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道」讓你後悔?

「早知道」讓你後悔?

避開投資後見之明

文 / 法意‧佛洛阿水        2016-04-29

避開投資後見之明


生技股的龍頭浩鼎,獲邀在6月美國臨床腫瘤醫學會(ASCO)年會中口頭發表論文報告,創下國內首例,消息一出,隔天4月1日開盤馬上漲停鎖死在434.5元。

時間回到2月20日,當時浩鼎還在700元,乳癌新藥解盲結果是相較對照組無明顯治療效果,之後連3天跌停鎖死,打開跌停時價格已來到400多元。

我對浩鼎之所以特別有印象,是去年11月初曾看到研究報告,指出浩鼎極可能是台灣第一檔以免疫療法躍上世界舞台的個股,隨後股價站上450元。我從技術型態的觀點,向身邊好友提及,站上450元的浩鼎已經創了新高,在政治氛圍正確及型態優勢下,將有可能出現一次大漲。部分好友於是買進,隨後在600元以上高檔出脫。但不到3個月,浩鼎解盲失敗後,網路上一片唱衰,甚至有人笑稱只有「浩呆」才買浩鼎。

曲折起伏中,你跟不跟?

這比如,有人說浩鼎2015年每股至少虧5元以上,但股價被炒到755元,真是太不合理。也有價值派投資人說,這種還沒產生現金流的公司,本來從一開始就不該進場。籌碼派的專家則指出,一開始的創投股東、技術股東,成本都不到50元,追買在500元以上的人實在太瘋狂。

財報專家也不忘補上一腳,拿出2013、2014年年報,批浩鼎營利連兩年負數,也沒有營收,實在找不到買進的理由。當然也有人拿美國免疫療法先鋒Juno Therapeutics來比較,認為Juno不過市值38億美元(約合新台幣1236億美元),浩鼎憑什麼漲過600元,讓市值超過新台幣1000億元。

這些在解盲失敗後,說明浩鼎為何不可買的觀點,就好像每次新聞有兇殺案,記者總愛採訪同學鄰居,若這些人口中的兇嫌愛打電玩、老是一個人獨處,接下來「愛打電玩、愛一個人獨處」,馬上就會成為解釋兇嫌殺人的理由。但真相真有這麼簡單嗎?

早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

解盲失敗後出現的「101種不該買浩鼎的理由」,以及新聞中將兇殺案歸因於兇嫌的特定行為,讓我想起心理學所說的「後見之明」(hindsight)或是成語「事後諸葛」。

所謂的後見之明,是一種我們對於自己預測力與判斷力的誤判,我們在回憶一件事的時候,會帶著我們已經學習到的經驗,或是現在已知道的事實或線索,回頭看事件未發生時的情況,而合理地以為,在事情還沒發生前,我們就能做更好的判斷或避開危機。簡單的說,就是一種帶著哆啦A夢的百寶袋,搭著時光機改變過去的概念。

美國心理學家Neal Roese與Kathleen Vohs發表了一篇關於「後見之明」的研究指出,人類的大腦很厭惡未知的不安感,為了讓自己有控制感,人們會自動化地拼湊一些線索,讓自己得以解釋危機的原因,或是避免危機的再次發生。如此,我們就會覺得世界是可預測、有一定規則,並且對自己感覺良好。

於是,當悲劇發生的時候,我們總是會對自己說:「我早就知道會這樣。」但這樣一來,我們會把事情的成因簡化,誤以為事件只有單一或幾個簡單的原因,忽略了其他可能導致事件發生的因素,甚至讓我們對於自己的判斷力有不切實際的過度自信。

而「後見之明」簡化成因的特性,也會讓我們的投資付出不小的代價。

比如有人從浩鼎的事件中做結論,高本益比或者負本益比(賠錢)的公司漲高了容易下跌,然後就跟自己說,買高本益比或負本益比的公司不安全。這樣的想法帶來安全感,但在投資上未必真的適用。比如幫自己輸入了「不買高本益比,只買低本益比公司」的信條,有可能在2012年買進600元的宏達電,畢竟前一年它每股賺73元,換算起來本益比不到9倍。

或是有些人從浩鼎的經驗學到「那我不要買高價股就好了」,只是這樣一來,你會在2010年大立光還在400元的時候放棄它,無法參與它2011年從400元、500元上漲到1000元,再從2013年1000元上漲到3715元的過程。

前者讓我們從一個賠錢的危機,跳到另一個虧損的黑洞;後者則是輕易地放棄大好的賺錢機會。

多角度思考,不做簡化性結論

我們該做些什麼,來避開投資的「後見之明」?心理學的研究指出,後見之明的成因,主要是我們帶著現在的心得去找尋對我們有利的線索,最後形成簡化的結論。心理學實驗也顯示,若我們可以強迫自己去思考跟後來發生結果不一樣的訊息,透過多角度的思考,就能減少「後見之明」的簡化性結論。

比如我們可以去想,若浩鼎解盲成功,能否撐得起700多元的股價?還是變成一次拉高出貨的機會?同時考慮若解盲失敗所要付出的代價,最後問問自己若是這樣,是否還要抱股過解盲日?

另外,我從自己的投資經驗也發現,不回頭去檢討,而直接用原來的交易模式檢視危機事件,也可以避免被「後見之明」蒙蔽。比如,我採用股價創新高才進場、股價跌破月線(20日線)就出場的模式,之後除非再創新高,不然不進場。若以這個方法看起來,會在去年11月13日的480元左右進場,而在12月23日的690元出場,之後沒有進場機會。而如果以這樣的方法進出,看起來度過了危機,但最大風險可能就是如果浩鼎又創了新高,之後若進場要不要抱股解盲,而這時候同樣就可以回到值不值得冒險賭解盲一把的評估。

重大事件發生後,我們總是很快地在大腦下一個簡單的結論,但如果深呼吸一下,多從不同角度思考,這個事件將可以帶給我們更多啟發,日積月累下來,將成為我們與習慣用「後見之明」下決定者的重大差別喔!

關鍵字: 來理財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