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冠凱》從卡債地獄到年收300萬

黃冠凱》從卡債地獄到年收300萬

在今天跟未來之間,永遠選未來

文 / 劉子寧     攝影 / 關立衡   2016-10-27

在今天跟未來之間,永遠選未來


還記得經典文學《天地一沙鷗》中,海鷗岳納珊的故事嗎?

當大部分海鷗選擇只顧今日溫飽,為了爭奪小魚或幾片麵包屑而互不相讓時,只有岳納珊想的是超脫當下、放眼未來,願意犧牲今日的飽足而練習飛翔,進而找到食物豐足的應許之地。

我們每個人都可能不自覺的被眼前安逸所困住,而忘記追尋更高的境界,因為衝撞會受傷、挑戰會痛,面對不可知的未來,選擇顧好今天似乎才是最保險的選擇。你是否也因為眼前的溫飽而裹足不前?

黃冠凱在27歲那年也面臨同樣的選擇,當時他因為創業失敗而欠債200萬,每月光利息就高達8萬,為了生存,他選擇在菜市場擺攤,但辛苦賺來的錢卻僅能求溫飽,連本金都還不了,誰想得到現在不僅還清債務,更成為年收數百萬的勝利組。

對當時的他而言這是一個兩難:到底是要穩穩賺到擺菜市場的10多萬,卻永遠卡在超長工時中;還是要放棄菜市場,在茫茫未來中找到更有前景的事業?

對你我而言,這個選擇也許不難,但在背負200萬債務與家中開支的黃冠凱來說,很難。這是在今天跟未來之間的賭注,他選擇押在未來,也因為押對了,才有現在回首苦日子的雲淡風輕。

他曾經天天睡不到4個小時,跟老婆吃同一個便當度日;也曾經因為被追債而聽到電話鈴響就心驚膽跳;甚至也曾身兼兩個工作而來不及回家梳洗,直接在車上度過無數夜晚,就連同事邀請他們留宿,他們也只說:「不行,怕睡太舒服明天早上會起不來擺攤。」

也就在那段時間,黃冠凱決定投入直銷事業。白天他就照樣跑市場,晚上則去上課,當時他身上背負的不只有債,還有身邊親朋好友的不諒解,好幾次心力交瘁,但他知道自己不能被打敗。

冬天寒流時睡在車上,還是得把車窗微開透風,窗戶常常充滿著霧氣,有時候他會鼻酸,覺得自己怎麼那麼苦,「我在車窗的霧氣上寫:堅持」,就靠著這個堅持,咬著牙也做下去。

在只顧今天的溫飽跟追求更困難的未來之間,黃冠凱說他永遠選擇未來,哪怕只有1%的機會成功,也總比永遠的「0」來得更好。

先求生存,才有生活方式

出生在藍領階級的家庭,黃冠凱沒有富爸爸可以靠,甚至還得協助家裡。他喜歡建築跟設計,所以讀書時期選了北科大建築系就讀,甚至在畢業時還拿到全系評圖第一名。

但畢業後他很快意識到年輕人要在這行出頭,如果不是有好的背景支持,可能得花上非常多年的時間跟精力。

但他不能等,自己還有家人要照顧,短暫的待過建築師事務所後,他便投入保險業務工作,用努力換取更多的金錢。

「當下的我在理想與生活保障之間選擇了後者,因為我知道自己沒有本錢追尋理想,我要生存,就很難去思考什麼叫Lifestyle(生活方式)」。

後來的故事,像連續劇一樣曲折。黃冠凱認識老婆陳默君,6天內就訂婚,3個月後決定創業,但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營運不善,沒多久後就倒閉,還欠下200多萬的債務。

為了還債跟過日子,不得已開始以卡養卡,但信用卡的高循環利率很快就讓他們喘不過氣,每月光是債務的利息就高達8萬元,黃冠凱跟陳默君為了快速賺錢,開始去菜市場擺攤賣飾品,每天凌晨起床、擺攤到下午、補貨到晚上,不僅累癱,也失去自由時間,雖然一個月可以賺到15萬,但扣掉還利息的錢跟補貼家用的錢,仍然入不敷出。

就在這個時候,黃冠凱決定加入直銷體系。

「一開始我很排斥,我知道自己沒背景、沒錢、沒人脈,怎麼可能跟別人競爭?」但後來,他卻被前輩一番話說服:「你做也是過一天,不做也是過一天,但做了你就有翻身的機會,那怕只有1%。」

結果,黃冠凱真的成為了那1%,不僅在3年間還清債務,也嘗到了真正的自由;不用再被時間與工作綁死,而是有時間可以跟家人相處,好好的體會當年無法擁有的「生活方式」。

直線不一定是最快的路

有好幾個月的時間裡,黃冠凱一面在市場擺攤、一面經營直銷,每天起得比雞早、做得比狗累。更慘的是,當市場老闆娘發現黃冠凱利用下班時間經營副業,立刻要他作出取捨:市場跟直銷,只能擇一。

問題來了,你要今天15萬的擺攤收入,還是未來不可知的財富?當時黃冠凱很掙扎,不能說放就放,因為每月會寄來的帳單一張都不會少,但直銷的收入卻還剛起步,根本無法負擔。

他想清楚後決定:「在今天跟未來之間,我選擇未來。」

於是他離開市場,又去找了一份白天的業務工作,月收3、4萬,晚上做直銷。當時的他連利息都繳不出來,每個月被銀行討債,世界上最怕的事情變成「電鈴響」、「手機響」,甚至為了不讓家中老父知道他的狀況,他每天早上出門都還要把電話線拔掉,讓討債的人打不進來。「結果過年的時候親戚都跑來問:『為什麼你家電話都打不通?』我爸還說:『沒有啊,都有通啊!』」

沒有人脈也沒有錢,但黃冠凱初期找顧客都靠他自己在市場中練就的不怕生與社交技巧,哪怕是路邊的鹽酥雞攤、巷口的便利商店,他都會天天跟對方打招呼閒聊,日子一久,自然成為朋友。

過程中難免會碰到無數拒絕,但好在他擁有豐富的菜市場經驗,他笑說:「被拒絕是正常,一走進來就買才是奇怪。」對他來說,最挫折的部分不是客戶拒絕,反而是親朋好友不諒解,讓他一路走來倍感寂寞與艱辛。但往好處想,卻也是逼著他只能往陌生開發,反而練就更好的溝通技巧。

就這樣,白天當業務,其餘時間他都在四處交朋友、談生意,與老婆兩個人天天穿破襪子、菜市場的二手衣度日。兩個人初期窮酸的模樣還被同事發現,特地送他們兩人新的內衣跟襪子。

很苦,黃冠凱的堅持卻讓他在短短7個月內就做到直系直銷商,每月可以有5~10萬的收入,再加上業務薪水,開始漸入佳境。

黃冠凱說,很多人以為往一個方向向前衝一定是最快的,但他卻認為,直線不一定是最快的路,有時候跳脫開來想事情、往不同方向發展,有可能比預期的更快達到目標。

經過3年半的努力,黃冠凱現在已把百萬債務還清,在直銷公司中成為勵志楷模:原來沒有錢、沒有人脈,也可能在這裡闖出一片天。

目標管理比時間管理重要

他認為世界上沒有所謂「平衡的人生」,真的要把事業跟家庭或興趣兼顧是不可能的事。

唯一能做的是想清楚短中長目標,短期內你必須壓縮興趣去支持事業,但中長期來看,其實就是把時間留給未來的自己。

從過去的負債困境到現在的自由生活,黃冠凱付出的不僅僅是努力,也包含了對目標的清楚認知,才能在相互衝突的「今天」與「明天」之間做出選擇。

想要飛得像你所想的那麼快,而且飛到任何地方去,你必須先知道你已經到達那裡了。—《天地一沙鷗》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