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阿瑪的後宮生活+馬克媽媽

黃阿瑪的後宮生活+馬克媽媽

那些年,寵物教會我的事

文 / 劉子寧     攝影 / 鄭名娟   2016-05-31

那些年,寵物教會我的事


一開始我很怕貓,直到阿瑪那一年自己跟著我到宿舍賴著不走,一路養到現在。我們從養1 隻貓變成養7 隻貓,從怕貓到可以提供別人養貓技巧,我們學會照顧另一個生命的責任感,也理解有時候「不要急著解決問題」是人際間的處理方式,還有,最重要的是,愛要及時。 ──志銘

我跟我老公有時候會聊,為什麼是狗?為什麼老天爺派狗來到我們家當最好的朋友?我覺得是因為老天爺覺得人類有很多課題要跟牠們學習,牠們的無條件付出、牠們有能力可以傷害人類,但是牠們選擇不這樣做的那份單純的愛……牠們是我們的導師。 ──馬克媽媽


經典電影《忠犬小八》裡,秋田犬小八每天在火車站接主人回家,甚至主人過世後,仍長年在火車站等待主人回來,直到牠自己也倒下死去。那一幕,不知催下多少人的眼淚,更在所有人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人類幾乎無法做到的忠誠,與毫不猶豫地付出,成為寵物最令人不捨也最珍惜的情感。

很多人在沒養寵物之前,不曾體驗過全心付出、或負起全責的感覺,甚至也無法理解為什麼這麼多人養寵物?寵物到底哪裡好?直到牠們真正出現在生命中後,才知道原來不是只有「得到」才是美好,「付出」也是一種珍貴體驗。甚至,你最終才意識到,寵物給的、教會你的,遠比你付出的還要多更多。

米花映象的創辦人志銘與狸貓是大學時期的朋友,在念書時意外收養一隻流浪貓,取名黃阿瑪,後來竟一發不可收拾變成養7隻貓。創立的粉絲團「黃阿瑪的後宮生活」還意外暴紅,擁有近80萬粉絲,成為「領養代替購買」的浪貓代言人。在與7隻貓的生活過程中,兩人深深體悟到「貓不是可以被矯正的,而是人要去適應牠」,這樣的哲學反而也讓人生變得豁達。

而《我的狗》雜誌總編輯馬克媽媽則是天生的愛狗人士,從小媽媽就會帶流浪狗回家照顧。長大後,馬克媽媽自己也養了許多被棄養的大型狗,其中,她最愛的愛爾蘭獵狼犬六六,是她從社區撿回來、人見人罵的流浪狗。在六六身上,馬克媽媽看見什麼是不計前嫌的愛,也從六六的離開中學習生死的課題。


▲Case1:志銘與狸貓 貓咪教我的事:不強求的哲學

外面正下著大雨,踏進米花映象位在汐止的工作室,志銘跟狸貓剛好要把一些貓咪不用的舊物拿去回收。

原來是因為心疼工作室裡7隻貓玩的空間不夠,花了8000元在租來的工作室牆上訂做了新的貓跳板,順便把常被噴尿襲擊的沙發也清理掉。

「很多貓咪因為行為問題被棄養,但棄養本身沒辦法解決問題,我覺得最好的方式就是順其自然,不要當下急著解決問題,」志銘坐在地上,不時觀察著身邊貓咪的行蹤。

「所以沙發一直被尿,很多人選擇打罵貓咪,想要矯正行為,但我們是直接把沙發移走,貓咪不是可以教的動物,是人要去適應牠,這是跟狗最大的不同。」

聽到這裡,一定很多人會不能理解:什麼?我養牠、給牠東西吃,我還得配合牠?但事實上,很多養貓的人都知道,貓咪是室友,不是寵物。

牠們我行我素的個人特色令人哭笑不得,卻也在無意間養成了飼主耐心十足的強心臟,與無私的愛。

雖然在《黃阿瑪的後宮生活》粉絲專頁上你看見的都是貓咪可愛萌樣,但背後其實也有許多辛苦的故事。除了黃阿瑪之外,他們還養了招弟、三腳、Socles、嚕嚕、柚子跟浣腸。每一隻來到後宮,都有各種艱難的磨合過程,如果搞不懂原因,就容易因為誤解而把貓咪當成壞蛋。

像三腳,原本是人家放養的貓,但他們搬走後卻把整窩的貓棄養,加上三腳少一隻腳,在街頭跑不快也打不贏,所以一直被路邊公貓強迫不停生小孩,最後被中途找到並結紮,但卻留下了對公貓的陰影。所以剛被志銘跟狸貓收養時,對阿瑪非常的不友善,而且最可怕的是,三腳竟然會隨地大小便,甚至直接大在自己的碗裡。

「這個事情甚至讓我萌生了想送回中途的想法,但我後來去想,三腳是不是有話想跟我說?還好在跟中途討論之後,終於發現原來三腳是因為不敢上有蓋子的貓砂盆,才只好在外面大小便。」志銘跟狸貓分析,三腳可能因為過去的某些陰影而有幽閉恐懼症,在買了沒有蓋子的貓砂盆後,果然就會正常的上廁所了。

除此之外,包括嚕嚕也被其他貓咪排擠,身為主人的志銘跟狸貓還得扮演調解者的角色,慢慢改變貓之間的階級相處模式。

所以,如果主人沒辦法摸清楚貓咪間的習性,或是用有耐心的方式去調解,就很容易有棄養的情形出現。「直到現在,我們仍然在學習、了解牠們,牠們無法開口說話,所以我們必須花更多時間了解牠們,為什麼牠們沒有辦法去做某些事、為什麼牠們會做這些事?這也是在與貓咪交流時必修的學分。」


▲Case2:馬克媽媽 狗狗教我的事:以愛報怨的寬容

馬克媽媽是好多小孩的媽媽:除了親生的4個小孩之外,還有2隻大狗小五、OPEN醬,沒算到的還有最近剛剛離開的西洛,跟永遠活在心頭的六六。

從她小時候有記憶以來,家裡就一直有狗狗的陪伴,因為媽媽總是會把街上的流浪狗帶回家照顧,而且都是些很少見到的大型犬:大白熊、聖伯納、馬斯提夫......。這些幼時的家庭教育潛移默化馬克媽媽,讓她長大有能力後就常常幫助這些被棄養的狗狗。

而在這麼多年養狗的經驗中,她最難忘的是在2008年過世的愛爾蘭獵狼犬──六六。六六對她來說不只是生命中最愛的狗,也是教會她最多事情的導師。

在約莫10年前的一個梅雨季,馬克媽媽在住家社區發現了全身皮膚爛掉、毛掉光、整隻變成死灰色的六六。那時候為了躲雨,牠會跑到住家的屋簷下,卻往往被鄰居用掃把或石頭趕走。眼看一隻體型龐大的名犬,卻可憐兮兮地到處流浪、被嫌棄。

「我當時開車要去上班,在後照鏡裡看到牠,我那時候心想,如果我叫牠牠願意跟我,我就幫牠,結果牠果然就上車了,」馬克媽媽回憶那一天,仍然覺得歷歷在目。「後來我帶牠回家,還被鄰居咆哮,說:『妳怎麼敢帶牠回來?牠有皮膚病!』我當下覺得很難過又無奈,帶著六六在公園坐了整整2個小時,後來我才下定決心,我要照顧牠一輩子,希望牠爭氣一點、以後讓大家刮目相看。」

一開始馬克媽媽也會害怕,不知道牠是什麼個性、會帶來什麼影響,加上六六的下半身充滿了被人類傷害留下的傷口,對人也還有警戒心。但所幸愛的力量大,後來六六果然變成美麗的大狗,「我們用愛填補陌生,我養了她兩個禮拜,就覺得好像養了一輩子一樣。」

馬克媽媽說,帶牠出門的時候,走路都有風。雖然牠體型龐大、也很具有殺傷力,但牠卻從未傷害過人,連最怕狗的人,都感覺得出來六六是世界上最溫柔的狗。

但才接回家1年半,六六卻被醫生診斷出肺有問題,所剩時日不多。「那時我完全不懂放手,醫生已經告訴我牠真的不行了,但我就是不忍心,我說:不行!你一定要幫我救牠!其實我應該讓牠安然地走,卻因為我的堅持,六六也跟著硬撐,過世的時候很痛苦,牠大聲哀號、吐血,我卻還哀求醫生要救活牠,現在回想起來,我實在太殘忍。」

馬克媽媽一邊說,一邊紅了眼眶,她回憶起六六,反省身為人類的我們,不僅學不會放手,更沒辦法學會狗狗那無條件的寬容與愛。「牠在馬路上流浪,被這麼多人類拿著掃把打、被石頭丟,但牠從來沒有忘記愛人類。就算被欺負,牠們從不記仇,還是對人類付出最大的愛。」什麼是真正的愛?原來真正的愛發生在寵物的身上,反而比人的情感更加深刻。

甚至,也因為六六離開的那次經驗,讓馬克媽媽在經歷父親過世的時候更加坦然,理解到放手也是一種愛。「我看著熱愛自由的他被困在病床上,我覺得離開反而是一種解脫。」馬克媽媽說,「不然他的靈魂只是被困在受苦的軀殼裡而已」,這個領悟是六六教會她的。

對很多人來說,在遇到之前,珍惜往往只是一個概念,但現在她是真的珍惜。「我開始用心對待每個人,我在抉擇事情或是決定自己要用什麼態度去面對人事物時,我就會時時提醒自己:不要有遺憾,永遠別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

關鍵字: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