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

DA》

在米蘭學「熱設計」

文 / 陳宣合     攝影 / 陳宣合   2016-01-20

在米蘭學「熱設計」


我橫跨了南半球,從零下10度的冰雪中隻身來到這個熱浪來襲的大城市。很難想像一個被稱為時尚與設計重鎮的國際城市,竟是讓人初見時,一頭霧水、滿腹疑問。我在附近的一座小山城中,偶然看了一齣音樂芭蕾舞劇,驚訝的發現在古羅馬流血喧鬧的競技遺跡中,舞台上的探照燈在石砌的殘垣中漫射,竟是寧靜得如此一拍即合。而更難以想像的是,在頂尖前衛設計領導地位背後,竟是沒有晶片卡與網路交易的書信時代。除了衝突,實在找不出更好的形容詞。

疑惑,更加深我想一探究竟的衝動。我帶著一只旅行箱和入學證書,踏入米蘭Domus Academy。

悸動 觀點就要與眾不同

Domus Academy 自1983 年在米蘭成立後,一直是義大利最具代表性的後現代設計學院,在世界的設計教育界中有著崇高的地位。2007 年,獲得了《BusinessWeek》雜誌評選全球最佳60 所設計學校之一。不僅因為Domus 有著Philippe Starck、Stefano Giovannoni、Andrea Branzi、Dante Donegani 等大師的光環加持,更因為學校在歐洲的產官學界中舉足輕重。

如今的義大利,成熟地將各種聲音廣納,既有實驗精神又不失主流的設計。相對於黑盒子(Black Box)式的科技冰冷,這裡的設計,相對地有種溫度,十足的反映出對生活充滿熱度的熱設計(Hot Design),也更多了一份對於人文與環境的省思。

走進Domus, 半開放的教室,FIAT 的設計師和交通設計的學生討論著貼滿牆上的流線車體;Nike 的設計師在隔壁間分享著最新氣墊科技的運用與製程;Domus Academy創辦人Andrea Branzi 更老當益壯,侃侃而談空間與建築理念;而剛從威尼斯雙年展歸來的設計系學生,準備和Stefano Giovannoni 面對面討論主題。

義大利曾經在反設計(Anti-Design)運動中,對功能主義與現代主義冷漠的反動,重新找到設計上的好品味(Good Taste),透過大膽的造型與色彩,超越主流,甚至帶有一點戲謔與調侃。在這裡學到的,不是套用公式得到過分呆板的結果,而是學會如何敞開心胸,在設計中多注入一點「非理性」的元素,即使看起來略顯調皮任性,也足以表現出高度的個人觀點。擦身而過時,我聽到一句話:「即使是一顆小螺絲釘,也要是一顆與眾不同的螺絲釘,工匠之別,一線之隔。」

啟 發 獨具的義大利魅力 

在Domus 的時光,我的人生充滿著驚喜與衝突。我貪婪地吸收著灑落在四周的設計資訊,試圖讓自己充滿能量,卻意外地發現站在溪流邊的我,一頭栽進瞬息萬變的設計潮流。

我從不奢望在Domus 的一年能夠在設計的領域找到一個根本不存在的答案。但隨著時間的增長,逐漸學會義大利式的思考邏輯和生活哲學,逐漸了解義大利的迷人設計中,所傳遞出的熱情與生命力。

文藝復興深深影響米蘭這座古老城市,當她再以前衛設計潮流站上國際舞台,不是架構在過往沉重的包袱或現代火紅的尖端科技,而是腦中肆意徜徉,從聯想中充滿創意的想像。受到達文西的啟發,心智圖(Mindmap)在腦中迸發,為了參加米蘭新銳設計展(Salone Satellitte)而構思的冰塊燈(Ice Cube),我就用了生活上調酒的概念。但,心情上也可以調燈嗎?無限的可能如同蛛網般向外蔓延。

透過導電塑膠的應用,簡單的光學原理,投入的冰塊混出不同的質感,在營造氣氛的同時,我為每個人調出專屬自己的一杯好燈。

品味 設計是美好多變的

再忙,也要喝一杯咖啡,米蘭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法式歐蕾如花腔名伶般的展現浪漫風情,而我遠從紐約中央公園帶來的Starbucks 紀念杯,頓時顯得毫無生活情趣。Espresso,如同義大利的設計,內斂的精華濃縮成迷人的香氣,簡單、順口卻又變化多端,如同米蘭在新與舊的文化環境衝突中融合,以嶄新的風貌出現。

這是我從義式咖啡得到的奇妙「設計經驗」。第一次和主任Dante Donegani 討論著課題時,歷經了數小時的輪番轟炸,癡望落地窗外的草地,眼皮隨著美麗的午後陽光灑進而逐漸垂下,Dante Donegani 驀地拾起木製的菸斗,率性的丟下一句:「Pausa caffè !」意即「休息時間(Coffee break)!」

我們緩步走向戶外,想起了10 多年前的這個時間,曾在Domus 任教的Philippe Starck 同樣也是這樣的訓練。在靈感思緒放空時,突然產生了巧妙的連結,拎著被咖啡沾濕的襯紙回到工作室中,更畫出了工業設計界中的經典作品─Juicy Salif(外星人榨汁機)。

設計,在這裡總會在生活中產生驚喜。我的老師曾戲謔地說:「夏天就去海邊,冬天就去滑雪,誰要你們每天呆坐在圖桌前,讓自己的小腦袋逐漸腐爛!」

時間放慢了。但在米蘭,我們仍舊只有24 小時,在優先順序(Priority List)中,生活永遠大過於工作,但這並不意味著工作上就會延宕。

為了代表學校參加年度國際盛會米蘭設計展的fuorisalone,在連續第4 個週末我們到了老師的工作室中討論,閒話家常占去了大半時間,他們相信在輕鬆的談話中,才能給思緒呼吸的空間。某日,心血來潮和老師喝完咖啡,又大肆慶祝著同學生日,在晚間吃完Pizza後,才發現學校大門深鎖。結果是,大夥將設計稿匆匆搬到候車亭,利用路燈與燈箱照明繼續完成工作。

融入 從衝突中找到樂趣

在Domus Academy,沒有老師和學生,只有經驗交流和專才。第一次和Dante Donegani 的討論,從抗拒到接受,約莫兩個星期,如同一劑強而有力的預防針,在初期總是有著幾天發燒期的痛苦,歷經了必要之惡,換來的卻是一生受用的免疫力。

iSpicker 就是在這種開放式的討論架構下完成的。透過新式太陽能板運用,我想讓生活唾手可得,又充滿綠色能量的「熱設計」。其中薄型手電筒,平日如同一張薄紙裝飾在窗上的一隅,默默地吸收儲存太陽的能量,周遭環境暗下時,邊框會發出微光告知使用者位置。當停電或夜間如廁時,將紙張一捲兩端相接,便將儲能轉為一支手電筒,以因應臨時之需。這個從生活中出發的簡單設計,獲選參加Domus 當年fuori salone 的年度設計。

不過,在這充滿時間與目標衝突的城市中,如果你不能融入,一定覺得荒謬離譜。

一天,我繞到路口的銀行開戶,我心中盤算著時間,卻沒想到這竟意味著3 小時的等候。時間走到了11 點55 分,輪到我前面的老先生,老先生突然驚呼自己將證件遺忘在2 個路口外的家中。櫃台小姐望了牆上的時鐘,又朝我身後看了一下,她給了老先生一個溫暖的笑容:「沒關係,慢慢來,我等你,小心別摔倒了。」旋即拉下窗口,理直氣壯這麼說:「我們也是一般人,別人中午吃飯,什麼理由我們不是呢?」

這就是義大利,永遠知道怎麼善待自己,永遠知道怎麼享受生活、發現生活的樂趣。

收穫 生活美學啟發創意

樂趣,也是很重要的「熱設計」概念。在三星國際廚具設計競賽中,我得了大獎。設計概念是,每個人都要在餐桌上找到自己的舞台(find your own stage)。

我從樂團概念中找到了靈感,爵士鼓踏板轉變成了下方垃圾桶的操作方式,同時解決了煮飯時,雙手無暇觸碰垃圾不衛生的問題。舞台上的各種煮飯與準備的操作方式,都巧妙的從魔術的手勢或表演型態操控,DJ在台上刷碟的動作搖身變成了電磁爐的操作,解決了遠端鍋具取得的不便。一場視聽俱佳、色香俱全的趣味體驗,表達出義大利式幽默與生活的樂趣。

12 月,和德國大廠Bayer 合作的畢業設計案邁入尾聲,隨著耶誕假期的來臨,開始一邊整理行囊一邊回顧。短暫的1 年、7 個project、9 間合作大廠、11 個展覽、18 場演講、22 位老師、33 位同學,繳上7000字的論文與報告,順利畢業;對我,無限的收穫。

想起初來乍到時,從Centrale 喧鬧的中央車站轉乘老舊的地鐵,順著早已變成觀光動線的運河流向太陽西下那端的半郊Porta Genova,時光就這樣流進Domus Academy。我很慶幸知道來到藝術與設計的發源地,不是要追求一個不存在的答案,憧憬、悸動、需求,這就是米蘭,這就是Domus,義大利生活美學中演繹出的設計哲學。

關鍵字: 玩設計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