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影后

金鐘影后

鐘欣凌:注意路上徵兆,找到天命

文 / 葛翰勳     攝影 / 鄭名娟   2016-05-16

鐘欣凌:注意路上徵兆,找到天命


留意一路上的徵兆,最後就能找到自己的天命。

安達魯西亞的牧羊少年為了追尋夢想,在前往金字塔的路上,遇見了薩冷王、水晶商人等形形色色的人,有人安於現狀,有人不再有盼望,只有少年傻傻往前走,好幾次差點迷失方向,但一路上出現的徵兆,都在在提醒,別忘了自己初衷。《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是金鐘影后鍾欣凌10 幾年演藝路最貼切不過的註解。

「我是諧星,我會演戲!謝謝你們愛看電視!」緊握著沉甸甸的獎座,每一句話都難掩激動。熬了10 年,始終都是綠葉角色的鍾欣凌,在電視劇《雨後驕陽》挑大梁,演活了那凡事為家庭,做事衝動且少根筋的傳統中年婦女「阿霞」。奔放的情緒詮釋,一反阿霞年輕時另一演員的表現方式,讓網友們很不適應,收視率一度下滑,甚至還有網友毒舌「鍾欣凌是諧星,我不要看諧星演阿霞!」樂觀的鍾欣凌因此徹夜失眠。黎明到來之前,那一夜特別的深。

也許沒辦法像劇中阿霞般,用激動的言語捍衛自己,不過她總有自己一套「粉紅豬哲學」,以幽默回應化解網友惡意的人身攻擊,以自我調侃來抵擋外來詆毀,保護著心中熱愛表演的初衷,也讓她更容易看見一路上出現的徵兆。

10年過去,一切看似變了,有家庭讓她了解目前是人生最美的風景;一切看似沒變,縱使金鐘影后光環加持,開朗無害的笑容依舊掛在臉上。

發光舞台,追尋自己的宇宙星光

「學校裡都是帥哥美女,誰要看胖子演戲啊?」這心魔其實從學生時代就陰魂不散。台藝大畢業的鍾欣凌,回想起學生時期的自己,很沒自信的說著。

總認為舞台不屬於自己,直到有次到國家戲劇院排戲,完全推翻了她的想法。

當時要到實驗劇場排戲,卻誤闖貓道進入主舞台後方,台上的戲正在走,好幾盞聚光燈打在舞台,音樂的節奏剛好打在她的心跳上,「你知道嗎,那時候的舞台正在發光!」

那份悸動,告訴鍾欣凌那就是她要走的路,看著「國家戲劇院」這5 個大字,心想不管怎樣都要征服它。畢業加入屏風表演班,接演《京戲啟示錄》,終於如願踏上國家戲劇院的舞台,謝幕時還興奮的對觀眾說:「我成功了!」目標更篤定,宇宙果真幫助她朝夢想的舞台前進。

「感謝國修老師,謝謝你帶我了解表演的萬分美好!」金鐘夜上的一席話,點出國修老師是鍾欣凌表演路上最重要的貴人。師父領進門,表演藝術的深奧讓鍾欣凌大嘆「原來表演這麼困難!」一個從不知道自己可不可能演戲的人,在沒有得到任何肯定的舞台上,就像牧羊少年一樣追尋著宇宙星光。

鍾欣凌在表演裡找到了自己,因為工作實現了個人的成就感,證明了曾經很困擾她的胖胖外表,並不能決定一個人的價值。「上了舞台,就沒有美醜之分,只問你能不能演好角色,」「我發現自己可以做很多事,不再畏縮、自卑,就算不能演性感尤物,但我一定可以演好歐巴桑,」在戲劇裡,她發現了自由、充滿力量的自己。

面對攝影機,做回真正的自己

將表演當志業是一個轉折,進入電視圈又是鍾欣凌另一個人生的大轉彎。

曾在電視台當執行製作,每天早上9 點到隔天5點的工作,讓她不堪負荷重返劇團,卻因在演出時被經紀人簽下又再度回鍋電視。二進二出使她戒慎恐懼,爾後接下節目主持棒,一心想把節目做好,但節目開開關關的常態卻讓她很受傷,就在手上的一個節目被收掉時,鍾欣凌決定出走旅行,好好思考自己是否壓根走錯路。

隻身前往加拿大,在白雪皚皚的道路上漫無目的的閒晃,卻被當地的電視台大樓給莫名吸引。當時看到大樓前,一位文字記者站在攝影記者前準備連線,「看著看著,不知道為什麼,我就留下兩行清淚。」她皺著眉做鬼臉,說出當時的心境。

原來只有面對攝影機,才能做回真實的自己。有了這樣的領悟,她立刻衝到唐人街買了兩隻龍蝦犒賞自己,「我的疑惑煙消雲散,吃完兩隻龍蝦,心滿意足回到台灣。」

分秒必爭的電視圈,無疑是瀕臨崩潰的壓力鍋,就算認清了自己的天命,許多突發狀況仍無法招架。她坦言甚至連主持記者會,前一天都會緊張到無法成眠。有次活動遇上一位小男孩,她問他是否緊張,小男孩只淡定回答:「壓力有時會讓你更專注。」

這句話宛如當頭棒喝,「他根本就是我的老師!」鍾欣凌雙手合十,吐著舌頭說。任情緒宣洩後理性處理,而非被情緒綁架,誠實面對自己的情緒,這樣的工夫都成為養分,讓表演的功力更加的厚實。

喜歡自己,就是人生最美的風景

演員金士傑曾說,「演員要有點年紀,才能看到角色的厚度。」10 多年來的溫火慢煨,熬成人生中最美的風景。「現在,很多東西都是剛剛好。」鍾欣凌笑著表示。

了解自己的極限,不會再強迫自己。她提到,以前上通告前在化妝室時,最令她局促不安,覺得自己外型不如其他藝人,擔心被排擠在外,想盡辦法要打入許多人的圈子,只要一到人群中,她就會竭盡心力逗別人笑,當個走到哪裡都帶來溫暖的「煤球」,卻只換來無盡的疲憊。

「我平常太想討好別人,所以壓抑很多情緒。但有朋友跟我說:『討好別人不是你的責任,讓別人笑也不是你的責任。』這也是我的功課,我可能太想要讓所有人喜歡我,反而把自己很多情緒抹掉。」現在的她則希望自己能夠再更「做自己」一點,「因為自己偽裝,別人也感覺得到。」

接納自己,其實最需要勇氣,「我花了很多時間學習認識自己、面對內心的恐懼,慢慢接受、喜愛自己原來的樣子,」鍾欣凌說。

現在的她,擁有兩個可愛女兒,因為擔任母親,更能演出阿霞的韻味,「真的很感謝兔寶」,訪問中不斷提起女兒,金鐘得獎感言中也說女兒是支持她很重要的力量。金鐘夜之後,看著重播,兔寶突然大哭,隔天詢問之下,兔寶才緩緩說出:「謝謝媽媽那天晚上有講到我」,童言童語的一席話,讓鍾欣凌霎時間發現,這一切的努力都值得了。

拿到金鐘影后,生活似乎完全沒改變,典禮結束回到家後,仍舊是洗衣做家事,生活跟一般人無異。影后光環沒有讓她自滿,反而更謙虛的說,這能讓大家更認識她,甚至連價碼都不提升,若硬要說希望有什麼禮遇,「可以多加一個便當嗎?」鍾欣凌停了一秒,睜大眼睛笑著說。

關鍵字: 職場學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