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問我什麼時候結婚!

別再問我什麼時候結婚!

過年結婚恐慌症,怎麼辦?

文 / 海苔熊        2016-01-28

過年結婚恐慌症,怎麼辦?


又到了讓年輕人們擔憂、長輩們摩拳擦掌的農曆新年!團圓飯對於某些人來說,大概是一年當中最難熬的時候,每次都想趕快吃完趕快逃跑。有些親戚明明沒有很熟,卻又要裝熟,一張團圓餐桌上面,你來我往、高來高去,從讀書的時候就開始問你考第幾名、什麼時候畢業、論文寫好了沒,出社會又愛問你賺多少、有對象、結婚沒、要生幾個等等,好像你混得好混得壞他們都休戚與共的樣子。

還記得前年過年我在泛科學上寫了一篇〈春節恐慌症:為什麼老愛問我畢業、工作、有對象了沒?〉,主要整理了3個典型的年節恐慌症的成因:

假象關心:當一個人其實並不是真心要關心你的感情狀態,只是隨口問問的時候,會讓你覺得他的探問只是一種填滿場面的話。

比較心態:長輩想要在其他親戚朋友面前,炫耀你的成績、表現、薪水或對象,卻不知道這樣的社會比較常常會引起更多的焦慮。

支配欲望:「我有認識一家公司還不錯⋯⋯」、「要不要幫你介紹對象?」、「趕快結一結啦,爺爺奶奶等著抱孫子呢!」這些建議或探問,同時也滿了那些長輩親戚的支配欲望。

沒想到此文一出,立刻獲得大家心有戚戚焉的共鳴,只是兩年過後再回頭看看當初這篇文章,實在是「只負責解釋,不負責解決」啊!雖然知道為什麼我們會怕過年,也知道為什麼長輩總是愛追問,但卻還是沒有解決一個問題:如果家人一直問你有對象、何時結婚、什麼時候生孩子,那該怎麼辦?網路上雖然不乏各種KUSO的方法,但那些「攻擊力強大」反擊親戚的話語(例如反守為攻,直接問對方兒子有對象了沒),你真的敢在長輩面前說嗎?與其一邊滑臉書一邊笑,最後還是要窘迫地回家被問倒,不如看看這裡提供的3個心理治療方法,讓你撐過今年的農曆新年問題追殺!

1 後現代解構法:想像你是一隻蒼蠅⋯⋯

後現代取向心理治療中,有一個非常有趣的學派叫做「焦點解決」(Solution-focused brief therapy, SFBT)。學派創始人Steve de Shazer 及Insoo King Berg利用一些神奇的問句協助你去看待人生中的問題,其中有一些句子用在年節恐慌症上面還滿貼切的。如果除夕的餐桌一直以來都很困擾你,你可以先簡單描述一下去年或前幾年困窘的情況(例如:最讓我困擾的,是餐桌上面大家一陣沉默之後,開始把砲火聚焦在我身上⋯⋯)。然後,試著回答下面這些問題:

因應問句(coping question):「 前幾年過年你都怎麼『輾』過來的?」、「你用了什麼方法,讓自己在餐桌上面『存活』下來?」或「當時你做了什麼?」大部分的人在回想自己應對方式的時候,能夠看見以前走過困境的方法,或是如何能在這麼痛苦的情況下,還願意回家團圓,讓你找回「出來面對」的能量。

例外問句(exception question):「之前有沒有哪一次過年你『安然無恙』?或是,有沒有哪一次你閃過大家的連環問話?那時你做了什麼?」凡事都有例外,沒有問題會一直持續發生的。有些人可能會回答去陪小孩玩躲掉,有的則是沉默不說話,雖然看起來很難熬,但不論如何牙一咬那時候也度過了危機。發現了嗎?解決問題的能力就在自己身上!

評量問句(scaling question):「回想你先前在餐桌前被圍剿的狼狽樣子,內心的尷尬值如果用1-10分來計算(1分最不尷尬、焦慮,10分最尷尬、焦慮),你印象中最糟糕是什麼時候?那時是幾分?」、「有沒有什麼時候是尷尬、焦慮分數比較低的?那時候是幾分?」、「你做了什麼讓自己覺得沒那麼糟糕?」

奇蹟問句(miracle question):這應該是堪稱SFBT最神奇的一個問句了,例如「想像過年後,有人用手機錄下那天晚上的唇槍舌戰,你覺得影片裡面會播出哪些你『撐』過的畫面?」、「想像你是一隻蒼蠅或壁虎,正在牆上觀看家裡面大家吃飯聊天的樣子,你覺得會看到些什麼?」、「如果有一天,奇蹟發生了,你醒來發現已經吃過圍爐,而且你擔心被家人逼婚(逼找對象或生孩子)的困擾已經被你解決了,那麼你覺得這段時間當中發生了什麼事?」

這些問句雖然有些有點荒謬怪誕,但關鍵都是希望你可以發現─其實自己已經做得很好了,而且絕對有能力去因應當前的困境。如果過去你用的方法有用就繼續用,如果沒有用,就做點別的吧!

2 現實評估法:你想要的,是什麼?

創立現實治療的William Glasser認為,所有你遇到的困窘都是由3個原因造成:

■ 你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

■ 你知道,但你的需求沒被滿足

■ 一直以來你都用錯誤的方式在滿足需求

你之所以會覺得回家過年很辛苦,或許並不是回家本身,而是回家讓你得面對自己仍然單身的狀態,或是在被詢問什麼時候結婚的時候,你終於得看見你長久以來不敢碰觸的「承諾」議題。所以,你該思考第一件事應該不是「回家要如何因應」,而是「你真正要的是什麼」?你想要的是一段穩定的關係?還是有足夠的經濟基礎?或者,你根本不想讓家人知道你的伴,怕他們知道之後會反對?當你看清楚你的擔心之後,也可以嘗試把這些擔心化為你的需求或目標。

現實治療強調4個核心步驟(請參考下頁圖):

(1)需求,你想要什麼(Want)?(2)你現在/過去做的是什麼(Doing)?(3)評估,你做的這些有用嗎(Evaluating)?(4)重新計畫(Planning)。你可以拿一張紙把這4點寫下來,然後評估一下,為何每年過年都讓你困擾?究竟是因為做了哪些事情,讓你的困擾持續?如果你先前的做法沒有用,是什麼讓你維持那些無效的方法(例如閃躲不回答,換得片刻的安寧)?

仔細評估之後你會發現,你之所以一直選擇那些無效的方法,是因為它通常也是種「飲鴆止渴」的方法,那些你所關心和渴望的需求,其實從來就沒有被滿足。可能你自己也渴望有一段穩定的關係、你也渴望結婚,你也渴望有個孩子,但你一直以來都逃避這些問題,甚至把責任推給環境、長輩叨念、時運不濟或薪水不足等等。但你卻往往忘記了,當你選擇推卸責任,你也同時把心中的需求給掩蓋了。人們經常會為了短暫的滿足或焦慮解除,而忽略了最深的夢想和期望。練習看見你自己的盼望,不為了任何人,只為了你自己。

3 完形體驗法:停下來,靠近你的恐懼

最近我自己覺得很受用的一句話是:「那些讓你恐懼的東西裡,有屬於你的寶藏。」如果過年是一件讓你害怕的事情,那麼你愈閃躲,將讓你愈恐懼。根據Fritz Perls完形心理治療的觀點,那些你卡著不願意面對的事情,會變成你生命中的一種未竟之事,而這些未竟只要沒有被好好面對和經歷,它就會重複出現在你的生命裡。換言之,如果你不願一腳踩入被親戚朋友逼問的恐懼,你還是會「一直」害怕過年,還是會在每次坐下等夾菜的時候,一直去想要怎麼回應才不會被逼問。

「覺察」本身就帶來療癒。怕的是你從來不願意去經歷、去看看那些探問的長輩的臉、仔細聽聽他們說的話。你可以嘗試深呼吸,讓自己去回想前幾年除夕的尷尬場面究竟發生了什麼?那時候的感覺是什麼?那感覺對你來說是什麼?當你願意張開眼睛看看你面對的是什麼,你會驚訝地發現,很多恐怖是來自於你的想像。

「我媽問我他的家庭狀況怎麼樣,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就幽幽地跟我媽說他父母離婚了。結果全家都沉默了,可是當我停下來去感覺這份沉默,我才發現我一直害怕的並不是他們不能接受我的另一半,而是他們不能接受我。我想找一個他們滿意的對象,可是愈這樣想,我愈怕不能符合他們的需求。」朋友Jean跟我分享她的經驗,其實就是完形治療裡面的「停在僵局(impasse)」技巧。

「但是一陣沉默之後,我媽媽竟然緩緩地說,不論他們家狀況如何,只要我能找到幸福就好,還說可以當他的第二個爸媽⋯⋯。我聽了眼淚不停地流下來,過去抱我媽。一邊在她耳朵旁邊感覺我們的呼吸的時候,才想到上次擁抱她已經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原來,我對他們探問的擔心都是多餘的⋯⋯,」她說,眼眶都紅了。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跟Jean一樣有個開明什麼都不計較的媽媽,那該如何去貼近、接觸這個未竟之事呢?完形治療裡面有一個著名的技術稱作「空椅法」,治療師會邀請當事人在房間中選一張可以代替父親(或母親)的椅子,然後想像一下他坐在椅子上,自己會跟他說些什麼(例如:阿爸,可不可以不要再介入我的感情)?並嘗試在治療室中把那些話說出來。一段時間之後,再換坐到那張代表父親(或母親)的那張椅子上,想像一下如果自己是他/她,會怎麼回應剛剛的話(例如:寶貝,其實我只是很心疼你,我不知道這樣一直問會讓你感到這麼大的壓力⋯⋯)?然後再去討論剛剛的過程中發生了什麼。

這樣的練習通常會伴隨著很大的情緒張力,許多人常常沒講到幾句話就耳朵漲紅、黯然淚下了。如果你擔心情緒可能會收不回來,可以用下面兩個替代的方法來接觸自己:

誇大:找一個單獨的空間,把你被問到覺得很煩的時候,內心的OS 盡量大聲地說出來,例如「可不可以不要再問了!我的未來我自己決定!」、「我想要好好吃飯!」、「我的公司薪水很低我知道,但這是我愛做的事,不要管我。」

兩極對話:一個人之所以會焦慮緊張,常常是心中有兩個自己在拉扯著。你可以嘗試扮演這兩個你,幫他們取個名字,並分別替他們說話。例如,每次被問到什麼時候結婚,你心裡就會有兩個聲音,一個叫「孝順」,另一個叫「叛逆」,他們(你心中的兩個自己)可能會這樣說─孝順:爸媽年紀都這麼大了,會想要抱孫子是很正常的。你平常都這麼少回家,就算回家也很少跟他們說話,這次就當作是安撫他們,跟他們好好聊聊說說話吧。

叛逆:我已經長大了,我只是不想要再被家裡面綁著。我希望他們能了解我的辛苦,現在30幾歲就要存夠錢結婚真的不容易,能不能不要再逼我了,給我多一點時間?嘗試說出來,並聽聽看自己心裡兩個拉扯的聲音想說什麼,或許你對問題就能有一些不同的感受。

年節,其實是一種連結

所謂長大,就是從期待過年,變成害怕過年,再變成期待過年的過程。

或許這麼長時間以來你對於過年的害怕,其實也是對於自己未來的害怕。但如果你能夠看到這些問話背後的連結,或許也能體會字句背後的一些言不由衷,一些血濃於水的感動。

關鍵字: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