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n&clear男》無印良品統一時代門市副店長 劉宇軒

clean&clear男》無印良品統一時代門市副店長 劉宇軒

打掃,讓自己真的回家

文 / 謝明彧     攝影 / 關立衡   2016-07-31

打掃,讓自己真的回家


你回家後第一個動作是什麼?

包 包一丟、躺上沙發?打開冰箱、吃個消夜?對無印良品統一時代門市副店長劉宇軒來說,打掃,是每天下班回家後的第一件事。

那並不是工程浩大地把家裡全部打掃一遍,而是拿起拂塵,撢撢沙發;或是用滾輪,把櫃子嚕一遍。每天選個角落,花上幾分鐘,稍微打掃一下,隨著灰塵清掉,整天堆積在自己身上的工作疲憊也彷彿被抖落,劉宇軒用簡單的身體勞動,告訴心情今天工作已經告一段落,接下來就好好休

息吧!「打掃,是我讓身心回家的儀式。」

透過打掃,實踐自己理想的居家生活樣貌

34歲的劉宇軒,從小就被父母要求幫忙打掃,最深刻的記憶,是小時候還曾經睡到一半,半夜被爸爸挖起來叫去洗碗。

他笑說,一開始當然也會覺得煩,但做久了,反而開始喜歡起清掃完成後的那種成就感,「透過自己的手,把原本髒亂的地方打掃乾淨、收納整齊,看著居住空間變得煥然一新,我喜歡那種自己待在一個清爽空間中的舒適感。」

當打掃變成一種讓自己過得更舒服的成就感,於是劉宇軒對打掃的要求,也從原本的「把打掃做完」,漸漸轉移到「如何做得更好」,在意所使用清潔工具的機能性與設計性。例如有些櫃子死角用抹布就是擦不到,但經由搜尋,他發現日本有開發專為死角設計、前端做成特別角度的桌上型掃帚,就順利解決這種困擾,「到處瀏覽各種新清掃用品的分享,是我生活中的一大樂趣。」

當不斷體驗不同的清掃方式、思考怎麼才能讓自己掃得更好,最後,這些心中對「理想打掃情境」的描繪,就進一步在劉宇軒心中擴大成對整個居家生活風格的想像。他說,對居家環境在意的人,想待在什麼樣的居住空間中、使用哪些東西,都會有個理想,但小時候,這些居家用品的採購權,可能都還掌握在父母手上,但一旦有機會由自己決定,那是種更靠近自己理想生活的興奮感。

「所以我搬出去住後,第一件事,就是幫自己買了一整套無印良品打掃工具,」劉宇軒笑著說,不只是因為日系品牌針對許多打掃情境,有對應的機能性設計,在造型和用色上,圓潤的線條,白、黑或原木色的用色,不管哪種居家風格,都能順利融入家中,就算擺在開放空間中,也不像傳統打掃用品那種大紅、豔紫或鮮綠的用色格格不入,一定得收進櫃子藏起來才行。

追求打掃機能性,是男生共同偏好

因為喜歡打掃,到因此愛上無印良品的打掃用品,最後進入無印良品工作,劉宇軒對照自己的打

掃心得,以及客人的店頭詢問內容,對於「家事男」提出觀察:男生做家事,不只重視「結果」,也非常重視「流程」。

劉宇軒說,相對女生在詢問商品時,往往比較關心能帶來哪些改善,男生對機能原理的追求欲望非常強烈,一開始先和店員表明自己的需求,聽完店員推薦後,再追問其他人的評價,例如好不好用、多不多人買等等;等有了初步概念,進一步詳細詢問產品設計原理,例如拖把的布是什麼材質做的?有什麼特殊作用?正確的使用方式又是什麼?

「男生會希望得到一個最正確的標準做法,確保自己每一個清潔步驟都完全無誤,達到最好的清潔效果。」

從「幫忙打掃」「樂在清掃」到「打掃就是生活」,劉宇軒說,對自己來說,最大的改變就是「掌握自己人生」,「每個人,都有一個會讓自己覺得最放鬆、最自在的環境樣貌,」劉宇軒說,而打掃,就是幫自己找回生活掌握權的最簡單的方法,「就算你不能決定家長什麼樣子,但至少你可以讓它們以你喜歡的樣子呈現。」

所以以前,劉宇軒會覺得清掃是一件大事,必須要空出一整段時間,好好徹底清掃一次,才覺得乾淨;但現在,打掃對他就如同喝水般,是一件隨時可做的輕鬆小事,「感受其中的樂趣,創造讓自己愉快的生活空間,就是打掃最大的意義。」

關鍵字: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