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航罷工、一例一休,爭議背後你該了解的事

華航罷工、一例一休,爭議背後你該了解的事

凱因斯錯了!每週只要工作15小時?

文 / 鄭志凱     攝影 / 關立衡   2016-07-29

凱因斯錯了!每週只要工作15小時?


「華航罷工」、「週休二日」、「一例一休」爭議不斷,你是不是也被這三個名詞弄得頭昏眼花?

爭議來源,其實跟台灣的勞動環境有關。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公布全球38國2015年工時調查,台灣勞工全年總工時為2134.8小時,遠高於

OECD公布的平均工時1766小時,甚至高於日韓。

工時長、薪水又凍漲,這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差「錯?為什麼科技如此發達,你的工作時間卻有增無減?《30》邀請矽谷創投家鄭志凱,從凱因斯15小

時工時預測,一直談到今天的台灣工時問題:

在科技萬能、希望無窮的時代背景下,凱因斯在1930年發表了一篇文章:〈我們後代的經濟前景〉(Economic Possibilities for Our Grandchildren),文中充滿樂觀的展望。他預測人類在100年間,大約2030年,所有的經濟問題都獲得解決,人類的經濟水平有8倍之高,一個人每週只要工作15個小時,就能滿足「老亞當」(old Adam,凱因斯的用語)的生存基本需要。

凱因斯顯然錯了,而且錯得離譜。當今全世界法定工作時間最短的法國,每週都還要工作35個小時,遠超過凱因斯預測的一倍。

英國學者羅伯特(Robert)以及愛德華‧史紀德斯基(Edward Skidelsky)父子在2012年出版的《多少才滿足?決定美好生活的7大指標》這本書便嘗試提供一個解釋。他們認為有兩個因素,阻擋了凱因斯的預測成為事實。

一是凱因斯假設人的生理、心理需要有個上限,抵達了上限,人便感覺滿足,不必繼續用消費來餵養人的需要。在這個前提下,生產力提高,工作時間自然減少。凱因斯顯然不是心理學者,他不知道人的心理因素——例如羨慕、嫉妒和恐懼——擁有取之不盡的加速度,永遠會跑在物質的進步之前。

另一個原因則是經濟體系各個個體(個人、公司、國家)彼此間無可避免的互動關係(史紀德斯基用的字眼是power relationships)。不幸的是,這種關係在現代資本主義的現實結構中,愈來愈以競爭為主調。

可不是嗎?當全球年輕世代的失業率屢創新高,社會新鮮人僥倖獲得一個機會,唯恐從指縫間流逝,誰敢不賣命表現?

資本主義盛行,工資工時環環相扣

當科技逐漸鯨吞蠶食人的工作機會,景氣雖然復甦,失業率仍然令人觸目驚心,哪個職場人不戒慎恐懼,努力證明自己任勞任怨、性價比不遜於機器人,制約反應般地自動加班?

當停滯不前的工資趕不上物價指數,房價卻仍然不斷飆高,薪水階級增加工作時間,是不是別無選擇的選擇?

當職場的升遷機會愈來愈少,升遷後的回報卻愈來愈高(例如1970年美國CEO的薪資是一般工人的30倍,40年後的今天是263倍)。職場如競技場,每個人為大獎所激勵,誰不樂於工作,拚死效命,爭取脫穎而出的機會?

當公司與公司在自由市場上做生死存亡的競爭搏鬥時,數目較少的員工每人工作較長的時間,和相反的多員工短工時,何者更能呈現經營績效?當營業額與員工人數比(revenue per employee)被視為關鍵績效指標,經理人是否更義無反顧地賠錢裁員、賺錢也裁員(沒被裁員的員工於是自動延長工作時間),然後心安理得地去領取那隨職位升遷而巨幅放大的獎品?

當先進國家以追求GDP成長、提高生產力為政策指南,政治人物仰仗鉅額金錢捐助以挹注龐大的競選經費,開發中國家又各自使出渾身解數、打造優良的投資環境,企圖加速GDP成長,如何能產生有效對策來逆轉非法定的工作時間不斷增長?同時又如何能降低法定工時?

高失業率,M型社會,低階薪資停滯、高階收入瘋漲,和不見縮短、只見增長的工作時間如是因果循環,環環相套,這是一個全球結構性的問題,愈資本主義化的國家,問題愈嚴重。

屬於台灣的工時問題特性

這樣的全球趨勢下,台灣自然不能倖免,至少有兩個方向鮮有爭議:

● 台灣必須加速產業轉型,縮短轉型的陣痛。轉移製造業的重心,從低附加價值的製造加工,盡速升級為高附加價值的技術及設計創新。

● 同時調整產業結構,增加服務業比重。豐富服務業的內容,從民生型服務經濟提升至經驗型服務經濟。

若同意這種以創新為引擎、以價值為目標的思維,員工工作時間的長短不是重點,創造價值才是真正的員工績效指標。然而台灣《勞基法》或《勞動契約法》的立足點卻背道而馳,不免讓人有迷失在時光隧道的幻覺。

很明顯,台灣法律對於人力資源的觀念還侷困在加工出口區經濟、藍領階級為勞動人口主力的時代。例如每兩週工作84小時的奇特規定,舉世罕見。2000年通過此規定後,大陸一邊降低工時,一邊還能提高工資,台灣卻以維持競爭力為理由,十幾年來原地踏步。如果還在顧忌勞力成本提高便喪失競爭優勢,如何能奢言以創新創價來加速產業轉型呢?

又如美國勞工法中,有所謂exempt(責任制)和non-exempt(工時制)之分。工時制如台灣,要求公司制定每日標準工時,超過時間便以加班計算。責任制相當於白領階級,無論工作時間長短,沒加班費,只有固定薪資。而不少前衛、希望激發員工創意的公司早已放棄僵化的工作時間制度,員工擁有極大彈性,上下班採用彈性時間,在家辦公也無妨,甚至還有公司膽敢採用無上限假期的制度。

反觀台灣法律沒有責任制之分,理論上任何員工工作超過兩週84小時,公司必須發給加班費。換句話說,台灣目前所有聘有白領階級的公司都在法律邊緣游走。

用前瞻性的眼光思考工時問題,其實台灣何妨大膽嘗試,例如開始正式施行每週40小時工時,之後每兩年一週減少兩小時,降至36小時後暫時打住,視當時國際潮流再行決定未來方向。

不妨準備好輕裝上路

如果按此時程循序減低工時,也許能夠產生以下的經濟績效:

1 企業明確了解政策走向,可預作規畫(會選擇出走的企業,大多仍以勞力成本為競爭手段)。

2 企業主因預見勞工成本逐年提高,進而產生迫切感,加速採取升級或轉型的具體措施。

3 由於工作條件改善,可以刺激台灣勞工不願進入工廠的就業意願。

4 縮短工作時間被用於休閒,自然增加各種勞務的需求,加速服務經濟的成長。

5 交互授粉(cross-pollination)的環境最能滋生創意,休閒活動不只讓員工得到更好的休息,也提供更多交互授粉的機會,提升工作時的創意和創新。

6 理論上減少5%工時,可以增加5%就業率。就業率增加,有助於經濟成長。

7 對員工而言,減少工時維持工資也算是間接加薪。

工作時間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也是一個觸及資本主義靈魂的探測針。真要能改善,釜底抽薪的辦法是減少一些叢林式的競爭,多一點同舟共濟的合作。至於台灣,更該早日拋棄舊包袱,擁抱前瞻性的思維,即時輕裝上路。

關鍵字: 職場學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