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問題生到柏克萊高材生

從問題生到柏克萊高材生

林辰峰》拒絕考試的小子

文 / 徐仁全     攝影 / 鄭名娟   2016-05-31

林辰峰》拒絕考試的小子


文化大學畢業一躍而進美國柏克萊大學新聞研究所,再打敗3000人爭取到《紐約時報》的實習機會。這中間的距離有如太平洋海底下6、7公里的深溝之巨大,26歲的林辰峰卻能憑著自己的本事及努力辦到,不禁讓人好奇,他如何做到的?

自稱從小就不是老師眼中的優秀學生,甚至被認為是位問題學生,父母親一度建議他去讀軍校或餐廳工作,以一技之長求謀生。

「我不是不愛讀書,只是對考試沒興趣,」林辰峰說。讀國中時他發現,考試是件知道但不容易做到的事,講白些就是討厭考試。但老師又把教學與考試綁在一起:「有教的就要考,有考的才會教」。如此考試導向的學習方式,讓他很不適應,更不想為考試而去讀死書,自然成了後段班學生。

所愛就全力以赴,不愛就低空飛過

其實,林辰峰從小就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對學科也是如此,他對國文及作文有興趣,也會主動學習練習;不喜歡的如數學及科學,就用聰明又省力的方法去應對,低空飛過即可,不會讓自己身陷苦惱或挫折之中。

知道自己能寫文章,大學就選填了新聞系,進入文化新聞系就讀。只是,新聞系課程中,也有一堆很硬的學科,讓他無法適應,如新聞英文。他大一及大二時就被當掉,始終沒能找到好的方法去學英文,但偏偏又很重要,未來出國採訪時一定會用得上。

為了讓自己的英文進步,林辰峰決定將自己丟在外國人多的環境,他找上了青年旅館去站櫃檯打工,第一線接觸外國背包客,用破英文跟他們對話。好交朋友的他,很快與外國人打成一片,降低了對英文的恐懼,並產生學習動機。

另一方面,他特別在學校挑出要大量使用原文書的課程,逼自己去面對生硬的學術英文。神奇的事發生,一旦打開了英文瓶頸,好像任督二脈都通了,英文變得得心應手。

一旦設定目標,就想盡辦法達到

大三下學期,林辰峰已決定自己要出國進修,他刻意延畢半年,花時間去準備所需的文件。

因他申請的柏克萊新聞研究所是以實務課程為主,必須有實務作品送審。林辰峰雖在大學時期曾在《中央社》及《自由時報》等媒體工讀實習,但那種網路即時新聞或碎片式的新聞,恐無法取得柏克萊的認同,他決定自製專題報導。

當時台灣社會正討論核四存廢議題,他認為這是國際議題,主動約訪德國駐台代表,也訪了核四貢寮地區的住戶,及相關核電專家學者,洋洋灑灑寫了一篇5000字的英文報導。

這還不夠,他覺得要有實質的國際採訪,決定拿出打工賺得的零用錢,自費到泰國,做了一個完整的泰北青年現況的專題。就這樣,兩份報導附在文件中,一起投遞到柏克萊去。2個月後,竟收到柏克萊的通知,錄取了他,還提供獎學金,「他們瘋了!」林辰峰第一個反應。

換做一般人,可能以現成作品提出申請,根本不會想到做專題報導,甚至自費去泰國採訪。

不斷拋下過去成功,邁向更好

雖然英文檢測考了高分,也拿到了獎學金,林辰峰到了柏克萊後,第一天上課,還是被震撼到。上課的教授大言不慚地說:「台灣,有真正的新聞報導嗎?」,他心裡不服氣,當然說有啊!但老師顯然不認同。當下他就決定,如果有機會,要把台灣的新聞現況介紹給老師了解。

柏克萊新聞研究所非常重視實務,每週都要寫新聞報導,並逐一修改。一學期後,他雖寫出心得,但他想做不一樣的報導,就是新聞資訊視覺化。這是在出國前,透過朋友得知美國媒體界正夯的一種新聞報導,特別是處理大量資料,透過視覺化,讓讀者容易了解內容,明白報導重點。

他更主動向教授爭取以資料視覺化的新聞報導取代傳統寫作,獲得首肯。為何這麼做?因為要申請去《紐約時報》及《華盛頓郵報》實習,就以資料視覺化的新聞來勝出。林辰峰打敗數千名競爭者,如願進到世界一流的媒體實習。

林辰峰目前仍是碩二學生,今年暑假前往《華盛頓郵報》實習。他透露希望自己能在美國媒體工作,把資料視覺化的新聞報導學得更扎實些。

文化大學到柏克萊,再到《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這條驚異之旅,在林辰峰看來,其實是努力與專業爭取來的。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