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精靈遇上溫柔小生

音樂精靈遇上溫柔小生

黃韻玲X梁正群》人生,不管幾歲都要做白日夢

文 / 高嘉鎂     攝影 / 鄭名娟   2016-05-31

黃韻玲X梁正群》人生,不管幾歲都要做白日夢


電影《白日夢冒險王》有句話刻在所有人心底:「去體驗世界,犯難冒險,越過藩籬而貼近彼此去感受。這,才是生命的目的。」

梁正群跟我們說了一個故事:2014 年10 月,他在冰島一個人駕車環島,不料山上下大雪,車子打滑暴衝。最後煞住,一個車胎懸在懸崖邊。

大學退學改主修錄音,回台又轉彎改當演員。那時30出頭歲的他剛離婚,情緒風暴不小於這場暴風雪:隻身去冰島,只為放逐自己。

命懸一線,腳邊是深不可測的山谷,獲救後回想,竟發現在最低的山谷,看見最美的風景。

黃韻玲也曾經歷過風暴。2000年前夫沈光遠經營的唱片公司倒閉,隨後幾年婚姻觸礁、協議離婚、遭逢創作瓶頸,卻也意外認識吳念真,在他人生第一齣舞台劇獨挑大梁。

14歲獲金韻獎的「音樂精靈」吃太多苦頭。但52歲的她,樂評馬世芳評論「天才少女」:給她一支麥克風、一架鍵盤,她就會給你一整個繁星滿天、花團錦簇的新世界。

千禧年吳念真第一齣舞台劇《人間條件1》,2016年將再次重演。詮釋「滿足心中缺憾的幸福快感」,黃韻玲一人飾兩角,演出70歲阿嬤和17歲孫女,梁正群則演被暗戀的怯生生少年。

70歲阿嬤還魂附身,只為滿足心中缺憾。但現實人生只有一次,怎麼樣活得沒有遺憾?

低谷裡的故事,在17歲小女孩聽來,或許酸酸的,流下淡淡一滴淚。但換成是70歲古稀之年的老太婆,卻像當年青春釀的酒,喝來微醺帶有笑意。一起聽聽這兩人的分享:

滿足少年白日夢的幸福快感

一直活在白日夢沒有醒來過?誤打誤撞不知怎地實現了白日夢?你是哪一個?

黃韻玲(以下簡稱「玲」):我大概小學二年級就知道未來要做什麼。還會自己錄自己主持廣播、改寫別人的歌。

家人恐怕都不知道他們啟發了我。我聽我爸的演歌、我伯父的日本排行榜歌、我舅舅教我的英文歌、黑膠唱片、我叔叔教我彈琴。

我那時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未來,只知道我想要一直在這個夢中不要醒來。

說實話我已經52歲,有時候人家會說你為什麼可以演17歲?其實我沒有離開小時候很遠,因為我沒有做過別的事,我都在做白日夢。

那麼小的那段時間反而記得很清楚,就像失智。我小時候玩遊戲只玩歌唱比賽、主持綜藝節目,你知道我第一次坐上星光大道,覺得怎麼那麼好笑,和我小學二年級一樣。心想「怎麼會這樣,太好笑」!

梁正群(以下簡稱「群」):我完全跟小玲姊相反,小玲姊很小就決定要做什麼,但我是一連串意外。我在國外念大學,因為功課不好,想說至少要有一技之長,那時參加朋友地下樂團要錄demo,沒有人會錄,既然我沒事就去學錄音。

那時我爸不爽我,我媽隨便我。回台灣也不知道做什麼,剛好我爸有部戲需要配樂,才慢慢摸出一套不是很專業的東西。但畢竟是新手,案子接得少,做一兩年有成就感,但到了第三年會覺得在幹嘛?好像沒有往前進,也沒賺到錢。那段時間覺得好像我真的選錯路。

後來也是運氣好,走投無路時參加我爸殺青酒,碰到經紀公司老闆問我有沒有興趣當演員。

玲:你爸沒問想不想做別的?或者讓你演戲?

群:我沒跟我爸聊過,但我媽這麼多年在我爸身邊看盡一切,覺得我爸經歷過的事,我還要再經歷一次,他們不願意,我猜我爸也是這麼想。

說真的我不大敢講心裡話,尤其在我父母面前,即便小時候想演戲,也從沒跟我爸講,所以他不知道我想做什麼,更不會說要不要來演。

玲:剛進滾石唱片時,我下班跑去跳舞到半夜,我媽把鐵門鎖起來,我常坐在外面,等到早上我妹去上學開門。那時我媽對我開始產生動搖,有段時間不給我錢、不讓我吃家裡煮的飯。

後來張培仁讓我寫了〈夢田〉的和聲,那是我在滾石第一個有收入的工作。錄音當天我就站在潘越雲、齊豫中間,很害怕、很緊張。

可是我不曉得哪根筋提醒我,每一個機會都很重要,但每一個機會都很可怕。搞砸就沒了,好好把握,可能他們會找你合作。

那時沒有現在這些科技,但創作時我就是要有花樣,要有特技,要在我的音樂裡跟別人不一樣。別人嗚哇嗚哇,我全部都唱字;別人嘟嘟叭叭,我就是要唱對句。〈夢田〉還要用卡門的行進,我就是要把古典放進去。

我記得那天錄完,我就很高興跑去跟張培仁說:「我要錢。」他說這要上簽呈申請才有啦!就說妳需要錢嗎?我說對,今天晚上跳舞沒有錢。我們小時候是這樣,我們的環境、世代不一樣。

人生有時候是反過來走

愈長大愈愛冒險?愈成熟愈自我封閉?無論如何,都要勇敢嘗試新鮮事。

群:我的人生有點反過來走。有一種補償心態,因為小時候太保守,很多事情不敢做,長大出社會覺得自己好像一點生命經驗都沒有,倒不是說長大後拚命玩,只是現在人家找我去夜店,我就去看看,沒試過的就去試。

玲:真的是反過來。我小時候瘋狂到極點。為什麼我媽這麼氣我,因為那時我每天去KISS跳舞跳到早上5點回家睡,下午2點上通告,結束後晚上8、9點,回家洗臉就跟李明依直接混到KISS,跳完還要去吃消夜或早餐,打撲克牌到早上。

可是這幾年我對什麼事情都沒有興趣,去新的環境反而會有點怕。

群:我第一次去冰島是一個人去,10/1決定要去,10/4就飛。那時自己開車環島,中間繞過一座山,出發時還在下雨,愈開往上開始下雪,剎那間覺得好美喔,世界變白色。

下山發現完蛋,沒裝雪鍊,山路是Z字型往下,完全沒有護欄。踩煞車沒用,硬著頭皮開,但第三個彎轉太大,整個衝出去,停下來時有一個車胎已經在外面了。還好後面跟著警車,下來看我有沒有怎樣。

那次冒險感觸很深,離婚後不知哪來衝動覺得需要一個人去走走。沿途心情很複雜,覺得旁邊應該要有人跟你分享,想到結婚種種,如果沒搞得這麼糟,可能就來這邊度蜜月。

那一趟我自己在車上大聲唱歌、哭啊,反正也碰不到人。講起來很俗,真的覺得全世界只剩你一人,孤單但又可以為所欲為。當下狀況很差,想說無所謂,我媽就罵我神經病。

玲:演《人間條件1》時前夫沈光遠的唱片公司倒閉。那時很低潮,我雖然不用面對,但必須負擔家計、房貸,對創作來說壓力很大。那時候我教黃嘉千彈琴,她找我一起主持娛樂新聞,有次製作單位要我扮姥姥,嘉千看到服裝,她就哭了,她說你們不要叫她演這個,她是創作人。

但是那一年也有不一樣收穫。以往埋在錄音室做自己的音樂,真的走出來訪問這些音樂人,也滿好的。還參與《人間條件1》,認識吳Sir(吳念真)。非常幸福,在某些地方得到很多鼓勵,讓我可以去鼓勵沈光遠。

群:以前太在意別人眼光,太侷限自己好像就真的把路走死了。經歷一些事,才看到過去哪裡做錯、問題在哪,現在試著在來得及時修正。

■ 聽音樂,勇敢做白日夢

梁正群推薦James Blake

我會推薦他所有作品,他非常年輕,是我這幾年來聽到,會讓我覺得很興奮的音樂。

一聽再聽都會有驚喜,他打破了框架,真的做到叫好又叫座。

黃韻玲推薦Miles Davis《Kind of Blue》

1959年的作品,是我小時候聽的。人生體驗、經歷多少,是會很清楚刻在你的作品上面。

一個圓沒有把稜角弄出來,其實作品是沒有角度的。可是作品要有很深刻的角度,才能感動人,是用生命換來的。

創作理應每個人不一樣,培育下一代音樂人或創作人,要鼓勵他們勇敢做不一樣的事情。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