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之覺醒

森之覺醒

桂綸鎂:森羅萬象,平權共存

文 / 吳沛綺     攝影 / 關立衡   2016-09-29

桂綸鎂:森羅萬象,平權共存


這是一個心理測驗,你的答案,就象徵著自己對於生活的認知與感受。

在金馬影后桂綸鎂心目中,如果有一片森林祕境,那會是:呼吸的、流動的、包容的。

「如果有一天,這塊土地再也不適合居住,我們可以去哪?若一切歸零,回到大自然懷抱,會發生什麼事?」這是電影《德布西森林》劇本思考的問題,同時也是桂綸鎂心中的疑惑。喧囂欲望高漲的都市,有太多意外、貪婪與人生的不可測,透過電影原始祕境的探索,從失落、徬徨、崩潰,最後找到內心平靜,在與自然共存共處的過程,她也一步步思考、發掘,摸索自己內心森林的樣貌。

之前,桂綸鎂刻意放慢腳步,息影一年回歸主演的《德布西森林》,一口氣深入全台10座森林,三芝、平溪、阿里山、合歡山……從低海拔到高海拔,隨劇情延伸,她的心境,也在群山洗禮下,愈發清明。

這是台灣國片近期少見之作。全片只有2個演員與無盡的山林。桂綸鎂飾演的鋼琴家,在巡迴演出前,因捲入一樁土地開發案失去了丈夫與兒子;母親陸弈靜為了保護女兒,帶著她來到深山,希望重新找回內心平靜。母女倆進入深不可測的野生叢林,也開始了各種生存與關係的探索……。

看見森林,就是看見自己。那天下午,我們再次遇見桂綸鎂,她倚著大樹,很近很近地聞著樹木香氣、專注觀察表層青苔;我們聊電影、聊自然,也聊現階段的人生價值與選擇。

彷彿,我們也探訪了桂綸鎂心中的原始祕境。那也許是暴雨狂風中,不畏懼閃躲,反而站穩腳步、張開枝枒,痛快享受滋養的勇敢;也許是不見月光、獨自身處黑暗,卻聽見萬物呼吸共鳴的寂靜;更可能是,在天將曉而尚暗,等待第一道曙光灑落之時,對天地森羅萬象的感激、尊重與包容……。一起走進屬於桂綸鎂的森林,以下是她的精采分享:

暴雨森林:想看清,先停下腳步

悶雷從天傳來。一滴、兩滴,爭先恐後,豆大雨珠猛烈落入林中,打在枝頭讓枝葉起舞。滂沱大雨像熱烈掌聲,若抗拒躲藏,你將感到黏膩煩躁、無處容身;若決心痛快淋一場,你會忍不住張開雙臂、仰頭閉眼,享受這場生命禮讚。

這幾年,我的電影產量愈來愈少,我開始以生活為重心。我們的生活、情緒,其實都非常有層次,只是忘了去體會。只要放慢腳步、把敏感度打開,就會發現其實很多行為,都是有原因的。

《德布西森林》這對母女,也因為生活中一些狀況,得以來到森林中喘息。也因為這段喘息的時間,讓她們思考了許多關於生存的意義與價值。

都市人的欲望似乎會被無限擴大,有人拼命賺錢、有人為功名勞碌,可是在心底,我們的小小願望都相同:喘口氣,給自己多一點的空間呼吸。

進入深山,把城市的價值丟棄,你會感受自己喝到的每一滴水、吃到的每一口食物,你會知道陽光在森林中有多重要,也學會珍惜所有的資源。

電影中有一幕,女兒背著性命垂危的母親,在森林中走投無路。許多問題就在現場、當下、在森林裡頭,但不論怎麼走,都不見得能走出困境,怎麼辦?

愈掙扎、欲望亂竄,愈是束手無策。正是因為這樣的沮喪與現實的殘酷,才能讓劇中女主角更有勇氣開始思考:我該如何面對環境?如何與它共處?

逃避永遠不是最好的方法,但是如何讓眼界和思考更清晰?答案是讓自己慢下來。不在第一時間做粗糙的決定,而是想方設法、保全該保護的人,同時維持自己信念,才能想到解方,做出決定。

黑暗森林:當感性不再管用

一片漆黑,月光躲在雲後不肯見。因為不見,聲音變得無比清晰:蟲鳴、鳥叫、風……靜心傾聽,寂靜原來並非萬事皆空,而是萬物共處、獨立存在;接著,你才能進一步向內,聽見自己的心聲。

我做電影10幾年來第一次跟導演投降,也發生在《德布西森林》。

那場戲的劇情是,我進入小木屋,看見地上報紙,發現令我失去丈夫、兒子的那樁土地開發案有了結果,卻只讓我更加認清:現實中的自己已經失去一切。走出木屋,我彷彿看見母親給我安慰,更徹底崩潰。一層層情緒交錯,那是一個虛實交替的表演,所有情緒one take,但是一整個下午,我卻一直無法完成,出不來、過不去,就是找不到原因。

我發現,做演員、做表演,也是如此無助的事。沒有人能幫你,任何人的引導、曾經學習過的表演方法,在現場全都失效。

以往碰到類似挫折,我回到飯店一定痛哭流涕,責怪自己怎麼沒有做到。可是那晚我卻異常冷靜,回到房間,把劇本重複讀非常多遍,將那場戲所有的邏輯細節,一點一滴用理性分析,找出原因,直到找到答案才睡去。那次,我沒有任何情緒崩潰,因為我知道感性不管用,我必須誠實面對。

表演是非常誠實的。你懂多少、生命累積多少,表演出來就會有多少。

隔天走到現場,我依然非常害怕,擔心自己又失敗,不知道能不能做到?

很高興,兩個take就完成了。這真的給我非常大的震撼,也是10幾年表演生涯中寶貴的一課,我非常高興我誠實面對了自己的不足。

微光森林:森羅萬象,平權共存

拂曉,露珠蜷縮在每一片沉睡的葉上,像是滿地繁星鋪滿了整片黑夜。

再過幾分鐘,陽光將化為金黃色的絲綢,從山谷彼端輕柔披掛到這一頭來。此刻的森林,則籠罩在淡紫色霧氣中,不焦急、不等待,一切就如千百年來的每一天,自然發生。

在我心中,萬物平權是非常重要的核心價值。什麼是平權?無論是人與人、人與自然、森林,你必須尊重,我們各自有生存方式,各自獨立成長,我們不傷害彼此、彼此共需,這就是平權的概念。

回到2004年,我21歲,在法國當交換學生,有一天只是無意在逛街走路,忽然發現有一整排的鎮暴警察守候在此。那是一條很窄的巷弄,裡頭有家咖啡廳,兩隊足球迷正激動吶喊,但是巷弄另一端,面對著狂歡的人們,這一整排警察,絲毫未移動半寸,只靜靜觀望。我當時非常驚訝,在衝突的現場,這個國家是如此面對民眾,彼此尊重。

反思台灣,如果面對所有衝突,警方能夠更理性地,以觀察的方式、並不介入,直到任何危險發生,再以協助的角度幫忙,或許很多衝突都能降到最小。

聆聽與換位思考非常重要。在網路社會,若資訊能夠更流通、人們交流得更順暢,給予尊重,多一點同理心,就不會產生這麼多不必要的誤解。

每個人的靈魂在最初始的時候,都是乾淨而純粹的。歷經社會化,讓我們成為最獨一無二的個體,但是別忘了彼此尊重,因為我們都來自最原始的小小生命體。當我們把身上的需求與符號拿掉,其實所有人都一樣。回歸大自然最原始的狀態,其實就能找到那份最單純的快樂。

延伸閱讀:

雨林之心,與奶奶的約定

遇見狐獴,我學會了愛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