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一DJ Hardwell讚不絕口

全球第一DJ Hardwell讚不絕口

在《Lyra》看見華麗音樂

文 / 劉子寧     攝影 / 鄭名娟   2016-07-27

在《Lyra》看見華麗音樂


曾連續兩年被票選為全球百大DJ第一名的荷蘭DJ硬威爾(Hardwell),現年28歲,大概是近年來最人氣高漲的音樂人。每當他到一個國家舉辦大型音樂會,所到之處無不為他傾倒。

2016年4月他來台灣舉辦萬人派對,旅程中,他除了走訪龍山寺,品味台灣傳統之美,還意外發現一個令他驚豔的台灣作品,大讚:「這太了不起,它是一個新的水平(it’s so next level)!」

是什麼東西有創意到可以讓世界最頂尖的音樂人硬威爾都讚不絕口?答案是:《Lyra VR》。

《Lyra VR》是由Metanaut創辦人何迪倫(Dilun Ho)與團隊Peter Kao、Jean Marais、及Andrew Lee共同打造出來,一款世界上幾乎未見的音樂創作虛擬實境工具。

在這款VR應用中,使用者可以在一個廣闊壯麗的背景中、透過手中的VIVE手把敲擊方塊來創作,不同的顏色代表不同的聲音,還可以改變方塊的音量、聲調。但這些都不是最酷的部分,最酷的是你可以自由安排彩色方塊的排列,把你的歌曲視覺化,成為獨一無二的華麗創作。

當其他開發者大多專注做出更刺激、更有聲光效果的遊戲時,何迪倫卻走向人煙稀少的小徑,專注在少人鑽研的領域。更意外的是,他並非多媒體互動設計或是遊戲產業出身,他一直到2015年5月才進入VR產業,不到1年時間他就累積2個優秀作品:

一是以太魯閣為靈感的風景遊歷 VR ──《Ziran: Passage to Nature》,曾在VR遊戲平台「WEARVR」獲得第一名佳績,更被美國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收錄在圖書館中。

二是讓硬威爾讚不絕口的《Lyra VR》。這款匠心獨具的作品剛發表就備受矚目,在2016年2月從全球89個國家、188件作品中脫穎而出,成為第一個獲得「2015 LEAP MOTION 3D JAM」國際競賽活動首獎的台灣團隊。

而這一切,都出自這位17歲就蹺學創業,在美國德州長大的何迪倫。有趣的是他不愛學校教育,他的一身功夫都從網路上自學,他的座右銘是:「我一直在學『怎麼學』。」

17歲逃離學校,自學出師

投入VR創業之前,何迪倫是個自己接案的網頁工程師。但他會的不只有程式開發,他還會美術設計、硬體、網管MIS,是人稱「全端開發工程師」(Full Stack Development),曾為名列 Fortune 500的知名企業開發許多網路及影音專案。

被問到從幾歲開始投入網路產業,何迪倫不加思索地說:「14歲。」那可是1994年,比微軟開發出Windows 98整整早了4年。也許天賦異稟,他靠著自己的雙手摸索網路無遠弗屆的世界,慢慢的從front-page、Flash等當時最先進的程式學起,還一手搭建出自己的網頁。

www的出現,開啟了人類第一次對「無邊界自由」的認識,在網路世界裡所有的創造力都可能發生。相較於此,教室裡的學習顯得了無新意、一板一眼。也許是這個緣故,17歲那年何迪倫決定從教室裡出走,放棄高中學位,開始為那些不了解網路、網頁的公司做開發,成了17歲的網路頭家。

「我高中沒有畢業,當時覺得學校念書好無聊,每個人明明都不同、卻給一模一樣的教材,用一模一樣的系統。」何迪倫說,「我覺得最重要的事情應該是:學『怎麼學』。」

此話不假,何迪倫第一次看到VR這項科技是2015年的1月,他被這項科技深深吸引,決定一定要學會VR內容開發。他只花了4個月時間摸索,同年5月正式成立工作室、8月找到團隊,在專案中一次次摸索,設定自己每個月都要生產出一支Demo。果然在「做中學」,成為台灣知名的VR開發者。

有趣的是,他的第一個作品《Ziran: Passage to Nature》,其實是想做給阿嬤看的,所以遊戲被做得很慢、很平靜,幾乎是個沒有遊戲元素的VR情境影片而已,卻意外在「WEARVR」這個平台蟬聯第一名。

「但我的阿嬤一直還沒機會看,家人其實到現在還搞不清楚我在做什麼,他們很固執,」何迪倫說這句話時先是笑,後來安靜下來,接著說,「其實我也是很固執的人。」

從最早的frontpage,到現在最前端的VR,何迪倫從不甘心停留在一個程式上,只要他發現有新的科技出現,都會迫不及待的去了解、去學習。對他來說,這些程式都只是創造新世界的工具,隨著工具的進步,你會愈來愈能接近腦海中的創意,把這些創意具體化、在科技世界中呈現出來。

逃離學校、甚至從美國飛回來台灣做VR創業,背後難免會有家人帶著關心的擔憂,但何迪倫的固執帶著他循著直覺走,也走出一條無師自通的天才之路。

如果音樂是有顏色的

傳聞,世界上許多優秀音樂人都具有「聯覺」(Synesthesia)能力,英國Experimental Pop創作歌手Charli XCX接受BBC訪問時表示,她能夠看見音樂中的顏色,而她最愛的是黑色、粉紅色、紫色和紅色的音樂。

還有一名叫做Sean的美國教授,他說自己能將手放到這些色彩中間任意移動它們,而他最喜歡的事是邊開車邊聽歌,這時,他會看見無數顏色在前面的擋風窗不斷變幻。

聯覺的現象令何迪倫著迷,於是當他發現VR時,很快就聯想到自己的夢想即將成真:他可以在虛擬實境裡將聲音視覺化!

15歲就開始玩音樂的何迪倫說,世界上只有兩項事情可以燃燒他的熱情,一是遊戲;二是音樂,所以他逢人便向朋友提出自己的概念,好巧不巧就碰上了被譽為「音樂珠寶匠(the Sound Jeweler)」的南非電音創作者MoShang(本名Jean Marais)。何迪倫笑說:「本來我以為自己會音樂,不需要音樂人加入,但我一聽到他的作品,太厲害了!我就專心做Develop跟Business。」有了MoShang的加入,讓《Lyra VR》的陣容更堅強。

到底《Lyra VR》有多特別?讓我們把時間拉到2016年5月的Cumputex國際電腦展,當時的VR可說攻占各大科技廠商,甚至還拉出VR遊戲專區,讓民眾直接大玩VR。但最特別的還是Cooler Master酷碼科技的展區,他們邀請「Make it yours」計畫中贊助的兩組優秀VR開發者:一個是來自荷蘭的Revresh,把民眾懸吊起來感受降落傘的VR體驗;第二就是來自台灣的何迪倫,邀請民眾感受在虛擬實境裡演奏、創作音樂的體驗。在展場中無數的VR遊戲裡,這兩個是最令人印象深刻、具有新意的應用。

「每個人都有idea,但誰能執行出來才是最重要的,」何迪倫說,在VR應用裡有各式各樣的作品,但Metanaut想要在音樂創作工具這個領域裡當先行者,就像第一個在月球上插上旗子那樣,未來想到音樂創作VR,首先想到台灣的《Lyra VR》。

打破框架後,VR要做什麼?

2016年4月,世界知名的DJ硬威爾(Hardwell)在台北大佳河濱公園舉辦戶外音樂會,舞台上展示著國際級的燈光音效,吸引超過萬人參加。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這些絢爛的舞台表演可以濃縮進虛擬實境,無論是創作、表演,統統都可以不受限制的呈現?

何迪倫說,VR的迷人之處就是在於它能帶你進入一個前所未有的情境。他認為,這樣的優勢不應該只應用在遊戲產業,而是要進一步去幫助人類打造更好的世界。他尤其認為VR在教育領域將發揮很重要的功能。「你看書可能吸收40%、聽別人說可以吸收60%,但在VR體驗裡,說不定可以學得更多。」

何迪倫預計在今年10月發布最新版的《Lyra VR》,在那之後他想開發語言學習的VR應用,幫助自己學習中文,也符合全球學中文的潮流。他說,從自身的需求出發,往往也都能符合到他人的需求。就像年輕時本來差一點要做音樂的他,雖然沒有將夢想變成工作,但卻意外變成VR領域中最匠心獨具的開發者,用《Lyra VR》圓了年輕時的夢想。

而誰又會知道,《Lyra VR》未來有沒有可能培養出台灣的「DJ硬威爾」呢?

關鍵字: 巧創業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