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獴媽媽 温芳玲

狐獴媽媽 温芳玲

遇見狐獴,我學會了愛

文 / 温芳玲     攝影 / 天下文化   2016-09-29

遇見狐獴,我學會了愛


身高不到30公分的狐獴,萬萬想不到,居然讓一個幾乎失明的女子,因為要見牠,堅持求生意志。半年後,女子奇蹟式恢復視力;3年後,真的踏上非洲大陸。

她,叫溫芳玲,大家叫她狐獴媽媽。

這個曾經失婚、跟母親關係惡劣、偏執不認錯的任性女子,看見狐獴家族,每天清晨黃昏一定要抱抱,哥哥姐姐照顧弟弟妹妹,犧牲性命在所不惜,她開始學會愛。以下是她的真情分享:


狐獴到底有多神奇的力量,居然吸引一個年過40、體力欠佳的城市歐巴

桑,不顧一切前往沙漠探險。我想是因為牠們家人之間的愛,不是掛在嘴邊,不是埋在心底,而是表現在行動上,那份愛的行動力深深震撼了我。牠們能表達許多人已經不會或遺忘該如何表達的溫暖,對我而言,牠們是比人更有人味的動物。

說狐獴是我生命中的奇異恩典,一點也沒錯。2006年,我的事業面臨空前危機,最大客戶三星的總經理外調後,事業突然失去方向,從人人稱羨、手握大筆預算的廣告公司負責人,變成要重新開發客戶、乏人問津的普通角色。加上與家人關係長期疏離,長年以來習慣忽視和壓抑的憂鬱,也接近潰堤。然而,一段狐獴哥哥搶救弟弟生命的影片,卻意外帶給我新的力量,冰冷的心,又有了溫度。

一個週末下午,我無所事事在網路上瀏覽各種動物影片,其中一支短片,我看見大老鷹正在追逐一群狐獴,對準一個跑不動的小狐獴準備俯衝。就在最危急的時刻,一隻大狐獴不顧危險,突然轉身急速衝到小狐獴身邊,搶在鷹爪抓走小狐獴之前,快速叼起牠,躲進附近避難洞穴裡,化解

一場致命危機。

大狐獴不畏懼死亡的勇敢震撼了我。記憶裡,沒有人曾經這樣用力愛過我,我的生命未曾感受過這般炙熱的溫暖。我對這群可愛的動物無比好奇,愈深入了解,就愈發不可收拾的愛上牠們。這群動物無比豐沛的愛,填補了我心裡失落的那一塊─渴望擁有緊密的家庭關係,渴望有人對我無條件付出。

3年漫長等待,重新找到生存的動力

我蒐集了國內外許多狐獴影片,其中英國BBC紀錄片《狐獴大宅門》(Meerkat Manor)最是扣人心弦,但播出4季之後再也沒有新作品,片中的狐獴巨星們與牠們的後代過得如何,讓我牽腸掛肚。

狐獴豐沛的愛,以及對牠們的懸念,讓我興起了到南非喀拉哈里沙漠當自願義工1年的念頭。此時,也正逢事業和家庭遇到瓶頸,我擺脫不了眼前的困頓,思考不出人生下一步該何去何從。到最荒涼之地做社會或動物服務,我能否重新找到生存動力?於是我寫申請信給劍橋大學狐獴研究計畫團隊。

我知道自己早已超過28歲的年齡限制,也不具動物學相關學歷,但我總是告訴計畫管理人,我擁有比任何人更愛狐獴的心。但連續兩年我都被拒絕。

第3年,因為免疫系統失調延遲就醫,我的雙眼幾乎失明,視網膜持續積水,有近半年時間生活在黑暗之中。在漫長的治療期,我默默對上帝許下心願:親眼見到這群讓我佩服不已的小動物,是我這一生莫大的心願,只要視力能恢復,一定突破萬難,親自走一趟南非大漠。

我想上帝是聽禱告有憐憫的神,半年後我的視力不但恢復,還比以往更好,而我也再一次提出狐獴義工的申請,終於在他們第3度拒絕我的同時,帶給我一個好消息。他們開放了一種特殊行程,是為期16天的「狐獴之友」參訪行程,很樂意將5個名額中的一個留給我。欣喜的我,就這樣意外地成為第一位獲准進入南非大漠狐獴研究計畫保護區的東方女子。

親密互動,艱困生活也變溫馨幸福

經歷兩次轉機,才抵達南非最接近沙漠的小鎮普平頓(Upington)。接著換乘沒有冷氣的四輪傳動休旅車,從日正當中出發,到日落之後,好不容易才踏上喀拉哈里沙漠。當我第一眼看到狐獴,文字也不足以形容內心的感動。

清晨5點,我屏息蹲在洞穴旁等待,6點半左右,第一隻狐獴醒了,牠的頭偷偷探出洞穴,試試外面的溫度。直到太陽升到半空中,黃色光芒充滿大地,一隻接著一隻慢慢爬出,筆直站在洞穴前矮土丘上,頭靠著頭或肩並著肩,面向太陽做暖身。

牠們個子比我想像迷你好多,眼神跟人一樣充滿感情,彼此常搭肩、擁抱、磨蹭,模樣可愛,真的跟人好像。研究人員開始忙碌的為牠們一一秤重,看經過寒冷的一夜,食物產生的能量消耗了多少。

不一會兒,小傢伙開始追逐嬉鬧或互相挑蟲理毛,大傢伙則開始工作:有扒土打掃地底洞穴通道的、有充當訓練員帶領後輩練習打架和覓食技巧的。直到媽媽一聲令下,一支小小義勇軍便展開了一天的覓食之旅,我們也緊跟著牠們的步伐移動。

這裡的生活條件,比我原先想像的更加困難。天乾地熱、大型掠食動物出沒、缺乏遮蔽物、畜養牛隻造成的傳染病、產業道路開發,都成為狐獴的隱形殺手。但牠們家人間的親密互動,讓天天充滿挑戰和困難的生活,變得溫馨而幸福。就是這份平凡的愛和感動,鼓勵我飄洋過海來到牠們跟前。

卸下面具,遇見真實的自己

過去我以為只要努力得到更好的社經地位、物質生活,心裡一切匱乏都可以補平。但一成不變的生活,忙碌成了一種盲目追逐,讓我失去動力和盼望。直到踏上狐獴棲息地,狐獴的愛卸下我的武裝和面具。那份恬靜,讓我聽到心裡最深的聲音。

我眼前快速翻轉許多過往畫面,才發現原來我的內在一直停留在原地,不曾長大。40多歲的軀殼裡,填充的卻是7歲小女孩的靈魂,像個放學卻遲遲等不到父母來接的孩子,看著別的孩子小手握大手幸福離開,我只感到無比孤單、失望和害怕。一顆沒被愛滿足的心,在看到狐獴那一刻被釋放了。

經歷過這一切,我想只有最真實的面對,才能更真實的生活,放下一層層的包裹,撕開世俗價值堆砌出來的面具,你也可以更自由的追逐夢想。

延伸閱讀:

桂綸鎂:森羅萬象,平權共存

雨林之心,與奶奶的約定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