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翊〉25位最受矚目舞蹈工作者之一

黃翊〉25位最受矚目舞蹈工作者之一

人機共舞,世界舞蹈家

文 / 黃漢華、蕭歆諺     攝影 / 賴永祥   2016-11-30

人機共舞,世界舞蹈家


如果說舞蹈結合科技是數位藝術界的新潮流,2011年被美國《舞蹈雜誌》評選為「25位最受矚目的舞蹈工作者」之一的黃翊,絕對是該領域的領航者。

2007 年,黃翊第一個科技舞作《Spin》,在法國科技藝術節首演,透過懸吊空中的機械手臂,以畫圓方式拍攝舞台中央的舞者, 創造了宛如車窗外流動的景象。25分鐘的舞作引起現場150 分鐘的熱烈討論,讓觀眾歎為觀止,也讓他在數位藝術圈闖出名氣。

1分鐘舞作,20小時編寫程式

2013 年,他編的《黃翊與庫卡》到奧地利林茲科技藝術節演出,是台灣首度受邀表演的作品;2015年被美國ISPA 表演藝術年會選為「年度最受矚目10大表演藝術作品」,是唯一入選的華人作品,到美國巡演時更吸引《紐約時報》報導。

這齣舞蹈中,250 公斤重的機械手臂在電腦程式驅動下,輕柔翻轉,和黃翊精準互動,彷彿有了生命。觀眾屏息欣賞,看見了人類與機械的孤獨美感;看不見的,卻是黃翊幕後下的苦功:1 分鐘掠過眼前的舞作,他花了20 個小時編寫電腦程式。

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程式編寫,都由黃翊一手完成。「機械手臂抓取東西不是只有指令,要融入情感,每一動作都是一行程式,」黃翊拿起手中玻璃杯,模仿機械手臂的動作,時而輕快,時而遲疑。原來人類能輕易控制的動作,機械卻要一行行程式驅動。

對他而言,程式編寫若假他人之手,就像作品交給別人代工,因此,他寧願自己下功夫,學會程式語言,親手編寫,這也使他成為少數既會寫電腦程式,又能編舞的跨界舞蹈家。

藝術與科技在他身上,衍生新生命,而小時候對電腦的熱愛,也造就他對表演藝術的堅持。

黃翊在國中時期,自學網頁設計與Flash 軟體,上了高中,接案製作網頁,竟能吸引竹科老闆,委託他為公司架設網站,他也把接案賺來的錢全部拿來升級電腦設備。

如今,成了編舞家,黃翊對機器的關愛絲毫不減,音箱、燈座、投影機、機械手臂,都是他不可或缺的舞伴,甚至引起工作夥伴忌妒。「就像雙人舞,少了舞伴,就不能跳!」他說。

舞蹈世家,勇於挑戰創新

來到他位於新北市八里深山的工作室,他指著身旁的投影機,出風口前貼著黑膠帶,避免灰塵進入,「要保護它的肺!」他笑著說。這裡還有保全系統,原來裡面的器材,動輒都是數10 萬元。

2015 年他發表《物》第一階段、《地平面以下》第二階段,找來國際知名的音像藝術家黑川良一合作,並向德國頂級音箱品牌d&b 購置最好的喇叭,搭配價值上百萬元的投影機,與光影及聲響共舞,呈現人們被物化的情境,及冷漠的人際關係。

其實,黃翊特有的創作思維在小時候就顯現,這也讓他成為與眾不同的舞蹈家。

出身舞蹈家庭的他,父母拿過台灣國標舞大賽業餘C 組冠軍,還開班授課,常常在房間裡聽到舞蹈教室傳來的探戈、倫巴、騷莎等各種音樂,讓他從小訓練了節奏感。國小上樂理課時,他是全班唯一可以數得出11 拍的孩子。

長大後,他就讀北藝大7 年一貫制的舞蹈教育,和喜愛攝影、舞蹈的同學共組「跨領域藝術創作團隊」,透過攝錄影像,挖掘舞蹈的更多可能,從海報製作到撰寫企畫書,他都是一人完成,奠定了後來的創作基礎。「他一個人等於一組工作團隊,」他的同學說。

黃翊工作室發展經理許艾薇笑著說,黃翊就像一台電腦,大量吸收資訊,再去蕪存菁。例如,他到法雅客的音樂櫃,尋找搭配舞蹈的電子音樂,一片片CD耐心從頭一路聽到尾,再從中挑選、比較、購買,直到找到契合的音樂。

因為黃翊的獨特風格,國家高速網路運算中心在2015 年找上他,打算一起合作。高科技單位鮮少把腦筋動到藝術家上,他竟打破這個常規。他將持續用創意和毅力,寫下數位藝術與舞蹈的里程碑。

新台灣之光

▲勵志格言:打破常規,把高科技用到藝術上。

▲想對台灣說的話:持續發揮創意和毅力,寫下數位藝術與舞蹈的里程碑。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