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愛普生EPSON

台灣愛普生EPSON

綠色創新:化廢紙變白紙

文 / 謝明彧     攝影 / 關立衡   2016-09-29

綠色創新:化廢紙變白紙


你相信嗎?當廢紙變成白紙,兩者,竟然可以用同樣的核心技術。

世界成綑成堆的廢紙,一年不知要砍掉多少棵樹木,你可能不知道,要印出1公噸的白紙,需消耗20棵高度8公尺、樹徑16公分的原木;每棵樹要長到如此,平均約需20~40年。

而1公斤的紙,約需2.7公斤木材、130克的石灰、85克的硫、40克的氯、300公升的水,而用氯漂白是造紙過程中,水汙染的主要來源。

但這些現在都要重新計算了。

日本EPSON去年底正式公開世界第一台商用再生紙製造機「PaperLab」。和過往大家印象中EPSON擅長的「印表機」剛好完全相反,以前是將白紙印成文件,這台機器則是「化廢紙變白紙」。

只要將廢紙放入,透過粉碎、除汙、黏合程序,吐回一張乾乾淨淨的全新白紙給你,甚至可以依照需要,訂製紙張的厚度、顏色、香氣。

EPSON官網資料,PaperLab每分鐘可再造14張A4大小白紙,以一天8小時計算,每天可製造6720張紙,約等同67包白紙;而目前PaperLab定價還未公布,但預估一台售價可能在新台幣500~1000萬之間。

「把整個再生紙流程濃縮到一台機器裡」,正是PaperLab的顛覆產業驚奇之處。

不只為綠色而綠色,而是回歸企業資安機密需求

在外界眼中,PaperLab似乎是EPSON跨入回收再製產業,但EPSON真正著眼的,「其實是客戶對於文件的資安需求,」台灣愛普生(EPSON)總經理呂理迪強調。

對企業來說,花好幾百萬添購設備,然後一天8小時啟動,只為生產67包紙,根本一點也不划算,若只是為了白紙需求,還不如直接和廠商叫紙來得方便快速,「但對於許多企業來說,文件的機密性,卻是事關重大的問題。」

過往企業要銷毀文件時,往往是請回收廠商來公司收取廢紙集中處理,但有些文件重要到不消說離開公司,甚至是只要一離開辦公桌,就算是用碎紙機處理過了,還是會有機密外洩的疑慮。這時直接當面將文件粉碎轉為白紙,「這就是最徹底的杜絕機密外洩疑慮」。

當然,要將文件在辦公室內就徹底銷毀,還有別的做法,但呂理迪反問,「如果在這個解決方案中,還能同時做到環保,不是更好?」深度了解消費者對於印刷的需求,結合環保,「唯有能解決消費者痛點,才是真正有用的綠色科技。」

顛覆「刮鬍刀理論」,解決消費者痛點

過往印表機的商業模式,「機器便宜賣,耗材昂貴賣」是常見的做法。源自刮鬍刀大廠吉列(Gillette)知名「刀片與刮鬍刀」銷售法,透過便宜甚至賠本銷售印表機硬體打開市占率,然後用昂貴的墨水耗材來賺回利潤。

「然而消費者也不是傻子,這點,正是所有印表機使用者最詬病的消費經驗,」呂理迪說,當消費者一想到要買耗材,就覺得要被廠商坑錢,這也是為什麼以前印表機改機的人那麼多,「因為買『耗材』,真的超『耗財』!」

消費者痛點常常就是創新的開始,EPSON看到這點,開始反思:「消費者真的不願意多花點錢買印表機嗎?」

要解決這個問題, 耗材成本一定要比機器便宜,經過研發,革新技術PrecisionCore精點微噴技術,找到了特殊設計的專業噴頭,可以用更少的墨量, 就能印出畫質清晰的文件。

如此就算機器本體比別人貴,但墨水價格卻比別人低,「別家印1張,用EPSON可以印7~8張,換算彩色一張只要0.18毛、黑白一張只要0.06毛,消費者會怎麼選?EPSON能拿下6成市占率就知道。」

當用墨量更省、噴頭可以用更久,那是不是也就達到減少廢棄物的環保效果?呂理迪強調,「這就是能解決消費者痛點的環保科技。」

從印紙到印布,跨足數位紡織

綠色創新思維,也讓EPSON跨入時尚數位紡織印刷領域。

EPSON與國內知名服裝設計師徐秋宜與其夫婿知名畫家王仁傑合作,推出「春夏別序Coee or Tea」服裝秀,並與知名服裝設計師溫慶珠推出「Return to Forever島嶼之心」時裝秀。

透過EPSON精點微噴技術的Monnalisa數位直噴印花機,台灣自然元素與王仁傑油畫作品變成印花圖騰,轉印在柔軟輕透的絲綢與烏干紗等不同素材上,製作成每件獨一無二的印花訂製服。

時尚風潮愈來愈走向「少量多樣」的時代,尤其是設計師作品,只生產幾件或幾10件,但以往若要向紡織廠訂做印花或布料,一開機就有一定的數量需求,不是超過預算,就是會造成大量的報廢,都是資源的浪費。

傳統布料染印時,由於每換一種顏色都需要一次整染的過程,會造成大量的水資源消耗,並產生許多廢水,也都是環境的危害。

「但如果改成數位印花,透過噴墨技術,直接將想要的圖案列印在織品上,不只可以一次只做一件,而且可以省去傳統的整染汙染,」呂理迪說。

EPSON為了織品印刷,特別開發出適合印在棉質等不同布料上的墨水,不只不暈染、可防水,還能夠避免印表機噴頭阻塞,而且墨水還通過安全認證,不傷人體,印成織品直接接觸人體肌膚也無礙。

徐秋宜在專訪中強調,秀展準備時間非常緊湊,但正因為有了數位紡織直噴技術的協助,才能在短時間內印製出客製化的布料,並真實呈現如畫作原本的豐富色彩,讓創作理念徹底發揮。

「數位印花是不是一種環保科技?是;是否滿足消費者需求?更是!」呂理迪強調。

如同PaperLab,針對某一個原本無法被滿足的消費缺口,創造一個新的解決方案,數位印花也因應服裝設計師需求,以小量印製體現出獨家設計,並以噴墨技術在原本不容易處理的織品上,做出更細膩、更具立體感、更符合原創需求的豐富色彩,滿足高度客製化需求。

「任何環保新科技,一定要從消費者出發,」呂理迪強調,這正是EPSON的綠色科技思維,讓企業、市場與環保的三贏。

關鍵字: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