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銳藝術家

台灣新銳藝術家

周世雄 一億年的等待

文 / 高嘉鎂     攝影 / 周世雄藝術團隊提供   2016-06-30

周世雄 一億年的等待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薛丁格的貓」的故事?薛丁格把一隻貓和會衰變的原子核、會被衰變原子核所觸發的毒氣,關在同一箱子。如果沒打開箱子看,就不知道毒氣是否被衰變原子核觸發,而貓是否被毒死,處在「不生不死、又生又死」的狀態。後來有人提出「測不準原理」:你永遠無法「精準」測量事物,愈想精密測量,就存在愈多不確定性。觀看本身影響著事物本身,標準永遠不存在。

藝術家周世雄,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最近他的展覽「等我一億年」在北美館開展了。展場共11件作品,是以機油等為媒材的石油畫,作品有〈父親〉、〈母親〉、〈good boy badboy〉、〈全家福〉,還有〈無盡的長廊〉,重現他父親工廠油品生產線的加工灌油車。

知名策展人阮慶岳評論周世雄的展覽是「極簡、神祕、死亡、歌德」。光看作品以為周世雄是極度孤絕、臉色蒼白、削瘦且低調。但他私底下卻是「人來瘋」,話匣子一開就是兩小時,他開玩笑的說:「這次打歌服配合主題,dress code是『媽寶』。」十分幽默,令人想起薛丁格和他的貓──測不準。「周世雄」到底是誰?

年僅27歲的他,高中讀建中,2012年畢業於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學院,2014年拿到美國耶魯大學藝術研究所雕塑系藝術碩士。儘管不擅繪畫,他卻找到「石油」這項媒材,開啟他石油畫系列作品。回台後,他與後來攻讀台大國企系的建中同學王全允,開設了一家主張以藝術結合男士理髮的藝術空間「SCULPTOR BARBER」,年僅27歲的兩人,一人主管藝術與創意,一人主管商業運作,一起組織營運十多人的藝術團隊,有藝術家、設計師、攝影師、造型師,提供策展、藝術品、空間規劃、品牌設計、造型時尚、整合行銷等服務。

● SCULPTOR BARBER。

早在開展前幾個月,「周世雄」這個名字就已在臉書上成為熱門話題。他不僅有專屬藝術團隊操盤策展與行銷,還率先在臉書上強力曝光展覽。事實上,展場中2000公斤的畫、5000才的無銅明鏡和石油,對新生代藝術家來說,規模一點也不小。不甘於低調的藝術家,「周世雄」儼然成為某種fashion。

周世雄不僅是藝術家,還是個創業者。他認為藝術和其他行業一樣,不應該單打獨鬥,需要團隊運作。行銷是周世雄藝術團隊的強項,他認為藝術家必須學著將自己的故事與想法,讓更多的人了解,擁抱群眾也創造自己的價值,為自己定價。

最近周世雄成為台灣藝術圈的話題,引起討論的不僅是他的作品與思考創新,還有家世背景:出身加工油品大廠家族,父親就是台灣潤滑油有限公司負責人周椿樑。

「等我一億年」,聽來是十足自戀的題材,背後要講的,其實是周世雄和家族間的故事。

石油的傳承,愛在心裡口難開

周世雄父親周椿樑,30歲就一肩扛起公司重擔,對子女的教育十分嚴格。周世雄形容自己的父親:「我爸是一個很難將愛說出口的人。」

周世雄當年建中畢業不在台灣升學,計畫出國進修藝術設計時,就曾和父親鬧家庭革命,離家出走1年。因為父親認為,好不容易建中畢業,為什麼要讀藝術?藝術家不就是「睏土腳」(台語無法養家之意)?

雖成功爭取到出國學習,父親卻並沒有提供他優渥的留學生活,但周世雄學會「窮則變,變則通」。他之所以和其他藝術家不同,與父親教育的金錢觀有很大的關係,周世雄形容:「比如說小時候爸爸拿20塊給我買15塊的東西,我回去他一定問我:『5塊呢?』」每分預算都要妥善的分配運用。也因此周世雄說:「在藝術與夢想之前,我們不討論金錢,但藝術的效益是最難評估的,所以我負責作夢,預算當然要交給父親與團隊成員為我審慎的評估。」

當他爭取到北美館展覽後,寫了300頁的展覽企畫書交給父親,「我以為他沒看,沒想到他看得很細,連團隊成員的學經歷都背起來。」但周椿樑認為,沒事先和他商量就跟北美館洽談,應該自己有所計畫,不要有求於他,最初拒絕。

周世雄說,那天剛好是年夜飯,他傳了一封很長的家書給父親。晚上吃飯時兩人又裝作沒事的樣子,不提此事。其他家人都知道他們鬧彆扭,氣氛尷尬。後來父親才答應幫忙部分,其他自己想辦法。

其實,在父子矛盾背後,周世雄很渴望得到父親認同,但他承認他也和父親一樣,無法直接表達對父親的愛與感謝。

● 周世雄工作照攝於台灣潤滑油工廠。

藝術或美之所以能影響他人,來自於創作者對自身缺陷、遺憾、痛苦的了解,以及自我揭露。周世雄怎麼擁抱自己的缺陷?

石油畫的靈感,是2011年周世雄無意間的實驗,在油品中看到天空和樹的倒影。目前創作的油品來源,就是他爸爸的公司出品。周世雄用家族的油品作畫,述說家庭故事,是因為他愛在心裡口難開。

周世雄自我揭露的方法是,他同時呈現不完美和永恆的存在。

在北美館的白色殿堂,一座突兀的裸體全白雕像,以舉重半蹲之姿,矗立在眾人眼前,讓人有莫名其妙的震撼。赤裸身軀,沒有血色,隱隱挑逗每個人內心深處的羞恥感,它是「正在追求完美的寂寞之子」。

同時,展間內,石油經過數億年物理化學作用生成,周世雄深受這種永恆性而著迷,就像秦始皇對長生不老的迷戀。但追求永恆是痛苦的,你敢保證永不犯錯?或者承諾有永遠的愛?

無法如願卻也無法不愛,家族就是這樣的存在。

● 周世雄與作品〈寂寞之子〉合影。

你是否也有說不出口的愛?石油畫在玻璃框架內充填原油,透過高度反射的表面,空間中色彩與形體的流動,在黑色平面上形成如畫般的影像。盯著畫作,你彷彿看見自己和家庭,也在石油的永恆性和不完美的自己間掙扎,你深深被吸引,無法自拔。

● 周世雄與作品〈好男孩壞男孩〉合影。

變化成就永恆的美麗

人生有不同階段,Marc Jacobs早年因才華而痛苦,53歲的他卻追求瞬間的快樂。那麼周世雄會選擇成為什麼樣的人?

他的老師,耶魯大學藝術研究所系主任Martin Kersels評論周世雄,認為他的作品至少要以空間來觀看。周世雄的SCULPTOR BARBER品牌,是為了「希望讓每位客人都是在城市中移動的藝術品」。

藝術需要有趣和美麗同時存在,他說他很喜歡像是位在巴黎的「東京宮Palais de Tokyo」藝術空間。營業到午夜,裡頭有藝術、設計、時尚、電影、文學、舞蹈創作⋯⋯,現在他也正著手策畫,要打開大家對藝術的想像。周世雄說:「藝術家之所以受人尊重?因為他做的是一般人不想或不會做的事情。」

就像安迪沃荷的〈沃荷式的夢露〉(Monroe in Warhol style)或〈金寶湯罐頭〉(Campbell’s Soup Cans),因為打破限制而聞名。周世雄說,藝術的本質是夢想和自由,有夢的人不應貧窮。周世雄也許是薛丁格,也許是那隻貓,在他的世界來說,標準永遠不存在。不過,對藝術、生活、家人、世界的永恆的愛,儘管多有不完美,但愛或許永遠不變。

為了成就永恆,周世雄等待著,卻也不停讓物理化學作用在自己身上發生質變,促成美麗的生成:「想像它就像是有一個人在一個玻璃棺木裡等候,等候著某個人、某件事情的發生,一直等了一億年,直到他的身體成為石油,於此成為了藝術品。」試問,誰值得等上一億年呢?

● 「等我一億年」展場

● 裝置藝術作品〈無盡的長廊〉。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