛剛開始學用滑鼠的高齡長輩。我從中學到重要的一課:展現最高度的平衡且擁有最大幸福的,可能是其中任何一類人士。他們的科技裝置經驗可能大不相同,但說到底,最能平衡、最滿足且最幸福的人都善用以下五大策略,不只在數位時代活了下來,還活得很好:

第一,當他們面對會讓人分心的事物時能穩住陣腳。

第二,他們利用科技以更深入了解自我。

第三,他們知道何時與如何善用科技訓練大腦,以利發揮全部的潛能。

第四,他們建構周遭的環境,以營造適合幸福停駐之地。

第五,他們主動發揮創意,讓身邊的世界變得豐富。

在本書中,你會看到某些科技業的先驅努力投入數位福祉的最前端:例如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的哈維爾.赫南德斯(Javier Hernandez),他正在替自閉症者研究「溝通義肢」;愛動實驗室(Motion Labs)的丹恩.哈蘭(Dane Hylen),利用臉部分析幫助企業了解客戶;還有實現幸福公司的歐佛.萊德納(Ofer Leidner),他開發出一套架構,把認知性腦部訓練變成遊戲。我們愈來愈需要研究領域與真實生活雙管齊下,從中理解幸福、生產力與成功,從這樣的角度出發,這些開路先鋒踏出的旅程非常重要。我的希望是,本書提到的研究和經驗能對你有所啟發與刺激,讓你更深入了解自己的想法,把這些策略導入你的世界裡,創造更大的幸福,並讓你能和朋友、同事,甚至你的孩子分享這些策略背後的研究,改變我們使用科技的模式(包含使用的時間、地點、原因及方式),以獲得幸福。此時此刻,就該抓住機會的精髓,真正為這個世界創造出不同的局面。這是幸福未來的關鍵時刻。本文節錄自:《數位幸福學》一書,艾美・布蘭克森Amy Blankson著,天下文化出版。

關鍵字: 閱讀生活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