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迂迴式愛情

小心迂迴式愛情

寶寶心裡苦,但寶寶不說?

文 / 海苔熊        2016-07-28

寶寶心裡苦,但寶寶不說?


「老公,你知道嗎,我今天去學校接小寶的時候遇到Jenny,沒想到他們也在那間幼稚園耶!」女人說,一邊坐到男人身旁。男人「嗯」了一聲,然後繼續玩他的PSP。

「我看Jenny趕著要走,問她要去哪?她才說他老公這週末要帶他們去日本玩,好好喔!」「嗯,這樣很好阿,休閒嘛!」男人眼睛像黏在螢幕一樣,敷衍回應。「算了,反正你根本不懂我要的是什麼!」女人說完,就氣沖沖地離開客廳,回到房間把門關上。男人一頭霧水,心想:我到底招誰惹誰?

關係裡的邀請

這樣的對話模式熟悉嗎?不少男人都有類似困窘,明明對方什麼也沒說清楚,卻愛生氣。有人會走到房間把老婆揪出來,要她「講清楚說明白」,有的神經更大條,坐在椅子想她可能月經來,又在無理取鬧。

要如何化解窘境?我們得先理解人際互動中的「邀請」(Bid)。當我們和一個人建立關係時,會發出一些「邀請」訊息,可能是一句話,也可能只是一個眼神或動作,對親疏遠近不同的人,我們會釋出不同程度的邀請。

回到一開始的例子,在婚姻治療師John Gottman與Joan Claire的理論中,這其實是一種「受挫的邀請」。妻子嘗試用「委婉」方式說出需求,但先生沒有「接」到,形成妻子生氣,先生懊惱的雙輸局面。這種委婉表達,在我們的文化裡並不少見,還可能是我們的「特色」。只可惜這些特色,很可能會干擾親密關係中的溝通。

寶寶心裡苦,但寶寶不說

為什麼我們常常無法說出自己的需求呢?回想一下過年或親戚相聚時,是不是常常說這樣的話:「你家大寶好聰明,哪像我們家那個過動兒,成天只知道玩!」「他就跟他老爸一個樣,家事也不會幫忙做!」「沒關係啦,廚房我來就好,你先休息。」你覺得這些話真的是說的人的本意嗎?說話者講話(與指涉)的對象,真的是聽話者嗎?當媳婦要到廚房幫忙的時候,婆婆說要她去休息,她真的可以去休息嗎?

我們從小生活在迂迴表達的社會,很多時候話語真正需求與意涵藏在文字之後,甚至是文字「反面」。黃之盈在新書《從此,不再複製父母婚姻》中提到幾個常見的「表裡不一」例子,我整理成表格如下:

發現了嗎?在我們的文化常要自帶「翻譯機」,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上面例子大概可分為兩類,一種是「語意不清」,一種是「反向語言」。

▲語意不清:心理有「需求」,但沒明白把需求說出來,而採隱晦暗示,希望對方「聽懂」。伴侶治療師 Sue Johnson指出,我們會用這種方式溝通,是因為說話的人內心怕被拒絕、不相信對方能回應需求,所以用模糊或防衛方式說話,把真實情緒藏起來。例如妻子說:「拖把在哪?」心裡是「反正你也不會幫我做,這個家好像只有我一個人的」;先生會說:「你沒看到我工作都做不完了嗎?」但話語背後真正需求卻是:「我希望你關心我,而不是只想著週末出遊」,或是「我需要多一點一個人的時間」。

「猜心」很累,但的確有夫妻靠幾10年相處,磨出「翻譯默契」。國內家庭關係研究者劉貴琴老師指出,如果親子或夫妻可培養這種「讀境揣摩」的默契,像吃下翻譯蒟蒻,正確看見對方模糊語言背後想說的,衝突就會減少。

▲反向語言:這類語言不但沒說出自己想要,還說完全相反的話。這在家族治療上稱作「雙重束縛」,藉相反語言操控對方情緒(說話者可能也沒意識他正在操弄別人)。

例如表格中婆媳例子,媳婦剛嫁入,要到廚房幫忙,婆婆說「休息吧,我來就好。」但當媳婦真正去休息,她心裡又OS:「叫她休息就真的休息?」有些更「高竿」的婆婆還會補一槍,支開媳婦後叫小姑幫忙,這時媳婦心裡不免想:「所以是把我當外人?還是嫌我礙手礙腳?」婆婆在有意或無意間,影響媳婦的情緒。

國內研究婆媳關係的學者孔祥明指出,婆媳間之所以有很多經典「反向語言」,是因為很多時候當事人也不清楚,對方在自己心中是自己人還是外人,嘴上說情同母女,但真能把對方當自己家人?這種內在矛盾也就反映在語言上。

同樣情況也出現在夫妻或伴侶間,當兩人對關係的知覺矛盾時(例如想靠近又怕受傷;想不在意對方某些過往,卻仍然被影響),很容易說出反話,像「不用了,我自己來」、「沒關係你去就好」或「我真的不在意」等等。

說不出的話,最傷

為什麼我們總是不能「好好說話」呢?其實有兩大原因,一是來自於過去家庭的說話習慣,二是來自於關係裡的權力不平均。

▲家族語言風格:從前面例子發現,愛說反話(或模糊的話)的人,小時候也是這樣被養大。朋友 Kevin有次不小心踢到桌角,腳趾流血,他女友不但沒安慰,反而破口大罵:「怎麼這麼不小心?能不能好好照顧身體?」Kevin覺得錯愕,坦白說:「我知道你擔心我,但這不是我現在想要的,我需要的是你安慰我,不是責罵!」後來女友坦承,小時候不小心弄傷自己,媽媽也是這樣責備她,看到Kevin那麼冒失,她心裡的「媽媽」就跳出來說話了。

▲伴侶權力糾葛:有些人之所以會說這些話,是因為他們從對方那種「不知所措」、「怎麼做都不對」中,獲得暫時的權力。當他要伴侶「不要管我」,但內心需要伴侶靠近,於是大力把杯子放桌上,伴侶就會陷入兩難局面:到底要不要管他?靠近可能會被推遠,離開讓他氣一氣,他可能更氣,怎麼做都不對(想想朝令夕改的老闆,你總是無法達成他「不斷變動」的目標,那種心理挫折感)。聽來好像說這些話的人掌握家中大權,但當一個人要靠這種方式獲得控制感,平時他在家裡,是較有權還是沒有權?或他只是表面看起來有權的空殼子?

有愛,直說無妨

如果伴侶老是兜圈子說話,或自己就是這樣,怎麼辦?有人會說,既然反話成因源於關係權力糾葛和早期家庭語言風格,對症下藥不是很好?事實上伴侶間權力既然是「糾葛」,就難有完全解套的一天。大多時候「寶寶心裡苦,但寶寶不說」的人,不是不願說,而是他們不相信說了會有想要的結果,所以用反話、隱晦、威脅保護自己,增加對方答應需求的機率。像是文首的例子,雖然這種溝通讓人受挫,但說不定女人這麼說,男人反而「才能」注意她,把眼睛拔離螢幕去安撫她,甚至滿足需求。如果開始就說「我想去日本玩」,說不定會吃閉門羹。

但覺察家庭語言風格很重要。我們可透過練習看見,雙方父母對我們感情影響為何(參考圖1)?

第1步:拿出一張紙,上半列出5個形容詞描述自己,下半列出5個形容詞描述自己的家人(選擇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懶得寫字的可用手機記事本。

第2步:請伴侶跟你做一樣的事(或你也可以自己列出5個形容詞描述他、他的家人給你的感覺)。

第3步:然後把兩張紙拼貼在一起(或把兩人的手機擺在一起),作為對照。

第4步:在紙的中間寫出你們的共通點,以及對這段關係的期待。

第5步:思考看看,自己和家人、伴侶有沒有什麼相似、互補、或互相糾結的地方,例如「當媽媽愈像總管,我就愈軟爛。」或「當我的伴侶愈愛碎碎念,我就愈想到我媽,反而想頂嘴。」

以圖1的個案來說,他遺傳到媽媽責任感重,所以變成工作狂,但女友剛好是「休息第一」的人,很多時候需求會有衝突,當她放假想出去玩,他傾向在家裡工作。她可能複製奶奶的反反覆覆:「沒關係你忙」,但隔一陣子又說「可是我還是想去逛夜市」,也可能複製爺爺的嚴厲:「對啦,工作最重要」,而男方可能會想起愛生氣的爸爸,用「你看這個好好笑」或「上網訂的桌子什麼時候送來?」打岔方式應對,其實只是想舒緩對方的生氣。但如果兩人能一起討論這張圖,看到彼此在乎的和影響自己的因素是如此不同,或許就能給彼此多一點彈性,增加前面所說的「翻譯」能力。

當你可以開始嘗試區辨,哪些是這段關係中「長」出來的特色、溝通風格,哪些是原生家庭「遺傳」給你的說話方式,以及當你用某一種迂迴的方式來溝通時,對方會如何回應,就可以漸漸摸索出,屬於你們這段感情獨特、親密的語言。

關鍵字: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