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在哪,家就在哪

家人在哪,家就在哪

80後親子環遊世界

文 / 林玲瑩     攝影 / Sunny背包流浪記   2016-10-27

80後親子環遊世界


你聽過《青鳥》的故事嗎?一對兄妹踏上尋找青鳥的旅程,經過回憶國、動物森林、享樂王國、幸福花園和未來國,歷險而歸,才發現青鳥就在家中。

我們每天醒來,也在尋找「青鳥」,有時汲汲營營、有時感到滿足、有時又因為遍尋不著而失落。令人沮喪的不是找不到青鳥,而是不確定苦苦追尋的幸福,究竟長什麼樣子?

對80後背包客夫妻Sunny和玉婷而言,家人,就是尋尋覓覓的青鳥。在大兒子小羽上幼稚園前夕,他們決定賣掉辛苦存錢買來的房子,一家五口環遊世界一年,花在他們心中想追尋的青鳥,他們說:「夢想不是環遊世界,而是陪孩子長大。」

「我們都是單親,從小沒有父母陪伴,一直不清楚家的概念,」Sunny侃侃而談,兒時的缺憾,讓他們更想在自己成家後,重新找出「家」的定義。

傳統華人社會,家是血脈與財富的傳承,而Sunny和玉婷想畫出另一種輪廓:「家人在哪,家就在哪」。

他們更一反傳統,為了夢想的家,賣掉現實的家。

Sunny本名賴啟文,熱血、衝動、頑強,性格就像《海賊王》裡的魯夫,無可救藥的樂觀。大二那年第一次出國當志工,在中南半島中心的泰國,只要搭船、搭公車或搭火車,就能輕易出國。跨越國境的新奇感讓他從此迷上旅行,迷戀不斷地出走,探索步行所及的極限。

玉婷個性理性、堅毅。從一個提行李箱住飯店的女孩,為愛扛著動輒40升登山包勇闖印度。從此,只要三餐溫飽、晚上睡覺有著落,夫妻倆就能一直走下去。

一家人曾經在柬埔寨吳哥窟和兒子講解飛天仙女的故事,清晨天際泛著藍色光澤時,一人背一個登山包加小孩,徒步2小時從美索穿越邊境抵達緬甸,也曾在越南下龍灣的薄霧月色下哄孩子入睡……。

兩人在泰姬瑪哈陵前執手承諾,從老大小羽6個月起,直到老三小多出生前,全家走過東南亞10國。

今年,老大小羽即將要上幼稚園,這對爸媽意識到,總有一天,父母要目送孩子離開身邊。

「在相伴的日子裡,一家人究竟能一起完成什麼事?」媽媽玉婷問。

出發倒數的行前爆炸時刻,他們擠出辦簽證的空檔,抱著老么小多來到咖啡館與我碰面。幾天後,他們即將抵達旅行的第一站吉隆坡,接著還要前往斯里蘭卡、印度、埃及、以色列、西班牙、泰國等國。「家」旅行故事正要開始。

恐懼選擇,是因為害怕失去

「爸爸的夢想是跟你們一起長大」,這一句話需要耗費多少心力去完成?

這是Sunny在出發前夕寫下的文字。2016年的新年願望有3個,牢牢黏在辦公桌隔板上,其中一條是:一家五口的背包旅行。

25歲結婚,孩子在當兵時出生,Sunny成家得早,所以更努力扮演好「爸爸」的角色。他從房仲做起,每天早上8點出門、晚上8點回家,拚命賺錢買下第一棟房子,作為給妻兒的禮物。

直到有天,他拖著疲憊的身體進屋,3個小孩衝過來抱住他,用純真的眼神問:「爸爸明天能不能不上班?」

不上班, 可以嗎? 結婚生子後,還能繼續當個任性的背包客?他也在心裡問自己。兩人七嘴八舌地討論著,玉婷冒出一句:「從一無所有走到現在,如果放棄現況,也只是回到原點。」人生的分岔口,他們願意放棄有形的資產,相伴踏上凝聚家人情感的迢迢路。

「我們之所以恐懼選擇,是因為每一個選擇都意味著一些失去。」《生命咖啡館》的作者約翰.史崔勒基一語道出人性的脆弱。但如果失去不過是回到原點,那是不是也沒有想像中的糟糕?

決定旅行不久,兩個人的夢愈做愈大。計畫就從最初帶孩子到泰北帕黨村(Pha Tang)念幼稚園,學泰文、接受不同文化洗禮,變成賣掉房子環遊世界。

「打開地圖的時候,發現我們哪裡都能到。」玉婷興奮地說,就像孩子一樣不侷限想像力,會赫然發現,地圖上遙遠神祕的國度,不過是指尖就能劃過的距離。

小小旅伴是負擔?還是隊友?

帶3個小男孩出門,1人顧1個,手上推車裡還有1個,光想像就夠累人,何況是到印度、斯里蘭卡、寮國這種交通不便、基礎建設簡樸的地方?

Sunny夫妻說,在台灣少見,旅途上卻經常看到歐美家庭帶寶寶出遊。有一次在馬來西亞,甚至看到一對義大利夫婦帶著1個月大的寶寶穿越大半個地球旅行。

誰說,小旅伴就一定是負擔呢?玉婷和Sunny不斷灌輸孩子:「旅行不只是父母的任務,所有事都是親子一起完成。」迷路時,Sunny拿出地圖,會蹲下來和老大小羽、老二小聿一起找路。找住宿時,牽著孩子的手一間間看,找出價格、地點、生活機能和環境都適合的再入住。

「長途旅行難免只想趕快休息,但是每次全家一起找到住宿後,孩子都會衝到床上蹦蹦跳跳,頓時覺得一點也不辛苦。」Sunny也在培養孩子獨立。

夫妻倆在緬甸和青旅老闆討論怎麼去動物園,站在一旁的小羽突然迸出一句:「爸爸,那是河流!」牆上繪製著簡易地圖,孩子聽到爸媽的話就記住藍色的線代表河流。

「哇,他在旅行中學會看地圖!」Sunny難掩激動,他不是要孩子看地圖,而是以後接觸到地理課時,發現地圖是他的好朋友,開開心心學習,就是教育的潛移默化。

無菌室人生,才是真的危險

跳脫常軌,有時也會惹來非議:帶孩子出遠門不怕生病或危險嗎?當過護理師的玉婷認為,讓孩子生活在無菌室,才是真的危險。

「如果有無限可能的不是孩子,又會是誰?」她眨眨眼,俏皮地問。

在印尼峇里島,群山環繞的烏布梯田美得令人屏息,正當一家人悠閒地走在田埂間,小羽走著走著卻跌進水田,半個身體埋沒在濕地,剛好被拿著攝影機的Sunny錄下來。

看到孩子無恙,玉婷鼓勵他自己爬上來,小羽也冷靜地用小小的手掌撐住地面,帶著滿身泥濘蹬上田埂,沒有哭鬧。「過程中他學到如何面對困難,當他辦到了也會覺得自己很勇敢。」玉婷笑著說。

什麼事會讓你覺得此生無憾?讓家人衣食無憂?達成事業成就?還是一家人共譜的珍貴記憶?玉婷回憶,有一晚,全家住在越南下龍灣的船屋,小羽被蚊蟲叮咬到全身發癢,整夜睡不著。他們只好帶孩子到屋外吹風,深夜寂靜的岸邊,孩子酣然入睡,銀白色月光灑下來,兩人在甲板上拿起飲料舉杯慶祝,開玩笑說自己好窮,心裡卻無比滿足。

旅行上癮,出發是為了真正的家

一個人旅行和一家人旅行有什麼不同?

流浪慣了的背包客,也開始學會估預算、事先買機票、預想Plan B。「以前睡車站、睡機場也是一晚,現在卻不可能帶全家露宿街頭。」Sunny透露。

孑然一身時,Sunny會在旅行途中寫日記和遺書,因為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只能活在當下。看似灑脫,其實也有一分對世界的孤獨與決絕。

如果說以前Sunny是無畏的魯夫,現在他少了橫衝直撞的稜角,對妻子和孩子的珍愛不言而喻。

同為重度旅行成癮者,精神科醫師王浩威如此描述:「也許是某一種情結借用這些追求來促使我逃避,又或者在更深層的生命潛意識,有一些說不清的東西,使人原本就渴望旅行。」

無論是逃避或追求,Sunny現在清楚,心中的青鳥,就在家人的所在地。

關鍵字: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