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不是病,是聰明人也無法避免的「人性」

文 / 一流人      2018-10-12

拖延不是病,是聰明人也無法避免的「人性」

圖片來源:pixabay



根據最嚴苛的定義,所謂的「拖拉者」,是明知道「拖延」到後來可能會反咬他們一口,卻仍然選擇拖延的人。如果拖延牽涉到違背個人利益,而得有所為或有所不為,我們必須要問的是,什麼樣的人會去做他認為違背他人利益的事?古希臘人(想當然爾)對這種行為有一個字來形容,他們把這種行為,稱為akrasia,意指「有心無力」,一廂情願地做出違背自己理智判斷的事情。蘇格拉底認為,真正「有心無力」的行為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沒有任何一個百分之百確定什麼對自己是好的人,會不去做自己認為是好的事情。「人非知善而不行,而是不知善。」他爭論道。

另一方面,亞里斯多德相信「有心無力」準確描述了意志力的失敗,是慾望或熱情壓倒了理智──我真心想要保持健康,卻沒這麼做,是因為我寧願在付費網站看《王牌飆風》(Talladega Nights),同時吃下一桶哈根達斯鹽味焦糖冰淇淋,也不願意運動。我得到了看爽片吃冰的愉悅,卻失去了健康。我並沒有做自己相信對自己最好的事。

有鑑於人類似乎怪異地滿足某些(未必對我們有益的)生理愛好,像是和錯誤的人共度春宵、在酒吧裡待了整個下午,以及那桶鹽味焦糖冰淇淋,「有心無力」的行為不應該如此令人費解。我們知道這樣不健康,我們知道這樣不理性,但我們照做不誤,之後又真心懊悔。我們以為自己其實沒那麼有人性,如同一些成語形容的,我們常說自己根本就是「狼吞虎嚥」,或者自己簡直就是一頭「蠢驢」。或許我們到後來,還病得跟條癩痢狗一樣。十六世紀的詩人艾德蒙.史賓塞(Edmund Spenser)在《仙后》(The Faerie Queene)中,為女巫師取名為「亞葵莎」(希臘文Acrasia,意即「缺乏自我控制」)。她擁有把心愛的人變成動物的能力,使得他們無法控制自己。

即使是最聰明的人也無法避免「有心無力」的發生。諾貝爾獎得主經濟學家喬治.阿克洛夫(George Akerlof)一九九一年寫了一篇論文〈拖延和順從〉(Procrastination and Obedience),一開頭就寫出跟自己有關的拖延軼聞:住在印度的他得把一件包裹寄到美國給好友喬瑟夫.史迪格里茲(Joseph Stiglitz),可是他卻日復一日地拖著。「八個多月以來,每天早上,我醒來時都決定,隔天早上要把包裹寄給史迪格里茲。」阿克洛夫如此寫道。但是八個多月過去了,那包裹仍然擺在原來的位置。

某種程度上這景象令人安慰。知道如此聰明絕倫的學者也會耽擱和拖延,感覺挺好的。另一方面來看,如果你屬於那種被拖延弄得昏頭轉向的人,可能會想一把揪住阿克洛夫的衣領,喊著:「把那該死的包裹寄出去!」阿克洛夫本人也一樣被整個謎團愣住了。在整個拖延行為中,他看見了我們的判斷力和決策力被不怎麼理性的衝動所主導的證據,這一點跟傳統的經濟學推論恰恰相反。阿克洛夫研究的行為經濟學領域,是在研究偶爾不理性的人,如何會做出偶爾極度不理性的決定。

拖拉者常見之特定不理性範疇的行為之一,被經濟學家稱為有「雙曲貼現」(hyperbolic discounting),意思是指我們寧願選擇當下(立即可得)的小利,而不願意等待(未來)更大的報酬。因此,即使「完成學位論文」可以幫助一位畢業生未來得到更好的工作機會,他卻選擇把時間拿來再玩一局線上遊戲。他偏愛此刻的自己多過未來的自己。當然,有可能這個浪費時間玩線上遊戲的畢業生,對於未來的豐厚報酬(好工作)的承諾缺乏信心,不過讓我們把這可能性暫且擱在一旁。

只有在以「選擇」為最高價值的世界裡,才有拖延和耽擱這回事,就像全球消費主義者趨之若鶩的跳蚤市場。自由市場本應該是人類自由的核心條件,而「選擇」是我們最寶貴的權利之一。但是如果你跟我一樣,曾在超市裡的早餐麥片區花了好幾分鐘,遲遲無法選擇到底該買原味或是蜂蜜口味,你就會知道「選擇」也能沉重到成為負擔。



本文節錄自:《拖延有理:從達爾文、達文西的拖拉歷史,看見被低估的人生智慧》一書,安德魯‧桑提拉(Andrew Santella)著,遠流出版。

關鍵字: 閱讀生活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